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三百九十九章 新的麻烦

第三百九十九章 新的麻烦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

第三百九十九章 新的麻烦

原告律师反驳:“蒋女士做公正的时候到底正不正常没有经过专业验证,老年痴呆病发早期与普通老人无异,但到底会对蒋女士本人造成多大的影响尚未有定论,在这种情况下做的公证,真实性值得商榷。”

这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姜芮书感觉有点麻烦,询问陈秋琳:“现在蒋女士由你照顾?”

“是的,审判长。”陈秋琳第一次开口,声音清冽干净,不徐不疾,让人心生好感。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现在我搬到她家里,她现在情况还算好,就是记忆不大好,总算错数字,生活还能自理,平时我跟她还会一起弹琴花花,她都没忘。”说话的时候她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似乎跟老友住一起日子过得很惬意自在,连老友的毛病都是可爱的缺点。

姜芮书考虑片刻,低声跟身边的陪审员商量了一下,做出了休庭决定,“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下次开庭的时候希望蒋绘真女士能到庭。”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她想亲自确定一下由陈秋琳做监护人,蒋绘真到底过得怎么样,再者根据陈秋琳的说法,蒋绘真的病状并不严重,没有完全失去民事行为能力,是可以到庭作证的,只不过她的证词是否能采纳需要经过旁证印证。

休庭后,姜芮书想起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秦聿,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上次他说要忙一阵子,不知忙完了没有。

实际这时候,秦聿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准确说是谭冰遇到一个大麻烦。

秦聿接到电话的时候,谭冰已经进了医院,等他赶到医院,谭冰头发凌乱,被打的鼻青脸肿,整个人躺在病床上,生无可恋。

走进病房,他沉声问道:“俞智诚打的?”

谭冰呆呆地摇了摇头,话未说,眼泪先流了出来,“是我爸,俞智诚跟他们说我要离婚,他不同意……”

秦聿眉心轻蹙,“你没告诉他为什么要离婚?”

“我说了,我说俞智诚是个同性恋,他喜欢男人,他骗我结婚给他生小孩,把我当免费保姆,他根本就不爱我……”谭冰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声音越发哽咽,“可是他不信,他说我嫁给俞智诚这么好的男人应该知足感恩,他还骂我下贱淫荡……就是信了,他也不让我离婚,他说我要是离婚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他还要带我妈吊死在我家门口……”

她离婚的时候没有告诉家里人,因为她怕家里人担心,想等自己安顿好一切后再跟他们好好谈。可没想到的是父亲坚决不同意她离婚。为了阻止他离婚,不惜跟她以死相逼,母亲只知道哭,哭着求她不要离婚,说忍忍就过去了,说俞智诚除了那点毛病比大多数男人都要好,她为什么还要闹?

为什么要闹?

他们不明白,她也不明白。

父母就她一个孩子,以前她跟父母的关系虽然不算特别亲近,但他们能给她的东西都给了,结婚的时候还给了不少陪嫁给她撑腰,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到了他离婚的时候,他们就完全变了。

俞智诚跟她不是感情问题啊,他不喜欢女人,不离婚难道要她一辈子守活寡?给俞智诚当一辈子免费保姆?

如果说俞智诚给了她狠狠的一个打击,那么父母的到来无异于往她背后插了一刀,可是她不能不顾及父母的反应,她并不怀疑父亲以死相逼的那些话只是说来吓唬她的,她这个父亲是真的能说到做到的。

谭冰捂着脸茫然无措。

明知真相还阻挠女儿离婚,秦聿对谭冰父亲产生了嫌恶,这种人并不少见,总认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又或者认为离婚是件及其丢脸的事,宁可女儿受尽委屈也不能丢这个脸。

但他也知道,这种人很难沟通,他们坚守了半辈子的观念不会因为别人三言两语而改变,固执且愚昧。

他看着谭冰的脸,“你脸上的伤是你父亲打的?”

谭冰含泪点了点头。

秦聿随手一张椅子坐下,一双大长腿自然交叠,语气平静的说道:“我现在需要知道你的想法。”

“我……”谭冰心里有想法,可是不敢说出来。

秦聿知道她心中有所顾忌,道:“你还想不想离婚?”

“我没有一刻不在想,可是我父母……”

“主要是你父亲。”

“对,我妈听他的话,没有自己的意见,可我该怎么办?他真的会说到做到的,会让我一辈子都不好过。”谭冰脸上露出绝望。

秦聿凝眉思索。

俞智诚明显怕别人知道他的性向,但他将谭冰闹离婚告诉了谭冰父母,那么很显然,俞智诚知道谭冰父亲会反对谭冰离婚,想通过谭冰父亲向谭冰施压,让她撤诉,或者直接打消离婚的念头。

秦聿更倾向于后者,因为俞智诚这个人,从他以往控制谭冰的手段来看,过于高傲,气量狭小,谭冰闹离婚绝对是对他权威的挑衅,是他无法容忍的事情,所以对这件事他求的不仅仅是平息事端,他还要反过来打压谭冰,彻底碾碎谭冰反抗的心。

很快,秦聿心中有了思量,不过他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了解,跟谭冰说道:“你父亲还在S市?”

谭冰点了点头。

“他现在住哪?”

“我临时租的那套房子。”谭冰脸色黯然,“他说会待到事情解决为止。”

所谓事情解决,就是她打消离婚念头。

“找他谈谈。”

谭冰父亲是个60岁左右的老头,头发花白,衣服整洁,皮肤洁净,看得出平时是个颇为讲究穿着打扮的人。反倒是谭母穿着打扮比较随意,默默地跟在谭冰父亲身后。像个隐形人。

看到女儿身边站着一个相貌出众的男人,他眉头皱的死紧,一开口就充满了恶感。“你就是那搅和别人家庭的律师?”

“我姓秦,现在是谭冰女士的代理律师。”秦聿自我介绍。

谭父冷冷看着他,随后才把目光投向他身边的谭冰,谭冰戴着口罩,隐约能看出青紫的巴掌印,但他一点也不为所动。

谭冰被他看得有点紧张,不觉屏住呼吸,下意识抓紧了裤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