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九十五章 共进晚餐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共进晚餐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5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共进晚餐

另一边,谭冰对今天的庭审十分振奋,连日来积压在眉宇间的忧愁淡了许多,连说话的语气都轻快不少,“秦律师,下次开庭就会宣判了吧?”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没到最后,秦聿不会也不能打包票,他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一个对手,哪怕自己胜券在握,也提防着对方在最后一刻翻盘,因为他便是如此,只要不到最后就不会放弃寻找打败对手的机会。

想到俞智诚那个人,他提醒了一句,“对方可能会跟你提出庭外和解,让你撤诉,你可以好好想想,但是你跟对方见面的时候最好能通知我一声。”

谭冰愣了一下,“和解?”

“如果对方拿不出新证据,和解是最好的止损方式,用和平离婚来换取你封口。”俞智诚不愿离婚最大的原因是怕暴露性向,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对方绝对不会承认,但如果有了证据,他会就翻倍忌惮,不过,“他也可能不甘心向你低头,会采取一些手段逼你或者抓你的把柄,第三次开庭前你要小心点。”

谭冰心头一凛,共同生活了三年,她很清楚俞智诚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高气傲,气量狭小,今天他吃了这么大的亏,会甘心吗?

她慎重地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注意的,有什么消息都会跟秦律师你沟通。”

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真正要跟俞智诚斗肯定斗不过,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不会自作主张。

秦聿很满意她的态度,委托人愿意听取建议,对于律师来说事半功倍。

跟谭冰分别后,他想到家里的阿姨已经回来,这几天开始自己做猫饭,不过最后一次送饭那天,范阿姨又给了两个猫饭食谱,自己还没有送谢礼。

这谢礼一份要送范阿姨,猫饭都是她做的,一份要送姜芮书,她也帮了忙。

拿出手机,他恍然发觉,姜芮书好像已经很多天没跟自己联系,不过……这才是常态,前阵子她的存在感太强,叫他总觉得自己的生活被入侵了。

抛开纷杂的念头,他拨了姜芮书的号码。

“嗯?”电话里传来姜芮书熟悉的声音,似乎在忙,分神问了句:“有事?”

“晚上有时间吗?”

电话那头姜芮书听到这话,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怎么了?”

“请你吃饭,谢谢你前阵子对墨玉的照顾。”

这么客气呀?姜芮书唇边染上了笑意,一只手撑着下巴,心里很快有了思量,慢条斯理说道:“好啊,时间地点?”

秦聿说了个餐厅,“六点半?”

“可以。”姜芮书眼睛微弯,“那晚上见。”

刚挂电话,刘一丹抱着一沓文件袋进来,“姜法官,这是你的要的资料。”

“谢谢。”姜芮书接过,顿了一下,忽然叫住刘一丹:“一丹,今晚我的车借给你开。”

“哎?!”刘一丹知道她刚换了新车,羡慕得紧,可惜现在姜芮书住的地方跟自己家不顺路,已经很久没能搭顺风车了,羡慕也白羡慕。

随即她反应过来,“车借我开了,那你呢?”

姜芮书笑眯眯,“我自有办法。”

下午准点下班,姜芮书换回便装,迅速补了个妆,喷了点香水,将自己从头到尾都捋了一遍,甚至还去隔壁接了吹风筒给自己吹了个新发型,在刘一丹目瞪口呆的注视中,施施然让刘书记员把自己送到C区最繁华的商业街。

刘一丹总觉得自己认识了一个新的姜芮书,等姜芮书下了车,她才晕乎乎地反应过来:姜法官这是去约会?

秦聿约在了一个西餐厅,高端、精致、优美,讲究特别多,就跟他本人一样,不过她今晚喜欢这样的环境,人少,安静,不会被打扰。

因为路上有点堵车,她到的时候稍微有点迟,秦聿已经在餐厅等着。

她在侍应生的引导下来到秦聿对面,“抱歉,堵车晚了点。”

秦聿抬头看她,感觉她今天似乎比平时要明艳一些,却不料她很敏锐,笑着问:“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他收回目光淡淡道,“我也刚来,你看看菜单。”

姜芮书翻开菜单,给自己点了两道招牌菜和一杯红酒,将菜单转给秦聿,秦聿又添了几道菜,想到范阿姨似乎经常做甜点给她吃,又问:“这里的舒芙蕾不错,要不要尝尝?”

姜芮书双手撑着下巴,闻言眼睛微微弯起,仿佛闪烁着碎星,“好啊。”

秦聿有一种被她眼中光亮闪到的感觉,下意识移开视线,跟侍应生表示加一道甜点。

姜芮书先找了话题,“墨玉它们最近吃的还好吧?”

“挺好,有范阿姨的食谱,家里的阿姨做的也可以。”

“那我就放心了,等过几天我再去看它们。”随口就预约了跟猫咪们见面的机会,但秦聿感觉她不是口头上说说,下意识想说什么,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好拒绝的,只能委婉道,“我这几天可能也比较忙。”

姜芮书笑着看他,没说话,可秦聿触及她的目光,马上就想起了自己上次也是这个借口拒绝去她家蹭饭,这会儿就是在笑话他,偏偏不明说,叫人堵着一口气说又不好说。

但他也的确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答应了又拒绝,是他考虑不妥当,以至于现在遇到一样的事人家都不相信。

他没好气道:“你别这么看着我。”

姜芮书忍不住笑了声,“那怎么看你?”

“你这么盯着别人看有点失礼。”

“跟别人交谈的时候不看着对方才失礼。”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看和盯是一回事吗?秦聿忍了忍,训道:“你坐端正来。”

姜芮书坐直了身体,端起淑女名媛的架子,又道:“这样?”

秦聿怎么看怎么不习惯,心知她故意的,但又不得不说:“你能不能自然一点?”

“我农村来的不懂这种礼仪,秦律师给我示范一下。”她理直气壮表示乡下人什么都不懂,需要现场教学。

秦聿:“……”

信了你的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