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一十八章 暧昧

第四百一十八章 暧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5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一十八章 暧昧

说完她也不拿回手机,跑了几步回头凹了个造型,“摄影师,看这边。”

秦聿:“……”还真使唤上了。

看她一动不动地凹这造型,秦聿还是打开了相机,给她拍了几张。她嘴上说不在意被拍表情包,但秦聿发现她表情管理很好,随便拍没一张表情崩坏的。

呵,女人!

拍了一会儿,姜芮书拿回手机,翻了翻照片,夸道:“拍的真好,连图都不用修我可以直接发朋友圈。”

“你别发我。”

“不发你,不然隔天全世界都以为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秦聿总觉得这话说着感觉他和姜芮书好像在背着谁约会一样,他下意识看向姜芮书,发现姜芮书蹲在地上不知在刨什么,简直用完就扔。

她刨得两手都是沙子,拎起一截颜色鲜艳的枝状物,“红珊瑚!”

秦聿闻言看过去,很快分辨出来:“是珊瑚石,不值钱。”

姜芮书仔细一看,哦了声,“幸好不是。”红珊瑚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这么大一只可能还活着,捡回家要牢底坐穿,“不过也很好看,我要带回去。”

随后她就跟捡破烂似的开始在沙滩上寻觅,还真叫她捡到不少小玩意儿,秦聿木着脸跟在她身边,忽然觉得姜芮书要是个男的,肯定是个直男。

两人一路漫步,夕阳慢慢地沉到地平线之后,天边的红越发浓郁,天光也越来越暗淡,蔚蓝的海水变成波光粼粼的黑色,海风也越发咸湿,带着凉意迎面吹来。

这时候,看人可以看到对方五官的轮廓,却仿佛油画般浓墨重彩,姜芮书终于不再捡东西,看向汹涌浪潮而来的地方。

“我以前总以为日落的地方是正西方。”姜芮书忽然说。

秦聿微微偏头看着她,听她笑着说道:“以前我家正对着一片山,那山很远很远,但是挡住了我们整个镇的视线,我小时候经常站在家门口,看着太阳从那片山的一头升起,傍晚的时候从另一头落下,我就以为那升起的地方是东方,日落的地方是西方。后来出去上学,也总以为宿舍对着的方向是东方,但很奇怪看不到太阳升起。”

秦聿嘴角抽了抽,“你没学地理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学了,但是我地理不大好。”

“那你怎么考上F大的?”

“我其他科成绩好,能拿满分的基本没掉分。”姜芮书抬头看着他,“以后你跟我说地点的话,不要跟我说东南西北,我可能会越走越远。”

秦聿:“……”

秦聿:“你在京城读书那几年怎么过的?”

“靠指南针和高德地图过的。”

秦聿:“……”

姜芮书斜他:“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能分清楚东南西北了不起啊?”

“……这是基本常识。”

“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你随便找个南方人问问,有几个指路给你说东南西北的?说东南西北的肯定是北方人。”

所以问个路就能暴露出身?

秦聿嘴角抽了抽,“有导航地图,现在应该没什么人需要问路。”

“那可不一定,如果你去一些小地方,导航不一定能告诉你路线。”

“我应该不会去那样的地方。”

姜芮书笑了笑,没再说话。

两人站在海边,看着夕阳彻底落到地平线下,直到最后一点余晖被夜色吞噬,这才返回酒店。

吃过晚餐,姜芮书问他要不要去酒吧喝一杯,秦聿想起姜芮书喝醉就作妖的样子,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姜芮书知道他怎么想的,闷笑不已,也不勉强他,道了别各自回了房间。

秦聿不乐意去喝酒,姜芮书还是叫了送酒到房间,一边喝着红酒一边选照片。

其实照片是可以拍出拍摄者心情的,她给秦聿拍的照片,有一种亲密又美好的感觉,在她眼里秦聿是美好的,拍出来也如此,以前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技能,爱情真是个美妙的东西。

秦聿给她拍的照片——

她看着自己面对大海笑着回眸的照片,好像也不错,不过……

原来她看秦聿是这样的眼神。

她好像知道Simon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这就是眼里有光的样子吧?

抿了一口酒,姜芮书闭上眼睛体会此刻的心情,过了一会儿,脑海里浮现出秦聿那种恼羞成怒的脸,要生气又不知道怎么生气的脸,忍不住轻轻笑出声来。

“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姜芮书轻声吟诵,随后笑了笑,这种感觉还不赖。

她看着面前的墙,不知道他这会儿在做什么。

墙的另一边,秦聿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却觉得有些无聊,电视放着新闻,但他没什么兴趣,电脑没带过来没法办公,实在无事可做。

就在这时,手机叮咚一声,一条微信跳出屏幕,他拿起来一看,却是一次转账,转账人姜芮书,金额250元。

秦聿:“……”

很快,姜芮书发了消息过来:【今天卖鱼的钱。】

他们钓了不少鱼,因为两人都没回去,留着不新鲜,他们也没有存储条件,所以姜芮书全都卖了,谁知道还卖了不少钱。

【250?】秦聿怀疑她又在内涵什么。

姜芮书一看他这个疑问就忍不住笑,慢条斯理打字:【实际是248,我给你凑了个整数。】

这个整数凑得还真巧。秦聿不想评价,还礼貌地回了一句:【有劳了。】

【举手之劳。】姜芮书又发了条信息过来,【你在做什么?】

女生问男生在做什么一般是想聊天……秦聿脑海里忽然浮出这句话,这句话看起来稀疏平常,可是背后往往透着暧昧的意味。

他想起今天姜芮书的种种表现,心里并不是丝毫都没有觉察,但是……他没办法确定,也不能问姜芮书,那太冒昧。

指尖停留在键盘上,过了许久才动起来。

【没做什么,你呢?】

姜芮书缓缓地笑了,【我在喝酒。】

跟着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暖黄的灯光下,一瓶小拉菲摆在玻璃桌上,旁边的玻璃倒影出姜芮书的影子,隐约可以看到姜芮书一只手正端着高脚杯,两腿缩在椅子上,很是悠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