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零七章 不一样的好

第四百零七章 不一样的好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4  |  更新时间:

第四百零七章 不一样的好

蒋绘真点点头,随后向姜芮书表示了肯定。

姜芮书又问:“你还记得什么时候跟陈秋琳女士做监护人公证的吗??”

“去年。去年年终的时候,是我和秋琳一起去做的。”

“你为什么指定陈秋琳女士做自己的监护人?”

“我和秋琳关系好,我相信她,她也相信,我们好。”

“你平时跟蒋友贵先生的关系怎么样?”

蒋绘真有一瞬间的茫然,“蒋友贵是谁?”

姜芮书:“……”

蒋友贵:“……”

姜芮书有些狐疑地看着他,蒋友贵急道:“姑,是我啊!”

蒋绘真循声看过去,“哦,小贵啊,你怎么在这里?”

蒋友贵简直要急死了,“姑,你怎么让一个外人做你的监护人?当初不是说好了以后你跟我们住吗?要让我爸知道,他非得抽死我不可。”

蒋绘真皱起了眉头,“你爸也真是的,那么大把年纪了还喜欢打人,别怕!他打你你跟我说,我去说他。”

蒋有贵脸干干的,“……姑,我爸前两年不在了。”

“啊?哦,对,你爸摔了一跤没好。”说到这件事,蒋绘真的神情变得有些伤感,蒋友贵正想趁热打铁,随后就听蒋绘真说,“你爸都不在了还怎么抽你?你别骗我。”

“姑,不是这样的。”蒋友贵道,“你跟陈秋琳关系好是一回事,但我才是你唯一的亲人,你怎么能跳过我去依靠外人,她也六十几岁了,哪能照顾好你?”

“挺好的啊。”蒋绘真开口就拆侄儿的台。

“好什么?她女儿也不同意她当你的监护人,等以后她也有个病痛什么的,你们怎么办?”

蒋绘真茫然,下意识看向陈秋琳,“什么怎么办?”

蒋友贵还想再说,律师压住了他的手,低声跟他商量了一会儿,向姜芮书提出,“审判长,我想询问蒋女士几个问题?”

姜芮书看了看他,示意他问。

原告律师走到蒋绘真面前,“蒋女士,你跟你侄儿蒋友贵先生关系挺好的吧?”

蒋绘真点头,“小贵挺好。”

“他小时候因为父母工作关系,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是跟你一起生活的,你看着他长大,对他很疼爱,可以说是把他看成了自己的孩子是不是?”

蒋绘真点了点头。

“他对你也一直很孝顺吧?逢年过节都会把你接到家里,你大哥也就是蒋友贵的父亲临终前曾经交代过,要蒋先生照顾你晚年,你也答应了是不是?”

蒋绘真点头,“大哥对我好……”

原告律师直视她的眼睛,“既然你答应了让蒋先生照顾晚年,为什么要让外人做你的监护人?”

蒋绘真摇头,“秋琳不是外人。”

“你知道监护人的职责是什么吗?”

“就是一起生活……”

“还有呢?”

蒋绘真眉头紧紧皱起来,但一时间想不起来。

“你真的清楚监护人意味着什么吗?”原告律师目光灼灼。

“反对!”被告律师出声,“蒋女士因为病症的缘故记忆衰退,思维能力也有所下降,不能以未发病的情况来要求她做出准确回答。”

“但也没有人能证明她公正监护人的时候拥有清晰的个人意识和思维。”原告律师马上道。

“公证书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个公证根本不合理,希望法院不予采纳。”

“张口就说公证不合理,你把具备法律效力的公证当什么了?”

“因为这个公证不合逻辑,蒋先生跟蒋女士关系亲厚,无缘无故蒋女士为什么跳过蒋先生指定外人做监护人?”

“关系好还不够?法律赋予公民自由指定监护人的权利。”

“法律赋予的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自由指定监护人的权利。”

再争下去问题又要回到原点,被告律师将目光转向姜芮书,示意姜芮书裁定。

姜芮书看着蒋绘真,老年痴呆症的病症表现为记忆力减退,缺乏耐心,也容易忽略个人卫生,这位七十岁的老太太的症状其实已经挺明显了,但精神和气色都还不错,穿着打扮也很妥帖,可以看出被照顾得很好。

姜芮书还注意到,先前提及陈秋琳的时候,蒋绘真的反应比较快,记忆也比较清晰,语气也很轻松,能感觉到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所以姜芮书倾向于相信蒋绘是出于信任而指定了陈秋琳这个老朋友做监护人。

不过原告先前的顾虑的确有道理,两个老太太年纪都不小,以后有个头痛脑热都不方便,而且根据蒋绘真刚才的回答,她和蒋友贵的关系挺亲厚的,让蒋友贵做监护人明显更有利。

不过,蒋绘真或许还有别的考虑,但只要这是出于她个人意志的决定,法律就支持她的决定。

姜芮书将视线转向原告律师,“原告方,猜测都需要证据来证明,没有旁证印证,猜测只是猜测。”

“但是审判长,这不合理。”原告律师表示不服。

“法律没有规定第一监护人必须先从亲属中寻找。”

“好吧。”原告律师适可而止,“我还有一个问题询问蒋女士。”

姜芮书示意他问。

原告律师看着蒋绘真,“蒋女士,你跟你侄儿关系更好,还是跟陈秋琳关系更好?”

蒋绘真愣住,随后摆手道:“不、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小贵好,秋琳也好,不一样的好。”

“是怎么不一样,让你更愿意让陈秋琳做你的监护人呢?”原告律师的语气变得温和,但陈秋琳却感觉有点不好,对方似乎在诱导蒋绘真说出什么。

蒋绘真只是摇头,“就是不一样,不一样。”

“能说具体哪里不一样吗?你不知道怎么说的话,我给你举例子。”原告律师循循善诱,“比如你和你侄儿蒋先生,你们是一家人,你小时候照顾过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而他因为你是长辈孝顺你,所以你和蒋先生关系好。”

蒋绘真点点头。

原告微微一笑,“那你和陈秋琳女士的好,跟和蒋先生的好有什么不一样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