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九十三章 祝你英年早婚

第三百九十三章 祝你英年早婚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3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九十三章 祝你英年早婚

男子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伍飞宇被他看得有点肉麻,连忙道:“我随便问问,不方便说就算了。”

男子拿起酒瓶喝了一口,“这个圈子的人大多都会结婚,因为不结婚会面临很多压力,父母的压力,社会的压力……最终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哪怕有那万分之一的好运,父母能理解你的性向,你在这个圈子也很难找到真心过日子的伴侣,这个圈子很乱,大多数人只是为了欲望在一起,不会长久,就比如你朋友在一起的那群人,他们当中或许都相互上过床,甚至彼此之间都很清楚。”

见他一脸震惊,男子惊讶,“还以为你都知道,难怪一点也不介意。”

伍飞宇知道这个圈子有点乱,但是从未想过俞智诚也是这滥交中的一份子,一时有点难以接受。

他勉强笑了笑,“这有什么值得介意的?”

男子漫不经心道:“值得介意的太多了,对于很多人来说,跟自己不同就是异类,不管多好的朋友,都可能因此疏远。很多人会觉得gay很恶心,尤其是跟异性结婚的gay都是骗婚的人渣,人品有问题,不值得交往。”

伍飞宇僵了一下,默了默,“gay结婚是不是都会隐瞒性向?”

“看人吧,有些人不想祸害无辜之人会选择形婚,什么都说清楚,就是搭伴过日子,平时在外面各玩各的互不相干,也有人不想被怀疑,就骗个老实人结婚,过得下去就过,过不下去的话,等孩子生下来就离婚,到时候孩子有了,就算以后不再结婚别人也不会怀疑什么。”

伍飞宇喝了口酒。

男子回头看了一下俞智诚的方向,远远看到俞智诚正在人群中聊得眉飞色舞,随后他转回目光,“你这个朋友也结婚了吧?”

“你怎么知道?”

“你似乎因为他这个问题感到困扰,是不是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应该告诉人家女孩子?”男子说的很随意,似乎对这种情况一点也不意外。

伍飞宇又灌了一口酒,“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虚伪?”

“人本来就是一种虚伪的动物。”男子喝着酒漫不经心地问,“你什么时候知道他是gay的?”

“大学的时候。”伍飞宇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

“他主动跟你们出柜的?”

“嗯,当时我们都很震惊,不过很快都接受了,毕竟以前的感情不作假。”

“真是令人感动的友谊。”男子感叹了一声,举起酒瓶向他致敬,最后道出了自己的目的,“能把你朋友的名字告诉我吗?”

伍飞宇皱了皱眉,“告诉你干什么?”

男子笑了笑,“我想认识他。”

伍飞宇抬头看着对方,见对方一派社会精英的派头,感觉俞智诚会喜欢这款,他张了张嘴,“俞智诚。”

“多谢。”男子碰了碰他的酒瓶,随后一饮而尽,起身朝俞智诚的方向走去,但是一晃眼,人却不见了,不过伍飞宇低头喝着酒,没注意到这一幕。

“想什么呢。”俞智诚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拍了拍伍飞宇的肩膀。

伍飞宇往他身后看了看,“就你一个人?”

“不然?你又不喜欢跟那些人聊?”俞智诚很清楚自己朋友的脾气,他也不想带gay圈的人到自己现实生活的朋友圈中。

“刚才没有人去找你?”

“谁?”

伍飞宇皱起眉头,心里有些不安。

“发什么呆?”俞智诚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伍飞宇看着俞智诚,忽然想起了男子刚才说的话,“你跟那些人聊完了?”

“就打个招呼。”

伍飞宇看着已经见底的酒瓶,忽然问:“你经常跟他们一起玩?”

“不算经常,不过很熟。”俞智诚叫酒保调了一杯酒,随口说道。

伍飞宇默然喝酒。

第二天,赵思雨早早赶到律所,麻溜地擦桌子开电脑打水泡茶,随后就开启了雷达,注意秦聿什么时候来。

她希望秦律师能带自己接新案子,实习期过了大半,她想实习期结束后留在大安,但大安不好进,所以她想多接几个案子攒攒资历。

但是等了许久都没看到秦聿来,她忍不住跑去找陶霖,但刚才还在的陶霖却不见人影,找了半天,才看到他鬼鬼祟祟躲在茶水间,也不知道干什么。

“陶助理。”她叫了声。

陶霖吓了一跳,回头见是赵思雨,松了口气,“乔律师不在了吧?”

“刚才好像出去了。”赵思雨打量他,“你怎么好像做了亏心事很怕乔律师?”

“怕她?怎么可能?”陶霖矢口否认,听到乔律师不在了,他腰杆马上挺了起来,语气也变得从容淡定,“找我什么事?”

“哦,想问问你秦律师今天什么时候来?”

陶霖一眼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看了下时间,道:“应该快到了。”

话音刚落,就见秦聿迈着那双标志性的大长腿走过,秦聿这人就是有种本事,叫人没法不注意到他的存在,陶霖心中暗想,他小时候玩捉迷藏肯定总是第一个被找到的。

陶霖连忙跟上去,扔了个东西给秦聿,“你要的东西。”

秦聿抬手接住,翻来覆去看了眼,难得夸了句:“干得不错。”

言下之意是可以干活去了。

但陶霖杵着没动,“看在我上刀山下火海的份上,你能不能跟乔律师解释一下?”

秦聿挑眉。

陶霖眼神幽怨,“她知道我昨晚去哪儿了。”

秦聿看他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死人,“你还敢撩拨她?”

陶霖觉得冤死了,愁得他大姨夫都要来了,“我哪敢啊?我现在是身不由己,你要是能帮我脱离苦海,我感谢你一辈子。”

秦聿知道他的尿性,喜欢挑战高难度恋爱,常年在河边走,这会儿终于湿了鞋子,乔律师跟萧然是大安两大女煞神兼恋爱狂魔,但萧然是走肾不走心,乔律师却是每次都死去活来,招惹萧然最多被玩弄一次,招惹乔律师……秦聿只能送他一句话,“祝你英年早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