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一十一章 浪得飞起

第四百一十一章 浪得飞起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8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一十一章 浪得飞起

【明天出发,装备有没有缺的?需要帮忙吗?】

刚送走一个委托人,秦聿就接到姜芮书的信息,想起明天跟她约了一起去海钓,S市并不靠海,他们要去的是临海的Y市,两个城市距离很近,开车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他也不是第一次海钓,知道需要准备什么,不过还没在这边玩过,装备还真不齐全,不过他不想麻烦姜芮书,一会儿出去购置即可,便回道:【没有。】

【有朋友一起吗?】姜芮书很快又问道。

秦聿一瞬间想起叫陆斯安,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叫了陆斯安回头肯定要跟他解释怎么跟姜芮书这么熟,麻烦。

【没有。】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便关了电脑,跟陶霖说了声要外出,关了办公室的门离开了律所。

姜芮书收到回复,倒是在意料之中,很快收拾了东西,也下班了。

吃饭的时候,范阿姨听她说周六不在家,问道:“又加班?”

姜芮书笑道:“出去玩。”

范阿姨看着她,“钱先生吗?”之前姜芮书一直说在接触,还没确定关系,但隔三差五会出去约会,但年后就没有出去约会过了,姜芮书又一直闭口不提,她也不好问怎么样了,怕又不好的结果问了让姜芮书难受。

姜芮书没想到范阿姨还惦记着钱清昊,解释道:“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以后做回朋友。”

范阿姨先是有点惊讶,但很快又感到并不意外,芮书这姑娘在感情上很理智,从来不含糊,有时候理智到冷漠,但她对感情要求却又很高,某些时候比很多人要感性,若是戳中了她的心,她会变得很柔软,她和钱先生接触这么久没有确切结果,想来是没喜欢上他。

“这样啊……”范阿姨没多问,“那周末玩开心点。”

第二天姜芮书起了个大早,还没放下碗手机就滴滴响起来,“十分钟,我在门口等你。”

挂了电话,她往嘴里塞了最后两个蒸饺,碗筷一推就上楼去,下楼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钓鱼服,一手拎着钓箱,一手背着钓竿。

范阿姨好久没见她这么大阵仗,连忙上前帮她拎钓箱,一起送到门口,忽然发觉等在在家门口的这辆车不要太眼熟,这不是——秦先生的车?

车窗缓缓降下,秦聿那张不管看多少次都叫人惊艳的脸露了出来。

芮书是跟秦先生去玩????

等车开走了,范阿姨突然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好像觉察到了什么真相:所以芮书跟钱先生没成,是看上了秦先生?

“吃早餐了吗?”姜芮书熟练的系上安全带,回头问了句。

秦聿嗯了声,一边开了导航,飞快瞥了她一眼。

姜芮书戴了个鸭舌帽,头发扎了马尾,额角零星的刘海垂下来,她明亮的眼睛像是有光在一闪一闪,带着笑意,充满了活力,也不知是阳光太明媚还是她笑得太耀眼,让人有点晃眼。

他默默收回目光,戴上了墨镜。

他们出发早,在S市的时候还感觉有点凉意,抵达海边就明显感觉到这里已经有了夏季的味道,习习的海风迎面吹来,一望无际的海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蔚海与碧天相接,遥远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

姜芮书预约了一条船,他们计划开船到近海的地方钓鱼,今天风小,三月底的海边已经褪去寒意,天气又不是很热,很适合出海垂钓。

吃过午餐稍作休息后,两人便带着装备去取船了。

姜芮书租的是一条长九米多的钓鱼艇,对于两人钓鱼来说绰绰有余,船上配一名船长,但姜芮书没要,秦聿不由看着她,“不要船长,你开?”

“嗯。”姜芮书应了声。

“嗯?”秦聿怀疑地看着她。

“嗯。”她点头。

“你会开船?”

姜芮书眨眨眼,“会不会上了船就知道。”

秦聿忽然很不放心,这话怎么听怎么不靠谱,但说话间姜芮书已经跑到了钓鱼艇上,大剌剌钻进驾驶室朝他挥手,“快来,这船按小时收钱的。”

秦聿嘴角抽抽,一个小时能多少钱?

脚还是迈了过去,幸亏他出行前查过攻略,对这里不至于两眼一抹黑,至于船,大不了到时候他来开。

他把装备搬到钓鱼艇上,姜芮书回头说了声坐好,就听到嗡一声响,钓鱼艇动了起来,如乌龟爬似的离开码头。

驾驶室里,姜芮书劳神在在地握着方向盘,跟开老年代步车一样。

照这速度要什么时候才能到钓鱼的地方……

秦聿船尾走过来,“你到底会不会开?”

姜芮书目不转睛看着前方,仿佛第一次上高速的女司机,“怎么了?”

“现在速度多少?”

“我怕我开快了你害怕。”姜芮书打着方向盘避开旁边的船只,淡定自若地说道。

“你能开上天?”

“开上天是不能,不过飞起来倒是可以。”

秦聿倒是想看她怎么让钓鱼艇飞起来,稳稳地坐在旁边示意她展现自己的绝技。

“男人啊……”姜芮书长叹一声,“那你坐好,我要加快速度了,一会儿害怕的话可以抱住我。”

秦聿侧目,又想占他便宜?

下一刻,嗡一声巨响,整艘艇如离弦箭冲向大海!

风力骤然变大,争先恐后地钻进口鼻,秦聿窒了一下,帽子差点被吹翻,连忙用手按住,而姜芮书的帽子确实真的吹翻了,发丝随风飞扬,凌乱地扫过她脸庞,对此她毫不在意,忽然偏头看着他,眼里含笑,“抓紧,要飞了哦!”

话音落下,钓鱼艇颠簸了一下,真的飞了起来!

这女人!!!

秦聿差点摔到她身上去,不过他反应快,很快就抓住了旁边的副手,堪堪稳住了身形。

风声在耳边呼啸,风平浪静的海面硬生生被她浪得飞起,姜芮书索性解散了头发,乌黑的头发迎风恣意飞扬,银铃般的笑声跟着风飞远。

秦聿一抬眼就看到了她脸上恣意的笑容,时间忽然安静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