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零八章 相互公证

第四百零八章 相互公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6  |  更新时间:

第四百零八章 相互公证

蒋绘真愣了一下,“就是,不一样。”

她单调的重复着不一样,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说不出来?”原告律师看着她,“是不是其实没那么好,所以你说不出来?”

“反对!”被告律师马上道。

姜芮书很快裁定,“反对有效,原告方你要注意你所询问的对象患病,不一定能完全且清晰地对你的问题作出回答。”

“审判长,这个问题很重要,关系到姜女士和被告关系的事实认定。”原告律师辩解道。

姜芮书看着他,“你想证明什么?”

“如果说原告跟蒋女士关系不好,蒋女士指定外人做监护人情有可原,但事实是原告和蒋女士关系亲厚,且她自己也曾经答应过让原告养老,但现在她没有知会原告就突然公正被告为监护人,纵然她们关系亲密,这么大的事至少要给原告一个理由,而不是单纯的一句关系好。”

原告律师始终对于蒋绘真公证监护人的理由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公证得突然,如果不是她年底住院,谁都不知道她公证了外人做监护人,如果不是有别的原因,那么就极可能是蒋绘真做公证的时候已经病发。

在老人失能后,监护人有权支配老人财产,这是老人监护权纠纷中最常见的理由。蒋绘真自己有一套房,还有不少积蓄,陈秋琳自己也六十好几了,照顾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能照顾多久?实在不能不叫人怀疑。

姜芮书考虑了一会儿,示意他继续问。

原告律师的视线重回转到蒋绘真脸上,“你为什么不愿意让你侄儿做你的监护人呢?”

“秋琳可以,不用阿贵。”

“为什么秋琳比阿贵可以?”

蒋绘真看了看陈秋琳,默然。

原告律师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眯了眯眼睛,“说不出来还是……不敢说?”

蒋绘真摇头。

“这里是法庭,不管你是自愿还是有难言之隐,都要说出来。”

蒋绘真还是摇头,“没有。”

“那你就说出来,为什么选择陈秋琳做监护人?”

“就是秋琳做……”

“难道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

“秋琳可以。”

“你侄儿也可以,为什么陈秋琳更可以?”

“我……”蒋绘真下意识寻找陈秋琳所在的方向,原告律师马上道:“你不要再看她,这里有你的亲人,还有法官,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你只会要回答我的问题——”

“够了!”陈秋琳霍然起身打断他,“你这么咄咄逼人,她会害怕。”

原告律师寸步不让,“为了弄清楚真相,最终也是为了她好。”

陈秋琳隔空对上蒋绘真的视线,用眼神安抚她,随后道:“你不要逼她,我说。”

所有人同时看向她。

陈秋琳转向审判席,“监护人这件事不是单向的,我的监护人也是绘真,去年我们一起做的公证,我的遗产继承人也是绘真——没有什么复杂的原因,我们只是在信任的基础上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

所有人都愣住了。

旁听席中,陈秋琳的女儿忍不住失声叫道:“妈!”

陈秋琳看着女儿,“我和你蒋阿姨商量好了,不管谁先走,遗产都留给对方,等我们都走了要是还有剩下的就捐出去,你们都大了,家里能给你们的都给了,我们这点棺材本就不要惦记了。”

陈秋琳女儿急声道:“妈,我不是这个意思!蒋阿姨比你年纪还大,你让她做监护人做什么?她以后能照顾你?你这么做把我置于何地?”

“我们都有点积蓄,不拖累你们,你们也不用管。”

“这不是拖累的问题,你是我妈,哪有让外人照顾你……”

陈秋琳抬手打断她的话,“不要说了,这里是法庭,有事回去再说。”

“听众请保持安静。”姜芮书敲了下法槌,让还想再说的陈秋琳女儿坐回去,看着陈秋琳问道:“被告,你所言属实?”

陈秋琳点头,从自己包里取出一本证书,“这是我的公证书,我也公证了绘真做我的监护人和遗产继承人。”

接过公证书,姜芮书翻开一看,跟蒋绘真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双方名字互换了。

原告律师被陈秋琳这一手打得措手不及,只觉得更加匪夷所思,“这图什么?她们都有直系亲属,不能这样!不应该这样!”

“可以。”公证书还有待核实,但基本可以肯定是真的,姜芮书否定了他,“不论年龄、身份、性别,只要符合要求都可以互为监护人。”

姜芮书合上公证书,看着陈秋琳,“因为信任彼此?”

“是的,我们认识几十年了,毫无保留信任彼此。”陈秋琳答道。

姜芮书点点头,这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孩子长大了,独立出去,秉性相投的老人抱团取暖其实真挺不错的。

她问原告律师,“原告还有新的意见吗?”

原告律师一听就知道审判长要采纳陈秋琳的说法,谁也没想到陈秋琳竟然也把监护权和遗产都指定给了蒋绘真,把他争辩的立足点一下子全打乱了,只能揪着一点不放,“原告还是认为公证时间和蒋女士病发时间太巧,原告和蒋女士相互公证为监护人也不能说明蒋女士公证的时候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姜芮书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向被告席,“被告有没有新的意见?”

“没有。”被告律师道。

“既然双方都没有意见,本次庭审到此为止,最终结果将由合议庭评议后择日宣判。”姜芮书敲了下法槌,“休庭。”

随着法槌落下,陈秋琳松了口气,等姜芮书离开,她连忙起身走到蒋绘真面前,蒋绘真一下子拉住她的手,“法官走了?”

陈秋琳微笑道:“走了。”

“没事,了吧?”

陈秋琳看向自己的律师,女律师笑着点点头,陈秋琳道:“没有了。”

蒋绘真脸上露出笑容,“那就好,我刚才,紧张,担心。”

陈秋琳笑着拍拍她的手,“不怕,法官不会乱判,我们有证,法官会帮我们。”

蒋绘真点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