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一十二章 打赌

第四百一十二章 打赌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4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一十二章 打赌

姜芮书沿着海岸兜了一圈,简直把钓鱼艇开成了飞艇,过足了兜风的瘾,这才开到钓鱼的海域停下。

秦聿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只面无表情地看着海面,姜芮书看他脸色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以为他被自己的放浪吓到,安慰道:“这一片我很熟,你放心好了。”

秦聿走出驾驶室,看着一望无际的海平线,随后转身回看,不远处是一片绵长的海滩,Y市的纬度比较低,三月底的气温已接近夏季,气温的上升让鱼类活跃起来,摄食强度也大为增加,由深水区游向浅滩、港湾、堤坝这些饵料丰富的海域,所以这个时节在这样的浅海领域钓鱼最合适。

从这点看出姜芮书的确有经验,他稍稍放下了心,随口问道:“以前经常来?”

姜芮书给自己补了点防晒,一边摆弄自己的装备一边道:“来过三次吧。”

“上次什么时候来的?”

姜芮书摸了下巴想了想,“去年初吧,老同学过来找我玩,我带她来玩过一次。”

这也叫熟?秦聿觉得自己就不该相信她的话,姜芮书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怎么想,笑道:“对我来说,三次就足够了解一个地方,你放心好了,我会把你好好带回去的。”

她不说这话还没什么,一说反而叫人放不下心,怎么听怎么不靠谱,不过这浅海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也不会的人,纵然发生什么意外也有办法自救。

两人分别把钓鱼竿摆好,上了鱼饵,优哉游哉地站在船尾等鱼上钩。

海浪微澜,钓鱼艇随波荡起,咸湿的微风轻轻拂面,置身在无边际的蔚蓝中,好似抛开了所有的喧嚣,人的心不知不觉平静下来。

秦聿第一次这么安静地跟姜芮书呆一块,她的帽子已经被风吹掉,掉进了海里,这会儿重新扎了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在阳光的直射下,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秦聿移开视线,摘下自己的鸭舌帽,盖在了她头上。

姜芮书惊讶,看着他目不斜视的侧脸,眼睛笑成月牙,“谢谢秦师兄。”

平常她叫秦师兄总是不怀好意,但这一次,秦聿感觉她是抛开了所有的关系,仅剩下师兄妹的关系。

这种感觉还挺陌生的。

以前知道她是自己的师妹,但没什么好印象,至多也是将她当成未来的对手,等着交手那一天,便是过年期间在老师那里见到她也没什么师兄妹的感觉。

“你对别人都这么绅士的?”她忽然问。

“嗯?”

姜芮书指指自己头上的鸭舌帽。

秦聿转回视线看着纹丝不动的鱼竿,淡淡道:“不是。”

“哦。”微微拖长的尾音。

秦聿没看她,却听出了明显的笑意,心中有些莫名,一时沉默了。

姜芮书找话题,“我们打个赌吧。”

“打什么赌?”

“看谁先钓上鱼来。”姜芮书张口就道,“来个彩头,嗯……彩头的话,赢家可以向输家提一个要求怎么样?”

他侧目,“你确定?”

姜芮书挑眉,“你对自己很有信心?”

“实不相瞒,我的钓鱼史已有二十多年。”

“原来是老手中的老手啊。”姜芮书毫不畏惧,“不过钓鱼除了技术,还看运气,我运气一向不错,那我们就看看是你技术强还是我运气强?”

秦聿轻轻扯了扯嘴角,不再拒绝她坚持送人头的行为,“输了别说我欺负你。”

“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当心打脸。”姜芮书说开始但一点也不紧张,因为不管输赢,对她而言都是赢不过要选的话还是赢了比较好,她已经想好要秦聿做什么了嘿嘿嘿……

这个时节鱼群活跃,他们停在的这片海域饵料丰富,没过多久便看到有鱼群经过,姜芮书马上打起了精神,果然没一会儿,她和秦聿的鱼竿同时动了起来。

秦聿果断收杆,随着哗一声,一道银光破水而出,他钓上来一条梭鱼。

姜芮书却没能收上来,她感觉线的另一头不断地往下拉,力量还不小,便明白自己应该是遇到大家伙了。

“先把杆立起来,别急着收线。”秦聿见状也知道她应该钓在一个难缠的家伙了,钓鱼有时候也需要博弈,人在岸上拉着鱼钩,但鱼在水里占尽优势,双方要斗智斗勇一番才能决出胜负。

姜芮书抱着鱼竿慢慢立起来。

秦聿看着不断晃动的线,有往远处拖的迹象,又道:“要线就给线,不要硬拽。”

姜芮书慢慢放线,放任另一头的猎物到处乱窜,过了一会儿感觉那头消停些了,这才慢慢地开始收线,但是没收到一半,那头又开始闹腾,她只好停下来再次放线,又过了一会儿,那头再次送下来,她才有继续收线,如此反复了几次,另一头终于越来越近,慢慢浮出了水面。

一条从肉眼看比成人大腿还粗的鱼坠在姜芮书的鱼钩上,秦聿本来还想用网兜把鱼装上来,一看这么大,只能慢慢拉上来。

“这条大石斑至少三十斤吧?”姜芮书戳了戳肥硕的鱼肚子,差点被甩了一尾巴的水,“我果然运气好,开张就是几十斤的大石斑,今天哪怕后头钓不到鱼也值了,对了,你钓的什么鱼?”说着她往秦聿的钓箱里瞅了一眼,“小梭鱼啊。”

梭鱼就梭鱼,还小梭鱼。

秦聿提醒她,“我记得比的是谁先钓上来,不是谁的鱼更大?”

姜芮书表示不服,“如果不是这条大石斑,我肯定钓的不比你慢。”

“没有如果。”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秦聿顿了一下,一时还真没想好提什么要求,“先留着?”

“可以,只要不违法的要求都可以提。”姜芮书意味深长看着他,“某些不符合公序良俗的要求也可以,只要不涉及别人。”

“比如?”

姜芮书挑眉一笑,“你自己想。”说罢转身把大石斑装好,他们还要在这里垂钓几个小时,钓好的鱼不处理很容易变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