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九十章 寻找证人

第三百九十章 寻找证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5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九十章 寻找证人

第二天,谭冰再次来到大安,眉宇间尽是哀愁,可见这两天过得不好,“秦律师,你找我什么事?”

秦聿让陶霖给她上了一杯咖啡,很快公事公办道:“除了你,现实中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你丈夫的性向?”

谭冰想了片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因为我跟他闹离婚,他的亲戚朋友现在应该知道了,但他爸妈一直骂我污蔑他,我感觉他们应该是不知道的。”

这么看来,俞智诚对自己的父母隐藏了性向,“他的同性朋友多不多?”

“关系比较好的有三五个吧。”

“他的这些朋友知不知道他的性向?”

谭冰想了想,摇头,“我不清楚,他不喜欢带我出去,他的朋友大多也不爱搭理我。”说完她忽然怔了一下,“秦律师,如果他的朋友知道他的性向,会不会帮他隐瞒性向,眼睁睁看着他骗婚?”

“除了深柜不会将自己的性向告诉任何人,很多同性恋者会选择跟自己的朋友或者在网络上出柜,你丈夫没有在网络上隐藏自己的性向,可能也会告诉自己的朋友。”秦聿明确告诉她,“向朋友出柜的压力比向父母出柜的压力更小,但是向朋友出柜不意味着不会结婚。”

谭冰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难看。

“有谁知道?”

她抹了把脸,“如果有一个人知道的话,那可能就是伍飞宇,他是俞智诚的朋友,也是俞智诚朋友里面唯一跟我比较熟的,俞智诚不在家的时候,我经常通过他找俞智诚,有时候还会帮我说让俞智诚好好过日子……”

为此她特别感激伍飞宇,把他也当成自己的朋友,但如果他打一开始就知道俞智诚的性向,那些所谓的帮助和关心,不过是建立在欺骗上的怜悯。

“约伍飞宇见面。”秦聿当机立断,“你还需要一个证人。”

-

跟伍飞宇见面的地点约在他上班地点附近的一家咖啡店,约的时间是六点半,一直到七点,才看到一个身形颀长气质清爽的年轻男子匆匆赶来,“抱歉,加了一会儿班,来晚了。”

“不要紧。”谭冰淡淡笑了笑,还是不愿意那么去想伍飞宇,“麻烦你跑一趟,没打扰到你工作就好。”

“你太客气了,这算什么麻烦?”他摆摆手,目光转向秦聿,其实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谭冰身边这个长相过分出众的男子,对方西装革履,气质斐然,看着不是普通人,不由迟疑道:“这位是……”

“这是我的代理人秦律师。”谭冰相互介绍,“秦律师,这就是伍飞宇。”

伍飞宇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谭冰,你真的准备跟智诚离婚?”

“俞智诚跟你说了?”

“有什么误会说开就好,怎么就要走到离婚?”伍飞宇劝道。

谭冰看着他,“我为什么离婚你不知道吗?”

伍飞宇脸色一变,“你怎么这么说?”

“你知不知道他是同性恋?”

伍飞宇一下子沉默了。

谭冰见状终于不再抱有希望,“结婚前,他就跟你出柜了是不是?”

“我很抱歉……”伍飞宇语气艰涩,“他信任我才告诉了我,作为朋友,我不能擅自泄露他的性向。”

“那我就活该被骗婚?”

伍飞宇低下头,无法面对谭冰的质问。

可是谭冰只觉得自己受到了双重欺骗,过往那些帮助和关心就跟羞辱一样,明知道她丈夫是个同性恋,不会对女人感兴趣,还劝他们好好过日子。

“是,我就是个普通人,学历一般,长得也不好看,还是农村出身,俞智诚的条件应该娶个漂亮的城里姑娘,嫁给俞智诚是我高攀,可我就活该被人骗婚骗感情骗子宫,给一个同性恋当传宗接代的工具和免费保姆?我没伤害过你们吧?也不是我主动招惹你们吧?你们怎么安心欺骗一个无辜之人为了你们的一己之私赔上一辈子?”

“对不起……”伍飞宇除了说这句,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能弥补什么?!我已经被骗了!孩子都生了!我这辈子已经被毁了!”谭冰眼睛红了。

“我知道说道歉已经晚了,但是我真的很抱歉,我并不想这样……”

这时,秦聿开口了,“伍先生,既然你知道事实,希望你能成为谭女士的证人到庭作证,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伍飞宇为难。

“这是你唯一能弥补谭女士的机会。”

“我……”伍飞宇进退两难,对上谭冰质问的眼神,他喉咙干涩,最终艰难地点点头,“好,我出庭作证。”

谭冰勉强笑了笑,“谢谢。”

-

提交了证据和证人申请,开庭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这次开庭在C区法院,主审法官是民二庭的覃庭长,宣读完法庭纪律,她敲了下法槌,宣布开庭。

秦聿先提出询问原告,“被告在婚前有否告诉过你他的性向?”

谭冰看了眼对面的俞智诚,这次俞智诚申请了不公开审理,但旁听席里,俞智诚父母和几个朋友来了,此刻俞父俞母都脸色不善地看着她。

“没有。”她斩钉截铁道。

“是谁先提出交往和结婚?”

“都是他。”谭冰道,“我和他是因为工作认识的,熟悉起来后,有一天他突然提出交往,那时候其实我对他也有点好感就答应了,相处了三个月他说想结婚,我和他就去把证领了。”

“你是怎么发现被告是同性恋者的?”

“家里的电脑坏了,我拿去修的时候无意发现了浏览器有很多跟同性恋有关的搜索记录,那台笔记本除了我就只有被告使用,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浏览这种信息,于是我顺着那些链接点进去看了看,就发现他还注册了好几个同性恋网站,登入的时候账号自动登录,我看到了他在那个网站发的帖子,跟其他男同性恋者交流怎么装直男骗婚,怎么控制妻子又不被怀疑……”

说到这里,谭冰情绪有点激动,语气微微发颤。

对面的俞智诚却没有分毫动摇,一脸冷漠地看着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