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七十二章 黑历史

第三百七十二章 黑历史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2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七十二章 黑历史

“姜阿姨!”姜芮书刚爬上五楼,就见周铭铭站在门口,一见到她,两只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姜阿姨,你没事吧?”

姜芮书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指了指自己,有气无力道:“你觉得呢?”

周铭铭上下打量她,见她身上的羽绒服又湿又脏,头发也乱得像鸡窝,一脸生无可恋。

“呃……”他缩起脖子,感觉不大妙,本来他是带江阿姨去玩的,但是现在好像闯祸了,“对不起……”

姜芮书揉了下他的狗头,“行啦,先回家吧。”

两人一前一后进屋,没想到跟周教授撞了个正着,周教授一脸惊讶地看着两人,“哪来的两个泥猴?”

姜芮书赧然,脸有点发热,“出去玩了一会儿。”

周铭铭用力点头附和:“嗯嗯,就是出去玩了一会儿!”

周教授哪里不知道自己孙子的尿性,姜芮书一个大人出去玩哪能玩成这样,估计是这臭小子捣蛋闯祸连累了姜芮书。他目光淡淡地看着周铭铭,看得周铭铭菊花一紧,“铭铭是不是闯祸了?”

“我才没闯祸!”周铭铭一脸不高兴地看着他爷爷,一开口就怀疑自己闯祸,伐开心!

周教授问:“你们怎么玩成这样子?”

周铭铭理直气壮:“我们打雪仗。”

“打雪仗打成那样?”

“是杨峻波偷袭,以多欺少!”

“你的意思是你跟杨峻波打雪仗,姜阿姨帮你被打成那样?”

“才不是!杨峻波他们几个人根本打不过我和姜阿姨!”

“所以你刚才跟我撒谎的?”

周铭铭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但已经来不及了,已经说漏嘴了!他一脸歉意地看着姜芮书:不是他不想保密,是敌方太奸诈。

姜芮书好笑,小朋友你怎么玩得过你爷爷哦?

周教授把目光转向她,语气带上了回忆的意味,“我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才十五岁,小小的一只,跟同学站一块儿像个小孩。”

姜芮书想起自己十五岁的样子,笑道:“我那时候本来就是小孩。”

“虽然年纪小,但比你很多同学要老成,不像新生刚进大学兴奋又好奇,迫不及待去体验大学生活,你有自己的安排,刻苦得像还没从高中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小小年纪却超乎寻常的理智成熟,那时候我就想如果这小姑娘是个可塑之才。”

周教授给大一新生开过一个选修课,姜芮书选了他的课,然后获得了他的认可,所以姜芮书的起点比很多同学要高,她从大一就开始跟周教授进行职业性的学习。

姜芮书很久没得到老师夸奖了,有点羞赧和得意,正想一起追忆往事,下一刻她就听到周教授说:“今天倒是有点意外,教你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你这么活泼的样子。”

姜芮书:“……”老师你拐这么多道弯就是为了说我不稳重吗?

姜芮书垂下脑袋,心里懊悔不已,今天这事黑历史无疑了……

但是瞒是瞒不了的,她果断坦白从宽:“其实不单单是打雪仗,是打雪仗的时候碰到了秦聿,不小心砸了他,就发生了一点……”她斟酌着用词,“小小的矛盾。”

周教授凝眉,不是很确定地问:“谁?”

“秦聿。”

周教授惊讶,“你砸到他了?”

姜芮书看着自己的脚尖,“不只砸到他了……”

“嗯?”

“就他威胁我道歉,我手滑砸了他,就……嗯,短暂对峙,最后我往他脖子里塞了一把雪……”她说着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脸,太羞耻了!

周教授张张嘴,顿了两秒,仿佛重新整理了措辞,问道:“你打了他,还坑了他一把?”

“嗯……大概是这样吧……”

周教授没忍住笑了声出来,但很快又收敛了,“那他不是很惨?”

见他一副端方君子的模样,姜芮书嘴角抽抽,“老师我看到你笑了。”

“我为你感到高兴。”周教授淡定自若拍拍她肩膀,“我学生不管是做什么的,也绝对不是随便能欺负的,干得不错。”

姜芮书斜着眼睛看自己老师,其实你就纯粹高兴杨教授的学生挨你自己的学生欺负吧?

周教授一点也不亏心,这些年杨冬来没少嘲笑他辛苦培养的学生不听话,心血都白费了,别管他自个怎么想,总是被这么说心里难免不爽,现在杨冬来的学生在自己学生手上吃亏,他当然高兴了。

“我也砸了那人一下呢!掩护姜阿姨撤退!”周铭铭表功。

周教授闻言却给了他一个凉凉的眼神,“乱砸人你还有理?”想也知道要不是这臭小子那一下,姜芮书还不一定会跟秦聿对上,说到底就是他连累了姜芮书。

周铭铭小脸一下子垮了,“爷爷,你也太双标了叭!我是你亲孙子吗?”

周教授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你是不是我亲孙子问你爸去。”

周铭铭嗷一声叫,夸张地捂住自己的屁股,“那我要问问我爸!万一不是不能叫爷爷你白养别人家的孙子!”

周教授又举起手,周铭铭跟泥鳅似的溜走了。

姜芮书忍不住笑,这孩子太活宝了,很少见到有人这么气老师。

周铭铭麻溜跑了,跑到房间门口冲姜芮书打手势,别顶嘴,赶紧找机会溜,爷爷他吃软不吃硬。

这时,周教授突然回头,周铭铭被逮个正着,表情瞬间凝固,手还在半空挥舞,但很快他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伸出去的手扶着腰,腰疼的厉害的样子,可以说演技炸裂。

姜芮书闷笑不已,朝他做了个OK的手势,让他放心。

“不像话!”周教授骂了句,但没有真的动气,显然爷孙俩之间没少这么互怼。

周教授转过头来,看着素来成熟稳重的学生一副泥里打滚的模样,实在辣眼睛:“你也去收拾一下。”

姜芮书不敢反驳,今天实在太丢脸了哎!

见学生知错,周教授点点头,背着手踱步到书房,气定神闲掏出手机,翻出通讯录,拨了个号码,温文尔雅问道:“老杨,你学生今天是不是也来看你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