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七十六章 对不起

第三百七十六章 对不起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5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七十六章 对不起

周教授感觉是有点过分,轻咳了声,“……那明天吧,反正你后天才回去,明天让秦聿带你在京城玩玩,秦聿有时间吧?”

“我明天约了老同学。”

“我也有约。”

两人同时说道。

见两个老教授望过来,姜芮书解释了一句:“昨晚张雅婷接我的时候就说好了,今天特地来老师这里,明天跟他们聚聚,后天就走了。”所以老师你忍心辜负学生的一番心意?

秦聿跟着说:“我也差不多,明天跟朋友聚聚,后天出发,过几天有案子要开庭。”

“都后天?你们可以一块回S市。”杨教授心里骂周晋贤这个没原则的,学生装可怜就守不住原则。

“时间不同吧。”姜芮书看着秦聿,“我上午出发。”

秦聿道:“我下午。”

姜芮书微微一笑,“那没法一块。”

周教授:“……”

杨教授:“……”

两老头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业务不熟练,见两个当事人都不配合,顿时没招了。

最后,姜芮书还是在自己老师家蹭到了的晚饭,不过杨教授和秦聿也留下来一块吃了晚饭,姜芮书实在是佩服这两老头,为了做媒竟然能化敌为友,真是非常人也。

至于秦聿,老师不走,他的意见不重要。

吃过晚饭,姜芮书没有着急走,闲着跟他们聊起了一些司法方面的话题,今天两个学识渊博的老教授和一个知名大律师都在,这样的组合很难得,聊天很有启发性。

两位教授平时都互相瞧不上对方,但谈到正经话题,博古通今,引经据典,加上他们几十年的沉淀,举手投足间都是风采,而秦聿作为律师,有些问题也给了姜芮书一些不一样的角度,这场交谈仿佛一场饕餮盛宴,让人意犹未尽。

谈到最后,杨教授叹道:“芮书这么好的学生怎么跟了你?”

周教授笑得温文尔雅:“芮书第一个学期就选了我的课,这是缘分,合该她是我的学生。”

“我还是觉得芮书适合当律师,当年要是跟了我,现在律界说不定又多了个大律师。”杨教授扎他的心。

周教授微微笑道:“你这话可就狭隘了,我们搞法学教育的,培养的是法学人才,不单是当律师的人才。”

杨教授呵呵:“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也要因材施教,适合当法官的当法官去,适合当律师的当律师去,这样更能充分发挥人才的价值。”

周教授笑了笑,“你还是不懂我啊……”

杨教授觉得他肉麻,“虽然我未婚,但我爱好女,你别对我有非分之想。”

姜芮书拎着王老师给她收拾的一大包东西,出来就听到两老头在刀光剑影中谈笑风生,也是觉得很好笑,“老师,杨教授。”

周教授往她手上瞅了眼,冲后头的王老师道:“小泽从国外带回来的包给芮书装了没?多拿两个,那几个颜色嫩的都装上。”

姜芮书哭笑不得,“可别了,我就指望着回去的时候少拎个箱子轻松点呢,您可别给我添麻烦了,我什么都不缺,法院也忙得很,我上班也用不着那么多包。”

周教授笑骂道:“老师给你礼物你还嫌麻烦,行了行了,不给了,以后也别指望我再给你礼物。”

姜芮书笑道:“我给老师礼物就行了。”

周教授没说什么,瞥了眼杨教授,炫耀的意思不言而喻。

杨教授暗骂他显摆,心道等秦聿拿下他学生,看他还高不高兴得起来。

随后看着秦聿,“你顺路送芮书回酒店吧。”

这司马昭之心,秦聿懒得吐槽了,到底还是起身穿上大衣,道了声别,跟姜芮书一块出了门。

秦聿的车停在另一栋楼下,也就是杨教授住的那栋楼,走过去要几分钟,但姜芮书走到楼下就停下了脚步,“不麻烦你送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秦聿没理她,“我答应了老师。”

姜芮书真不想麻烦他,“你不说我不说,老师不会知道。”

秦聿有点不耐烦,一把接过她手里那袋东西,淡漠道:“这个点你不一定能打到车,路上人也少,到时候你有个什么事,我就露馅了。”

姜芮书想了想,这会儿可能真不好打车,既然他不嫌麻烦,那就搭个顺风车吧。

秦聿把东西放到后排,“哪个酒店?”

姜芮书拉上副驾驶的门,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告诉他酒店名。他打开导航,半小时路程,不算远。

这时候路上很多店铺还关着门,许多高楼也黑着灯,似乎太冷了,路灯的光也微弱了些,道路旁茂密的树木将两旁人行道遮住,路上人影稀疏,连车也很少,让人感觉外面又冷又黑,特别凄凉。

车在马路上平稳行驶,暖风迎面吹来,姜芮书解开了围巾。

秦聿抬手调了一下温度。

姜芮书觉察他的动作,偏头看了看他,他目光注视着前方,薄唇轻轻抿着,下颌线有些紧绷,脸上没什么情绪。

她收回目光,轻声道:“今天的事,对不起啊。”

秦聿握着方向盘,目光一动不动。

“是我冒昧了,玩笑开得有点大,没有顾及你的情绪,是我不对,下次不会这样了。”她今天是玩得有点过火,虽不算大事,但到底惹了人家生气,实属不应该。

秦聿淡漠地哦了声,听不出到底还生不生气。

姜芮书扭头看了看他,见他脸色淡淡的,也不说话,就当他接受道歉了。她的目光投向前方,看着飞速后退的夜色,语气平静地道:“还有后来的事,我事先不知道,没想到老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跟他谈过没能说服他,不过我会注意分寸,不会给你带来困扰,等回到S市他们就管不着了,至于杨教授那边我不是很清楚他怎么想的,这可能需要你去应对。”

秦聿淡淡嗯了声,没说什么。

两人一路上没说什么话,姜芮书也不知道他心里还是不爽快,还是相亲这事让他不想跟自己说话,不过这事的确有点尴尬,她也不想强行搭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