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六十一章 新的开始

第三百六十一章 新的开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16  |  更新时间:

第三百六十一章 新的开始

她根本不敢去想徐雨澄带着希望,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她在采访中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感受,但她无比清晰的知道,那无异于她亲手毁掉了母女间最后一点希望,她整个人哆嗦起来,无比惶恐地说道:“雨澄,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只是想要你回家,你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妈妈跟你道歉。”

徐雨澄看着她,摇了摇头,“妈妈已经不相信我,就像我也不再相信妈妈,我已经不是妈妈心中那个乖孩子,妈妈也不再是我心中那个爱我的妈妈,我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好像从我出名开始,妈妈就好像沾染上了奇怪的东西,特别亢奋,眼睛里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可是看我的目光越来越少,看我的时候好像在透着我看着其他的东西……我真的很害怕,怕妈妈变得越来越陌生,有一天变成我完全不认识的样子,那不是我的妈妈……我不想妈妈消失,所以,我不要跟妈妈在一起了,我不在妈妈身边,妈妈就不会受到我的影响,妈妈就永远还是我的妈妈……”

她眼睛通红,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可随着话音落下,眼泪终是忍不住无声滑落。

樊女士泪如雨下。

直到这一刻才真正明白,她和女儿之间到底有多深的沟壑,这一道道的沟壑,全是她造成的,全是划在女儿心上的伤,而她竟一无所知,还亲手斩断了最后愈合的机会。

法庭里一片寂静。

这时,审判长问道:“被申请人还有什么要陈述吗?”

樊女士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李逸寒很想说点什么,可此时此刻他没法理直气壮让法院支持己方观点,只能道,“希望合议庭能充分考虑怎样才是对徐雨澄更好。”

审判长点点头,随即拿起法槌,“本案审理到此结束,经合议庭评议后再择日宣判,现在休庭。”

判决没几天就下来了,撤销樊女士的监护人资格,指定由A区民政局监护徐雨澄。

民政局下属的未成年人保护机构虽然也能照顾徐雨澄,但徐雨澄已经不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幼儿,在充分考虑了她的个人意愿后,民政局在年前为她选择了一个合适的监护人,正好让她和监护人一起过个年。

这也意味着徐雨澄要走了。

姜芮书有点不舍,不过也为她开始新生活感到开心,临走前给她买了不少衣服和玩具,还把自己所有的通讯账号都给她存好,“有事给我打电话,好歹被你叫过一段时间妈妈,你可以告诉别人,你有个妈妈是法官。”

言下之意是,如果新的监护人对她不好,直接跟法官告状。

徐雨澄笑得眼睛弯成小月亮,“嗯,我知道的,我不但有个法官妈妈,还有个律师爸爸,不会让人欺负我的,等以后有空我会回来找你玩。”

旁边的秦聿扯了扯嘴角,没理她。

范阿姨更加舍不得,这段时间习惯了小孩在家里,小孩长得好看,又乖又甜,她照顾小孩都上瘾了,这一下子走了,还是去陌生的监护人身边生活,要多担心有多担心,“回头我去你监护人的那个小区转转,我在那边也有认识的阿姨,什么都能打听得清清楚楚,你尽管放心住进去。”

范阿姨这是准备搞个阿姨联盟给她做后盾吗?

徐雨澄忍不住笑,转身抱住范阿姨,“范阿姨,我真舍不得你,好希望你是我奶奶。”

范阿姨摸摸她脑袋,反而开解她:“以后有空了我也会去看你,又不是见不到面了。”

“嗯,我也会回来看你的。”徐雨澄点点头。

“走吧,我送你到外面,等你安顿下来再回来看范阿姨。”姜芮书拍拍她肩膀,示意她该走了。

徐雨澄点点头,抱着自己的洋娃娃,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小包,走的时候满满三大行李箱,她吸了下鼻子,突然转身抱住姜芮书,小脑袋埋进她胸口,轻声说:“妈妈,谢谢你。”

姜芮书双臂圈住她,轻抚她后背,“不用谢。”

过了一会儿,徐雨澄松开她,跟范阿姨说了声再见,转身跟姜芮书和秦聿走了出去。

姜芮书把徐雨澄送到凯旋公馆出口,叮嘱了几句,转身下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雨澄……”

樊女士透过车门开启的那条缝,痴痴地看着车中的小孩,想走近一些,却又仿佛怕打扰到孩子,踟蹰不敢上前。

徐雨澄看着不远处那个熟悉又变得有些陌生的妈妈,庭审结束后她们就没有再见过面,她似乎又瘦了一些,也越发憔悴,她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忐忑无助的妈妈。

姜芮书回头看徐雨澄,“要说两句吗?”

徐雨澄默然。

见她要动,姜芮书把她直接抱了下来。

樊女士见状三两步走上来,情绪激动:“雨澄!”

徐雨澄下意识避开她,樊女士伸出的手落了空,顿时僵住了。

今天仍是个好天气,微风徐徐,阳光明媚,可照在身上,却没有一点温度。

母女俩相对无言。

樊女士有很多话想说,她想说妈妈真的会改了,想说妈妈以后会尊重她的想法,她想回学校就回学校,以后不拍片了,她什么都不用做,妈妈会出去工作养她,妈妈真的不会再骗她,妈妈……

可是对上徐雨澄面无表情的脸,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女儿已经不相信她了,在一次次被辜负的信任中,女儿对她的信任已经荡然无存……

徐雨澄见她无话可说,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说了一句,“妈妈保重。”

樊女士一下子捂住嘴,眼眶通红,用力点头。

徐雨澄转身上了车,随后只听到砰的一声响,车门关上,车缓缓开离了原地。

樊女士下意识追上去,但是人哪里追得上车?转瞬见,车已经开进另一条马路,消失不见。

樊女士跌坐在地上,泪如雨下:“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

姜芮书看着这一幕,暗暗叹了口气,走过去将手帕递给她,“已经走远了,你先起来吧。”

樊女士回头。

她认得姜芮书,一度认为是姜芮书拐骗了徐雨澄,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徐雨澄离家出走前,真的跟姜芮书不熟,可是,徐雨澄就是无条件的相信了她,或者说,宁愿相信一个陌生人,也要离开她这个妈妈身边。

樊女士颓然。

“法律规定可以撤销父母的监护权,但没有规定可以断绝血缘关系,虽然你已经不是雨澄的监护人,但你仍然是她的妈妈。”

“那我和雨澄……”

“雨澄已经不是不知事的孩子,她已经有自己的判断和思想,分开或许对你们是一个新的开始,雨澄能开始新的生活,但我觉得她也希望你能有新的开始,这样才不辜负你们母女的这场分离。”

樊女士愣住,再抬头时,姜芮书已经走远。

她回头看着徐雨澄远去的方向。

新的,开始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