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零三章 不是罪恶

第四百零三章 不是罪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0  |  更新时间:

第四百零三章 不是罪恶

秦聿和谭冰赶在开庭前到达法庭,刚落座,谭冰就感觉对面有人在看着自己,一台头就对上了俞智诚阴沉的目光。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谭冰太熟悉他的表情了,知道他这是阴谋没得逞,心中暗恨又心有不甘,心里骂着脏话,同时想着秋后算账。

她也知道,他脸色之所以这么难看是因为她父母走了,没能阻止她离婚。

她甚至很清楚的知道俞智诚在心里骂什么,想到这一点,她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么了解俞智诚,在过去的三年中,俞智诚在她的生活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也是这时候她回头去看,才意识到自己这三年有多苦,婚前她虽然不起眼,但也是个自由自在的白领,而婚后三年心累身累,就像掉进了深渊的底部,抬头也望不到光亮。

不过……

她重新抬头看向俞智诚。

很快,那些不美好的痕迹就会被消除,而俞智诚也将彻底远离她的生活,成为过去。

几分钟后,审判长和陪审员到庭,第三次庭审开始了。

“在表达我的观点前,我想向陪审员提一个问题。”被告律师看向审判席中的唯一的男性,一个五十来岁看起来严肃古板的陪审员。

陪审员道:“你说。”

“请问你如何看待同性恋?”被告律师问道。

陪审员看了看被告那边,“没什么看法?”

“如果你的孩子是同性恋,你能接受吗?”

陪审员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脸色严肃得有点吓人。

被告律师微笑颔首表示自己提问结束,“其实陪审员的态度代表了很多人对同性恋的态度,跟自己无关尚好,但如果是自己亲近的人就很难接受,打心底里对同性恋持有否定态度。而这样的态度在整个大环境来说,对同性恋已经算是友好的。”

这时,覃庭长笑着说:“你怎么不问我?廖陪审员代表了男性的观点,是不是应该问问女性的看法?”

被告律师知道自己的心机被覃庭长识破,从容道:“我想审判长你应该是持有宽容态度。”

覃庭长闻言笑了笑,没有明确表态,示意他继续。

“在我们当下社会,真正能宽容看待同性恋的人很少,大部分人对同性恋都会报以异样的眼光,给同性恋群体打上恶心、神经病等等各种侮辱性的标签,更有恐同的人群,对待同性恋如同对待病毒一样——这个社会从各方面否定同性恋者,不允许同性恋者作为正常存在出现。”

“去年,D市有位男同性恋者因为性向曝光被解雇,这位男士以非法解雇起诉到法院,法院也因为某些偏见并不支持他的诉求,在这样一个法治社会中,仅仅因为他是个同性恋,他的合法权益就不能得到维护;还有一位老师也因为性向被开除,理由是家长害怕他带坏孩子,发起联名抵制,将一个致力于投身教育事业的老师赶出了校园;前两年网络上曾有一个热搜,一个可爱的男中学生,因为日记曝光,让人知道他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就遭到了全网的疯狂攻击,明明他什么都没做,那份青涩单纯的情感也好好藏在心中未曾表露半分,就怕打扰到自己喜欢的人……”

“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太多,我几乎从未见过人们对同性恋的支持和维护。如果可以,我想大多数同性恋者都希望自己变成‘正常’的异性恋者,但性向是天生的,他们无法改变,社会如此,他们也无法改变,要生存下去只能隐藏,让自己变成跟大多数人一样,将自己伪装成‘正常人’。”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能跟喜欢的人自由地行走在阳光下,如果可以,同性恋者们更愿意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现在社会没有给予他们这个权利,但同时社会又迫使所有适龄男女步入婚姻,这对于同性恋者而言,实际是双倍的痛苦,他们就像生而注定得不到幸福的人,在这和平、安稳、除了他们,每个人都有权利获得幸福的世上苦苦挣扎。”

说到这里,被告律师看着审判席,语气诚挚:“在这里,我恳求审判长和陪审员能对同性恋者多一些理解和宽容,他们真的有太多身不由己,他们也一样是人,他们也应该获得理解和支持。”

话音落下,整个法庭一片寂静。

被告律师的这些话,字字句句道出了现在大环境下同性恋的现状,真的太多无奈了,实实在在用上了真感情,很打动人,连原本对同性恋不大赞成的陪审员也露出了反思的神情。

俞智诚眉目低垂,似乎被人知道了性向,气质都黯淡了。

这时,秦聿突然开口,打破了寂静,“我有两个问题需要被告回答。”

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他。

他看着俞智诚,“俞先生,你会不会对女人产生爱情?”

俞智诚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回答得很快:“婚姻不一定需要爱情,又不是活在偶像剧里,现实中很多人都不是为了爱情结婚。”

“你会不会对女人产生性冲动?”

“性也不是婚姻的全部,现在很多无性婚姻,这是正常社会现象。”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对谭冰隐瞒性向,害怕失去她?”秦聿反问,“你不是不爱她吗?”

“我不想她介意……”

“因为知道真相就不会跟你结婚,不跟你结婚,你就要重新找目标,欺骗另一个女孩。”

“不这样我能怎么样?!告诉所有人我是同性恋,丢掉工作,前途完全毁掉,一辈子被人当做异类?”刚才他律师说的那番话也是他心中所想,如果同性恋能光明正大,他又怎么会这么做?

“同性恋不是罪恶,隐瞒性向也是个人自由,这都无可厚非,但是为了转嫁性向带来的压力而欺骗异性步入婚姻,这就是罪恶!”秦聿目光灼灼,“你觉得被歧视,那就去抗争,将那些歧视同性恋的人反驳得无话可说!你觉得不被理解,那就去表达你的想法,告诉所有人你们不是异类!你想要权利,那就去争取,让社会知道你们这个群体!——而不是披着身不由己的皮,心安理得去伤害另一个无辜的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