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七十九章 问你几个问题

第三百七十九章 问你几个问题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8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七十九章 问你几个问题

秦聿跟友人一一告别,往停车场里面走了点,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下,不远处一辆黑色雪佛兰的车灯亮了亮。

“搭个顺风车?”

秦聿回头,就看到姜芮书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几步开外,眉心微微蹙起来,心说这人属猫的吗?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顺路。”他毫不犹豫拒绝。

姜芮书走过来,趴在副驾驶那边凝视着他,“那搭个不顺路的顺风车?”

秦聿隔着车顶打量她,看打扮也是来参加朋友饭局的,这会儿一脸笑意盈盈,不像是装的,应该也没闹什么不愉快。

他收回视线,没说什么,矮身坐进车中。

姜芮书展颜一笑,拉开副驾驶的门,跟着坐了进去。车厢里空间狭小,秦聿很快就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酒味,不由又打量她,不过他的视线刚转过去,她就很敏锐地转过头来看着他,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没喝醉。”

秦聿:“……”

姜芮书一笑,系好安全带,两人一时无言。

春节假还有一天,今天已经有人开始提前返程,京城比昨天要热闹,高楼星星点点亮起了灯,路上的行人和车辆明显多了起来,没有了昨晚那种黑压压的感觉。

“你从这里回家要多久?”姜芮书忽然问。

秦聿看着前方,淡淡道:“四十多分钟。”

“从我酒店回家呢?”

“一个半小时。”

果然不顺路,姜芮书突然笑起来,“我好像大概知道你住哪里了。”

“所以?”

“我还是会搭这趟顺风车。”

秦聿:“……”

见他无语,姜芮书笑道:“你不问我为什么要搭你的顺风车吗?”

“为什么?”

姜芮书靠着座椅,偏头看着他的侧脸,饶是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也能感觉到她视线强烈的存在感,“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说。”

姜芮书一动不动看着他,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你能客观地评价一下我吗?”

秦聿瞥了她一眼,“你想找骂?”

姜芮书礼貌微笑,“请客观评价!”

“比如?”

姜芮书深深看着他,“比如秦师兄貌美如花,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靠才华,身材堪称完美,宽肩窄腰大长腿,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气质超级棒,浑身弥漫着禁欲的气息,穿西装时尤为迷人,性格傲娇,总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不会拒绝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能力一流不用说,是个从来不输的真男人、铁爷们。”

秦聿额角青筋直跳,“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让我举例的。”

“这叫客观评价?”

“哪里不客观?”

一句句都是在夸他,但怎么听怎么古怪,秦聿心中有所怀疑,“你就是想我夸你?”

“如果你觉得客观的话。”姜芮书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秦聿一点也不想夸她,这女人一夸能上天,姜芮书见他似乎不大情愿,马上补了句,“不准说跟我不熟。”

秦聿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淡道:“我不知道从哪方面评价。”

“性格、能力、为人处世等等。”姜芮书再给他举例,“还有气质、相貌。”

秦聿顺着她提供的几个方面去想了想,性格,大多时候是个好相处的人,富有正义感,原则性强,就是有时候不大正经,顽劣、无耻、脸皮厚,比如刚才;能力这个不用说,看她年年都是C区法院的招牌就知道了,为人处世也没有大问题,通晓人情,知世故而不世故……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措辞,最后言简意赅道:“还不错。”

姜芮书笑了声,接着又问:“那主观评价呢?”

主观?是觉得他太敷衍?

秦聿习惯客观去看待人和事,所以他主客观差别不大,但真正放弃自己的客观立场,主观上其实他也不讨厌姜芮书,最后也给了三个字评价,“也不错。”

姜芮书脸上展开大大的笑容,差点灼烧到秦聿的视线,让秦聿以为自己怎么夸她了,亦或者她听错了。

这时,姜芮书提出了第三个问题,“你觉得我对墨玉怎么样?”

秦聿:“???”

这问题跨度也太大了点。

他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又在觊觎墨玉,警告道:“墨玉暂时寄养在你家,就算它跟姜大橘处的好,它俩也不可能,小猫也不需要父亲。”

姜芮书连连点头,“嗯嗯嗯,我不会跟你争夺小猫的抚养权,你就说你觉得我对墨玉怎么样?”

秦聿有点疑惑,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边想一边答道:“挺上心,墨玉不排斥你。”

姜芮书再次露出笑容,好似后妈得到了孩子的认可,笑得那叫一个和蔼亲切,叫秦聿觉得她今晚有点古怪,不由问道:“你问这种问题做什么?”

“现在不能告诉你。”姜芮书笑吟吟道,接着提出了第四个问题,“我能不能摸一下你?”

嘎吱——

秦聿一个急刹车,猛地扭头看着她,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却见她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眼睛好似在发光,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就一下。”

他再次闻到了她身上的酒味,眉头微微一皱,“你喝了多少酒?”

“我没喝醉。”她珍重重申。

“几瓶?”

姜芮书笑眯眯,“就一点啤酒和半杯红酒,真没醉。”

但秦聿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她喝多了,不然能问出这种流氓问题?他虎着脸,重新发动了车子,“老实坐着,不准再胡言乱语,也不准动手动脚,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扔这里!”

上次就对他动手动脚,还装得特好,跟个没事人似的。

想起以前被占便宜的经历,他心情就不大好,一个油门飞驰出去。

“那好吧,我尊重你的意愿,不摸,看可以吧?”姜芮书偏着头,唇边含着微笑,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视线强烈得叫人无法忽视。

秦聿额角青筋直跳,更加确信这女人真的喝醉了,忍了又忍,算了,不跟醉酒的人计较。

没有被反驳,姜芮书便这么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