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零四章 你很了不起

第四百零四章 你很了不起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四百零四章 你很了不起

俞智诚说不出话来,法庭里再次一片寂静。

被告律师暗道不好,连忙给俞智诚使眼色,俞智诚知道律师的计策失败了,深吸了一口气,将目光投向谭冰,缓缓道:“谭冰,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有些话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的性格,跟你打交道很轻松,结婚的时候,其实我很开心的,不仅仅是完成了人生大事,因为我知道你喜欢我,跟一个喜欢自己的人结婚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我也是真心想过要好好对你,希望我们能像其他幸福的家庭一样,一起抚养一个可爱的孩子,相依相伴共度一生……”

“我真的努力过,但是我没办法,我改变不了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理反应,我怕自己日积月累有一天会对你产生恶感,不知不觉中就毁了这个家,只能离你远点。我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你不公平,但我不敢跟你说,我怕你用看怪物的眼神看我,怕你告诉孩子,他爸爸是个变态,怕其他人知道,我会丢掉工作,让孩子受我连累吃苦……现在我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我不应该独断。”

这番话说的情真意切,既有挣扎无奈,又有懊恼悔恨。

谭冰看着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所以你想怎么样?”

俞智诚闻言心中暗喜,以为自己打动了她,“我知道自己无法挽回,但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还是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和平的结局,不要因为我们的问题影响到孩子,但是你现在经济压力大,我想孩子跟我住,家里那辆车给你开,方便你随时来看孩子。”

这是要用财产换取孩子的抚养权。

难得他如此大方,可谭冰只觉得讽刺:“你大学的时候就跟伍飞宇他们出柜,至今也有十年,这十年你不知道自己性向改变不了吗?”

俞智诚脸色一变。

谭冰看他的反应更觉得悲凉,斩钉截铁道:“我不会放弃孩子的!我能养活他,作为孩子的父亲,你需要支付抚养费,我的压力没那么大。”

俞智诚忍耐道:“你何必呢?带着孩子你以后不好再找对象,再婚后你有了别的孩子能照顾得来?他在别人家能比得上在自己亲生父亲家里吗?君君可能不是你以为的孩子,但他一定会是我唯一的孩子!”

“那我也不会放弃!”谭冰直视他,“我怕他以后会在家里看到各种形形色色跟自己爸爸关系不清不楚的叔叔,不知不觉被带坏。”

“你——”这话简直就是羞辱,俞智诚脸色铁青,“你以为自己就根正苗红吗?你爸爸也是同性恋,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不清不楚,要不然他不会反对你离婚——有这样一个明知女婿是同性恋还反对女儿离婚,同样还是同性恋的外公,我也怕孩子被带坏,至少我是他亲生父亲,不会害他!”

这话在法庭里引起小小的骚动,审判席上的三位都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两个同性恋家庭。

同时对谭冰更加同情,母女俩都是同妻,这简直是宿命般的不幸。

秦聿看了眼谭冰,见她脸色平静,便没有开口。

谭冰完全没有俞智诚预想中的惊慌失措,因为秦聿已经提前告知她这个事实,虽然难以接受,但想到自己遭遇的种种,却又不是那么意外,难怪这些年父亲一直像是游离在这个家之外,原来他也是跟俞智诚一样的人。

看着气急败坏的俞智诚,她忽然觉得俞智诚也很悲哀,“知道你的性向后,我去查过很多资料,阅读了许多心理和医学的书籍去了解同性恋,试图找出同性恋可以改变的依据,幻想着哪怕一丝可以挽回的可能,可是没有,不论是心理学还是生物学都告诉我,性向是天生的,后天无法改变,存在于人类基因中代代遗传。”

她语气平静,“那一刻我知道,作为同性恋这件事不能怪你,因为你无法选择,可是作为一个同性恋的妻子,我没办法原谅你。我很普通,在人群中永远是不起眼的那个,可是我对自己的另一半也有感情的期待和幻想,我不期待他多么优秀,只要我们般配就行,我期待我们像春燕一样衔泥筑巢,在城市里一点点打拼,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家,后半辈子平淡温馨即可,可是你把我对人生最美好的幻想打破了,你用卑劣的方式骗走了我最好的时光,我的愿望可能再也无法实现,所以我不会原谅你,也看不起你,也所以——我不会把君君给你。”

她看着俞智诚,眸光染上了伤感,“我不知道君君会不会遗传这个基因,如果他没有遗传,我会感到庆幸,因为在现在这样的社会,他是异性恋会比较轻松。但如果他遗传了,知道的那一刻我或许会难以接受,但我一定不会拒绝他否定他,我会告诉他不要介意,只是不同而已,就如同男与女的不同,这个世界本来就因为不同而精彩;我会鼓励他做个诚实正直的人,命运加诸的磨难应该自己扛起来,就算他与大多数人不同,他也一定会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会支持他寻求自己的幸福,不要去在意旁人的目光,一辈子就这么长,把时间分给自己所爱的人和所爱的事就足够了;我希望他的未来不是挣扎在自我否定的痛苦中,也不是惶惶不可终日的伪装中,而是快乐、自由,还有星辰大海!”

法庭里再度寂静。

所有人都被她的话震动,作为一个同妻,她还能坚持没有偏见,这……实在太了不起了。

忽然,掌声从审判席响起,覃庭长先鼓起了掌,随后陪审员跟着拍起了手。

秦聿瞥了眼情绪微微有些激动但控制得很好的谭冰,也抬起双手给她鼓掌赞赏。

谭冰看着审判席,说出了自己最后的陈词,“审判长,我坚持自己所有的诉讼请求。”

覃庭长微笑着说道:“你很了不起。”

谭冰微笑颔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