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零一章 讲个故事

第四百零一章 讲个故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85  |  更新时间:

第四百零一章 讲个故事

谭冰没想到他还在等自己,似乎料到自己待不下去,实际上她是被赶出来的,她和俞智诚那个家已经不能回去,现在临时租的家被父母占据没有她的立足之地,她忽然有一种天地间容不下自己的感觉,心中茫然又绝望,“秦律师……”

“没事吧?”

谭冰摇摇头,“刚才没伤到你吧?我没想到我爸会那么激动……”想到秦聿说的那些话,她愣了一下,“你刚才……是不是故意刺激我爸的?他、他不是吧?”

秦聿露出一个没有笑意的微笑,“我想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谭冰心中产生不好的预感。

“如果你父亲坚决反对你离婚,而你不想被控制一辈子,你好准备好,在不久的将来跟你父母反目成仇,断绝关系。”

谭冰脸色一白,“……一定要这样?”

“或者你用爱去感化你父亲?”秦聿今天过来是想对谭父做一些了解,然后针对性地想办法说服谭父,在家庭关系中,爱子女的父母平时再多的坚持,在知道自己孩子吃苦那一刻也会放弃原则,但也有一种长辈,为了一己之私可以让家人受尽委屈,并且顽固不化,谭父属于后者。

谭冰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她家是很典型的凑活过日子的家庭,从小到大她跟父亲的关系平平淡淡,反正她感觉不到什么爱,她觉得父亲心里也没有这种玩意儿。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知道自己坚持离婚的话,父亲一定会让她不得安生,可是不离婚的话,她真的觉得自己要活不下去了,她的人生还那么长,为什么要浪费在一个人渣身上?

咬咬牙,她问道:“我要怎么做?”

见她下了决心,秦聿道:“只要你不动摇就行,其他的交给我。”说着拿出手机拨了110,“你好,这里有人故意伤害。”

-

大安律所。

谭母小心翼翼打量着四周,看着屋外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行色匆匆,就像透过玻璃在看了另一个世界。

她眼底一片青黑,显然昨晚没睡好。

昨天谭冰离开没多久,家里突然来了警察把谭父抓走,她吓得不轻,警察说他家暴,而且证据确凿,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还要看当事人的态度。

当事人是谁?不就是谭冰。

她连忙联系谭冰,但谭冰手机关机,不知道去了哪里,警方那边只留了代理律师的联系方式。没办法,她只好找上了律所,希望能通过对方找到谭冰,让谭冰把她爸爸弄出来。

“方女士。”珠玉相击的声音突然响起,谭母像是吓了一跳,猛地回过神来,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正是昨天到家里的那个律师。

谭母连忙站起来,“你……”

“可以叫我秦律师。”秦聿走进接待室,在她对面坐下。

谭母急声道:“秦律师,谭冰现在在哪?警察把她爸抓了,说是她报警告她爸家暴,这、这是不是搞错了?”

“坐下说。”秦聿示意她不要着急,“警方没搞错,是我帮谭冰报警的。”

“你——”谭母一下子变了脸色,“你怎么能这么做?”

“谭先生家暴谭冰不是事实?”

“他们是父女!就算她爸爸打人不对,可也不用找叫警察来抓她爸爸啊?”

秦聿淡淡笑了笑,“你觉得警察抓人不对?”

谭母愣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谭冰不应该……”

“打人不对,警察抓人没错,那就没有不应该。”秦聿纠正她的逻辑。

“可那是她爸爸——”

“家暴属于故意伤害,在法律中,故意伤害他人人身安全,不分亲疏都是犯法,所以家暴不是家事,谭先生打谭冰是犯法的,如果他打你也是犯法,打谁都是犯法。”

谭母这样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跟法律打过交道,喜欢讲人情,但法律在他们心中也是不敢触碰的权威,所以秦聿不跟她谈亲情,直接用法律告诉,谭父的行为是犯法的,是不被允许的。

谭母果然愣住了,“可是……”憋了半天只能一直说,“不对,这样不对。”

却说不出如何不对。

见她情绪激动,秦聿缓缓道:“你先喝口茶,缓解一下心情。”

谭母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杯,迟疑了一会儿,双手捧起茶杯,茶杯传来的温度让她仿佛有了依靠,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咙而下,温暖了胃部,她的心情也慢慢缓和下来。

“下面我有几个问题需要你的回答。”秦聿放缓了语气,“有些问题可能比较冒昧,但这你家现在的矛盾有很大的关系,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谭母闻言忽然紧张起来,抬头就对上了秦聿平静的眸子,感觉他不像个坏人,最终点了点头,“你问。”

“你跟谭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谭母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不明白他什么用意,不过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如实道:“相亲,我们那时候就是别人给介绍的,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自己谈恋爱。”

“你跟谭先生处从认识到结婚有多久?”

“三个月。”

“谭先生婚前和婚后有什么不同吗?”

谭母低着头,“肯定有不一样,婚前都比较注意形象,不能暴露缺点,婚后就不讲究了,反正婚都结了,还有什么讲究的?”

“那婚后和谭冰出生后呢?”

谭母一怔,不由抬头看着秦聿,眼里带上了怀疑的神色,秦聿见状心中有所猜测,“是不是对你更冷淡?”

“你……”

“极少甚至再也不愿意跟你亲近?”

谭母出神地看着他,呐呐:“你想说什么……”

“我想跟你说故事。”秦聿看着她,缓缓开了口:“有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出生在一个封闭的小县城,二十岁的时候通过相亲认识了丈夫,双方觉得条件相当,很快就领证结婚。”

“但婚后的生活没有她预想的那么幸福,因为丈夫对她很冷淡,平时爱答不理,除了新婚夜同房过一次,过了两个月又有一次,这一次她怀孕了。

“她以为自己怀孕会让丈夫对自己好点,但是没有,自从女儿出生后,她的丈夫就再也没有碰过她,她以为丈夫不喜欢自己,那时候不兴离婚,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何况孩子都生了,男人再不好也只能凑活下去。”

“她只能伤感自己的命不好,一直到女儿长大工作,给她买了电脑,她在电脑上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第一次看到了‘同妻’这个词,回想自己过去三十多年的婚姻,才赫然发觉自己也是同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