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八十三章 同妻

第三百八十三章 同妻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6  |  更新时间:

第三百八十三章 同妻

与此同时,秦聿也到了律所。

陆斯安给所有人都发了开工红包,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新年开工,希望每个人新的一年给律所挣更多的钱。

发完红包,陆斯安叫住秦聿,“去我办公室聊聊。”

两人去了办公室,陆斯安示意他坐,问道:“我妈这些天没跟你说什么吧?”

秦聿就近坐在了沙发上,听他这么问不由打量他,“没有,你为了反抗催婚又干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了?”原本他和陆斯安说好年后一块来S市,但最后这货初四就跑了,不知道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人跟消失了一样。

“别提了!”陆斯安一脸日了狗的表情,“从回家那天起,我们家老太太平均每天给我安排了两场相亲,我都不知道她那儿找来那么多女孩子,全部相下来不得要我半条命?我就说我可能喜欢男人,不想祸害无辜女孩子,老太太气得揍了我一顿,我原以为她至少暂时死心了,谁知道过了一天她就跟我说喜欢男人也不要紧,但我要给她生一对双胞胎,趁着过年有假期飞一趟美国找个代孕,她在那边有认识的人,只要我人过去就能一步到位——她把我当什么?传宗接代的工具吗?”

秦聿嘴角抽了抽:“……活该。”

说起这事陆斯安就满脑子官司,“我这不是没办法吗?要有合适的我能单这么久?我又不是不婚主义。老太太没跟你说什么就行了,她要是让你催我,你就说催了。”

“你躲了今年,明年怕是变本加厉。”

“明年的事明年再说吧。”陆斯安一副得过且过的语气,“你呢?”

“我什么?”

“你家里没给你安排相亲?”

秦聿抬手看了看腕表,“需要陪聊的话,看在我俩交情的份上,可以给你打八折。”

陆斯安顿时面无表情,指着门口,“您请,要今年业绩比去年少,我就跟你爷爷说我们相爱了,求他老人家赐婚。”

秦聿给了他一个白眼,起身离开,推门的瞬间,在门口看到了等待的陶霖。

“有位女士指定找你。”陶霖道。

-

秦聿回到自己办公室,就看到一个长发女子坐在沙发上,头低着,双膝并拢,双手放在腿上交握在一起,一动也不动。听到脚步声,女子回过头来,见他和陶霖走进来,徐徐站了起来,望着他:“你是……秦律师?”

秦聿示意她坐下说,“谭女士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谭冰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中等身材,打扮普通,看着是个白领,长相清秀柔和,能看出是个南方女子,脸上化了点淡妆,但粉底遮不住她皮肤的粗糙,眼睛周围很明显的黑眼圈,眼里都是血丝,看来是遇到了很糟糕的事情。

谭冰坐了回去,抬眸看着他,声音带着南方特有的温软语调,“我要离婚,孩子跟我,财产大部分归我。”

大过年离婚?秦聿看着她,发现她神情坚定,隐约带着点恨意,心中立即有了些猜测,“为什么离婚?”

谭冰的眼睛一下子红了,“我被骗婚了,他根本不爱我,跟我结婚只是为了应付家庭和社会压力,骗我给他生孩子。”

“你是基于什么理由得出这样的结论?”秦聿说道,“若只是感情不和,离婚和孩子抚养权问题不大,但财产分割要看具体所属情况。”

“不是感情不和,是他骗婚!”谭冰的情绪有点激动。

“怎么骗?”

“同性恋。”谭冰红着眼睛说,“他是同性恋,他跟我结婚只是为了伪装成正常男人,骗我的子宫给他传宗接代!”

秦聿眉心微微一蹙,随后问道:“你怎么发现的?”

“我拿他的电脑去修,看到他浏览器里有很多同性恋网站的搜索,他还有那种网站的账号,那一瞬间我忽然就有了猜测,因为他平时对我……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可是我点进去看到,他发过帖子说自己伪装直男的经验,怎么应付家人,怎么应付妻子……”

谭冰捂住脸,肩膀微微颤抖起来,任谁忽然发现自己的丈夫是个骗婚的同性恋都无法接受,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天是怎么撑过来的。

秦聿不是第一次遇到同妻,实际上同妻这个群体挺庞大的,但很多女性都意识不到自己是同妻,离了婚也只以为感情不和或者觉得丈夫有点毛病,因为同妻是个隐形群体,很多人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群体,像谭冰这样知道自己丈夫是同性恋后毅然决然离婚的更少。

秦聿又了解了一下其他情况,让谭冰签了委托书,“明天先约你丈夫见面谈离婚,谈不拢再提起诉讼。”

谭冰郑重道:“那就拜托秦律师了。”

送走谭冰,秦聿看了看时间,见已经快到中午,索性收拾了东西,出门找个餐厅吃午饭,不过出门的时候遇到了陆斯安和萧然几个人,最终一个人的午餐变成了小型聚餐。

有老板在,这一顿自然是老板请客,大家吃得特别嗨皮。

等陆斯安结账的时候,秦聿的手机忽然叮咚一声,屏幕亮了起来。

姜芮书:【晚上想吃什么?范阿姨接受点餐。】

秦聿看着短信,轻抿着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结了账的陆斯安过来攀住他肩膀,“晚上一块喝酒去?”

秦聿垂下了手,“喝酒?”

“嗯,消遣消遣,很久没跟你喝酒了。”

秦聿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下来:“晚上没有意外的话。”

“不会有意外。”陆斯安转身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秦聿绕过车头走到另一边,坐到驾驶座上,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的邻居会不会给你送礼?”

“邻居?”陆斯安不知道他什么意思,“送礼?什么礼?”

“一些不算贵重但比较精致的礼物。”

“看关系吧。”陆斯安随口道,“关系一般就是个礼尚往来,关系好会比较注重心意,不是有句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这话一点也没错,以前的老邻居老街坊,家里做个什么好吃的都会拿出来分给邻居,不过现在独门独栋的,住好几年你都不定能认识自己邻居长什么样,能认识就不错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