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七十四章 拉皮条

第三百七十四章 拉皮条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62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七十四章 拉皮条

她看了看自己老师,周教授示意她,“坐。”

姜芮书乖巧坐下,决定先看周教授什么态度,左右不会让她吃亏。

“芮书是哪天来京城的?”杨教授先开了口。

姜芮书原以为杨教授会兴师问罪,再不济也会明示暗示叫她道个歉什么的,谁知道先话起了家常,但越是摸不透杨教授的套路,她心里越是没底,面上微笑着答道:“昨天下午。”

“哪天回去?”杨教授又问。

“后天。”

“这么快,不多留两天?”

“我也想,但假期就这几天。”

杨教授点点头,“也是,当了法官时间就没那么自由,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放假都有规定。”

姜芮书以为他要说自己当法官没有当律师自在,或者问她当初怎么跑去当法官了,谁知杨教授这次不按套路出牌,接着问道:“难怪这些年没怎么见你来看你家周教授。”

这下周教授不认可了:“我学生多着呢,轮着来看我,我都看不过来,再说他们都各自有各自的事业,老来看我干什么?没出息的才老来看我求我可怜。”

“经常来看老师也是记挂着老师,没条件的就不说了,像芮书这样远在南方的不方便经常来京城,有条件的经常来瞧两眼都是学生心意,要是芮书在京城,难道你还不想见她?”

“芮书当然不一样,我能教的本事都交给她了,她要是在京城,肯定是不需要我操心的,现在当了法官,那也是年年优秀,一点没差。”

“不过法官可不轻松,案件量逐年递增,律师还有权利拒绝委托,但法院派了案子下来,法官没法拒绝,年年都有法官辞职,一年比一年多。”

“哪一行没有压力?女孩子当法官比较稳定,至少不像律师忙起来十天半月不着家。”

“法官稳定是稳定,但不自由,像芮书这样结婚了很难照顾家庭吧?”杨教授不软不硬地反驳周教授,话刚说出口,好似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芮书还没结婚吧?”

姜芮书笑得矜持:“暂时还没考虑个人问题。”

杨教授继续话家常,“你也毕业这么多年了,还没考虑呐?是不是要求很高?”

周教授呵呵:“秦聿也还没考虑吧?芮书还比他小两岁呢。”

“男孩子嘛,先立业再成家也不晚,芮书是女孩子,工作这么忙,可以早点找个人分担生活压力。”

“芮书家里有矿,没什么生活压力,真要找对象,肯定是找那种全心全意支持她事业的人,芮书自己有能力,不靠谁,也不会靠谁,可不是那些要依靠男人的菟丝花,要是那些指着女孩子为家庭付出全部的货色,可拉倒吧!”周教授一副怀疑渣男的目光。

杨教授喝了口茶,淡定自若道:“你别用那眼神看我,真正有本事的男人自然是找势均力敌的伴侣,不然我老婆都能换几波了,以后秦聿找对象,肯定也是找那种有自己事业的女孩子,当然,不是要靠女方养家,秦聿一个人就能养家,图的就是两人能比肩,以后一起进步。”

秦聿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怎么扯到他了?

“就你眼高于头顶,秦聿可别学了你,以后也是个注孤生的。”周教授扎他的心,杨教授女朋友倒是谈过,但没结过婚,因为他太挑剔,最后没走到一起。

“我不是目中无人,是运气不好。”杨教授感慨道,“虽然我其他方面比你略胜一筹,但在姻缘上我运气比你差一点,这或许这样才公平。”

周教授慢条斯理放下茶杯,笑得和气:“还敢请教杨教授,你哪里比我略胜一筹?”

“今儿学生都在,就不说了。”杨教授一副给老伙计留面子的语气,听得周教授想给他一个白眼。

姜芮书将两人的眉眼官司看在眼里,忍不住暗笑,这才是正常模式。

“芮书现在是一心奋斗事业?”杨教授突然点名,语气要多温和有多温和。但姜芮书怀疑他在周教授那里没讨到好,又盯上了自己,面上不露分毫破绽,只礼貌微笑。

“工作都还顺利吧?”杨教授仿佛和蔼的长辈。

“挺顺利的。”姜芮书客气道。

“听说你们那边在搞司改,还能适应吧?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一副有困难能帮她解决困难的语气。

姜芮书寒毛都要竖起来了,杨教授怎么这么温和还这么关心她??她不动声色道:“挺好的,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芮书一向让人省心,不管做什么,事情交到她手上就不会出岔子。”周教授插缝夸了句自己的学生。

杨教授点头,“秦聿也跟我说了,说芮书办案老道又灵活。”

姜芮书忍不住看秦聿,你还跟杨教授说这些?

秦聿面无表情,他压根什么都没说。

“秦聿这一年也在S市,我听他说代理了几个案子都是你承办的?”

姜芮书话不多说,“是有几个案子。”

“你觉得怎么样?”

姜芮书客套道:“秦师兄的庭审辩论很缜密,代理的案子都胜诉了。”

杨教授笑道:“你秦师兄在这一块确实还不错,不管多难的案子,只要接了就不会辜负委托人,经常在最后翻盘,有时候因为太过锋芒被人诟病,不过律师就是要为了委托人的利益而战,只要法律允许,就没什么不可以的。”

这是变着法来炫耀秦聿的本事?姜芮书面上不露分毫,道:“是这个理没错。”

“听说你们还是邻居?”

您听说还真多啊?姜芮书点点头,“我没想到秦师兄会变成我的邻居。”

“这都是缘分,以前你还在学校的时候就一直踩着秦聿的脚步,都说你就是下一个秦聿一样的存在呢。”

姜芮书渐渐品出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意味,还没等她深想,就听周教授说:“这叫势均力敌,要是同届的话,芮书和秦聿还不定谁更胜一筹。”

这次杨教授难得没反驳,只叹道:“可惜两人没能分出个胜负,不过现在一个法官一个律师,倒也不错。”

姜芮书:“……”

她再迟钝也反应过来,这两老头在给她和秦聿相亲!

前面说秦聿要找个势均力敌的对象,这会儿说她和秦聿势均力敌,这不是在暗示撮合是什么?!

姜芮书不敢置信地看着周教授,这事怎么不跟她说一声?你俩不是老对头吗?杨教授不是上门找茬的吗?亏她还千防万防杨教授搞事情,你们怎么相互拉皮条了?她和秦聿?有没有搞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