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九十二章 单身狗的权利

第三百九十二章 单身狗的权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2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九十二章 单身狗的权利

秦聿先把谭冰送回家,随后转道去了律所。

陶霖见他回来,连忙凑上来道,“有个名誉侵权案的当事人打电话来,想预约时间跟你见个面,催得很急,你下午还有没有时间?对方说随时都可以过来。”

“叫他明天上午十点过来。”

“OK,我马上去安排。”陶霖看了下他的脸色,敏锐地觉察到今天的庭审可能不大顺利,便决定不提这事,不想他刚转身,秦聿突然叫住他,“今天晚上有没有约会?”

陶霖心中警铃大作,试探地问道:“如果有呢?”

“我问下乔律师……”

“别别别!没有没有!单身狗没有享受夜生活的权利!”陶霖连忙阻止他,脸上笑得谄媚,“您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我可以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秦聿对他笑了笑,“正好有件事需要你做。”

-

华灯初上,随着夜色降临,S市又变成了一片灯海。

酒吧中灯光幽暗,音乐悠扬,年轻的男女三两成群围坐吧台,一边小酌一边低声交谈,用酒精释放一天的压力。

“飞宇,来,我敬你,今天多亏了你,不然我今天就要吃大亏的。”俞智诚轻轻碰了下伍飞宇的酒瓶。

伍飞宇笑了笑,仰头灌了一口酒。

“好兄弟,今天你帮我这回,我记你一辈子的情,我们这辈子都是兄弟。”俞智诚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真挚的说道。

他初中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很早就混过gay群,学会作为一个同性恋者的生存之道。他不是深柜,不过父母保守,所以他跟很多同性恋者一样,没有向自己的父母出柜,而是选择向朋友出柜。

现实当中,伍飞宇是唯一在S市知道他性向的朋友。

但他不想做异类,所以他也跟很多gay一样隐瞒性向结婚生子,当初精挑细选后才选中了单纯好控制的谭冰,他没想到谭冰知道他的性向后会毅然决然离婚,更没想到会去找伍飞宇作证,不过她去找伍飞宇的当天晚上,伍飞宇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然后他们决定将计就计,在法庭上打谭冰一个措手不及。

于是就有了今天法庭上的场面。

谭冰也不想想,他敢跟伍飞宇出柜,自然是相信伍飞宇不会泄露他的性向。

“那是当然的。”伍飞宇说道,顿了下,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跟谭冰的事儿?”

“她说因为我是同性恋才离婚,要是就这么离了,别人还不真以为我是个同性恋?”俞智诚喝了口酒,轻描淡写地说道。“她想离婚就离婚,把我当什么人了?”

“你本来就是。”

“那你去告发我,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恶心的同性恋。”

伍飞宇对同性恋没有偏见,因为朋友是同性恋,他更知道同性恋不容易,一旦被别人知道就会被当成异类,很难正常生活。

他拍了俞智诚一巴掌,“说什么呢?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俞智诚笑了笑,“好哥们。”

伍飞宇笑着跟他碰了碰酒瓶。

这时,俞智诚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起身,“我看到几个认识的朋友,过去打个招呼,一会儿就回来。”

伍飞宇知道他说的那些朋友应该都是他在gay圈认识的人,笑了笑没有说破,挥了挥手:“去吧去吧,不用管我。”

俞智诚很快走了。

伍飞宇坐在吧台前,一口一口不停地喝着酒,他长得不错,气质也干净,这明显一个人喝闷酒的情形被有心之人看到,很快就有人过来搭讪。

“谢谢,我想一个人坐坐。”

他平时并不喜欢来酒吧,如果不是俞智诚,他一个人是不会来酒吧。

“嗯?”他再次举起酒瓶,喝了个空,才发现瓶中酒已经见底。

他举起手,想叫酒保再上一瓶酒,这时,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将一瓶酒塞到了他的手里。

伍飞宇扭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相貌俊雅的年轻男子坐在了自己身边,见自己看着他,他唇边绽开一丝浅笑,“请你,敢喝吗?”

“我不喝陌生人的酒。”他将酒瓶塞回去。

男子挑挑眉,“不常来酒吧?”

伍飞宇不想理陌生人,重新叫酒保拿了一瓶酒,独自喝起来。

男子不以为意,就着他还回来的那瓶酒喝了一口,突然语出惊人:“有男朋友吗?”

“咳咳!”伍飞宇被呛住一口酒,咳了两声,“我是直男。”

男子笑了笑,又喝了一口酒,“刚才你和你朋友我就看到了,现在他身边那些人,都是gay圈里的。”

伍飞宇听他熟稔的语气,不由上下打量他,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突然浑身不自在,这人是想撩他?他抓紧了酒瓶,一字一句道:“gay的朋友不一定都是gay。”

“大部分是。”

“我真的是直男,还有女朋友。”

“gay也可以交女朋友。”

“我不是那种人!”

“哪种人?”

伍飞宇噎了一下,怕他不相信,再次郑重解释,“我真的是异性恋,只是陪朋友过来玩玩。”

男子耸耸肩,喝了口酒,“跟gay做朋友你不会不自在?”

吴飞宇心里大概能肯定这人就是一个gay,心里就没那么防备了,慢声说道:“这有什么,性向不同而已。”

男子用酒瓶轻轻碰了他的酒瓶一下,“可惜很多人都不像你这么想,现在国内对这个群体没有偏见的人太少了,比艾滋病还要忌讳。”

“也还好吧?现在能接受的人挺多的。”伍飞宇顺口接了一句。

男子笑了声,“能接受的都是无关之人,只要所谓的同性恋不是自己的儿子、女儿、妻子或丈夫,能接受的人就很多。”

说到这点,伍飞宇深有感触,俞智诚敢跟朋友出柜,但对父母至今都瞒得死死的,因为他爸妈绝对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是个同性恋,在他们看来同性恋跟精神病没差别,谁都不想做一个不正常的人。

他又不免想到了谭冰,谭冰的确是无辜的,但如果不这么做,俞智诚又该怎么办?

“你结婚了吗?”他突然问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