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一十九章 被侵入的感觉

第四百一十九章 被侵入的感觉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一十九章 被侵入的感觉

看她的口吻,估计是经常喝酒的,想到她那不算深的酒量,秦聿好心提醒了一句:【别喝太多,醉了可没人照顾。】

明知道他只是出于礼貌或教养说的,但看到这句提醒还是很开心,这种感觉很奇妙。

姜芮书仿佛一个医生剖开自己的心,观察自己的情绪变化,确定这种情绪对自己无害,便慢慢体味起来,懒懒地打字:【就是无聊喝一杯,醉不了。】

发完这条,她看着窗外,又编辑了一条信息:【外面的夜色很美,正好下酒。】

秦聿掀开窗帘,看着远处的大海变成翻涌的黑浪,海涛拍岸的声音隐约可闻,让人依稀能感觉到海风里的咸湿,月亮撒下皎洁的光,天空闪烁着几颗星子,远处的灯塔在黑夜里亮着微光,指引着夜归的船只。

的确很美。

他忽然也有点想喝酒了。

刚想着,门铃叮咚响起来,他收回目光,没叫客房服务,难道是姜芮书过来了?

“秦先生您好,这是您的红酒。”服务员推着餐车,微笑着将一瓶红酒送上。

“我的酒?”秦聿看着眼熟的小拉菲,忽然明白了。

“您的同伴姜女士为您点的红酒。”服务员补充道。

果然是姜芮书……

他客气道:“谢谢。”

服务员微笑,“不客气,请问您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不用。”

“那就不打扰您了,祝您夜间愉快。”

回到房间,秦聿直接给姜芮书发了三个问号过去,【???】

【一起喝酒。】

配了一张朝墙举杯的照片,墙的另一边就是他。

秦聿失笑,没把他拉去酒吧,还是这样喝上了,她就那么想喝酒吗?

开塞倒了个杯底,他握在掌心晃了晃,轻抿一口,小拉菲作为副牌,跟很多副牌差不多,味道也就过得去,不过这时候喝的就是个心情,没必要讲究那么多。

他坐在窗前,拍了张举杯的照片,【多谢。】

姜芮书笑了笑,举杯:“cheers,秦先生。”

在不同的房间,两人对着彼此的方向,倚靠窗台,一边喝酒一边欣赏海边夜色。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两人没有着急回家,带上渔具在钓了一上午的鱼,收获远不如昨天,不过姜芮书并不失望,中午海潮退去,她就拽着秦聿跑去岸边赶海。

一开始秦聿对此是有点拒绝的,赶海在他看来很像捡垃圾,能捡到的都是些小鱼小虾,费时又费力,当然还有个原因是姜芮书爱捡垃圾的属性让他印象深刻。

不过他很快就真香了,赶海的魅力在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个会捡到什么,始终充满了惊喜,这些惊喜或大或小,让人充满期待,所以赶海更像寻宝——没有人类是不热爱寻宝的。

两人都是第一次赶海,不过两人动手能力都很强,现学现卖没一会儿都像模像样。

赶海能捡到的东西太多了,新鲜的海参,它们喜欢躲在石头下面,一块不起眼的活石下面或许就长着一只海参;五花八门的贝壳许多名字都叫不上来,还有各种各样的鱼类,如鳗鱼,鲍鱼,现在野生小鲍鱼已经很少了,但姜芮书捡到不少,被秦聿怀疑她是不是捅了鲍鱼窝;还有形形色色的虾蟹,如皮皮虾、兰花蟹、大青蟹、梭子蟹之类,姜芮书运气好,抓到一只差不多一斤的大青蟹。

这么大的青蟹很少见,姜芮书乐得唱起歌来,“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反倒是秦聿运气实在一般,还一个没注意被梭子蟹夹了大拇指,嗷一声跳起来,疼得脸都变形了,笑得姜芮书差点满地打滚。

秦聿怒道:“你还笑?!你有没有同情心?”

“同情同情,我十分同情你!”姜芮书说着还噗噗笑个不停。

“你还笑那么大声?”秦聿脸如锅底。

“同情你是真心的,笑也是真心的,这不矛盾,噗——”姜芮书转过背去,肩膀抖个不停,实在看不出同情心在哪里。

秦聿眉目冷漠,早该看透她了,这个没节操没下限的女人。

转身拎着桶就走。

姜芮书笑着追上去,“那只梭子蟹你抓到了没?我给你报仇,回去让范阿姨煮了给你吃……”

两人在涨潮前离开了海岸,带着满满两桶的海鲜回了酒店。

在海边的时候还没觉得,但上了岸,尤其是到了酒店,秦聿便发觉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还浑身腥臭,真的很像个捡破烂的……

海鲜是没让带进酒店,好在酒店方面能理解客人奇奇怪怪的爱好,给他们特别提供了速冻服务,一会儿等他们收拾好自己就能直接拎走,不怕辛苦收获的海鲜在回程中变质。

回到房间,秦聿把自己从上到下刷了三遍,香波的芬芳充斥在浴室,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要收拾东西回去的时候,秦聿才发觉这两天一夜多了很多东西,也发生了很多事,都有点恍如隔世。

明明只是出来钓个鱼,却在外面过了两天一夜,还是跟一个同龄女性,不但钓了鱼,看了日落,深夜隔墙畅饮,还赶了次海,把自己弄得浑身狼狈……

不知不觉,像做梦一样。

也释放了情绪,想什么便是什么,虽然一天三餐被气饱,却有一种世界被侵入的感觉。

他拿起桌上那瓶没喝完的小拉菲,姜芮书到底怎么想的……

【你好了吗?】

手机叮咚一声,姜芮书的信息跳出来。

他把小拉菲装进行李袋,带上其他行李,转身去隔壁敲门。

这时姜芮书也收拾好了,听到敲门,便直接拎着酒店提供的行李袋出了门。

车缓缓开出酒店,结束了这趟海边之旅。

这回姜芮书没坐副驾驶,靠在后排打瞌睡,也不知是昨晚没睡好还是今天浪过了头给累到了,裹着昨天买的披肩,闭着眼睛靠在后排,睡颜毫无防备。

秦聿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车速放慢了些。

回到凯旋公馆的时候已是暮色降临,秦聿把车开到姜家门外缓缓停了下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