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二十章 不想被窥见

第四百二十章 不想被窥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二十章 不想被窥见

姜芮书看了看自家熟悉的大门,回头跟秦聿说:“范阿姨已经做好饭了,吃个饭再回去吧?”

“不劳烦。”说着他下车打开后备箱,把姜芮书的装备提出来。

姜芮书没勉强,又道:“那你明晚来,范阿姨明天做海鲜宴,那只大青蟹能养到明天,可以做一个香辣蟹。”

“明天不一定有空。”他关上后备箱。

“这样啊……”姜芮书微微一笑,“那明天再说吧。”

秦聿点了点头,转身上车。

准备走的时候忽然降下车窗,隔着副驾驶看着姜芮书,“谢谢你的邀请。”

姜芮书唇角微微一勾,“那你开心吗?”

他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移开视线看着前方,轻轻嗯了一声。

“我也很开心。”姜芮书眼里闪着微光,“谢谢你的应邀。”

秦聿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缓缓地升起了车窗,很快在姜芮书的视线里远去。

“就你一个人?”听到动静的范阿姨从屋里探头出来。见姜芮书拎着大包小包,连忙赶过来给她分担压力,但见她身后没人,不由问了一句。

姜芮书把行李包递给她,笑道:“您还想有谁?”

“你不是让我多做点饭吗?”范阿姨有点失望。

姜芮书忍俊不禁,“啊,这个啊,人有事先走了,我们俩是吃就好了。”

“那个是……秦先生?”范阿姨又问。

“什么哪个?”姜芮书故意说她,“怎么我才出去两天,您说话都拐弯抹角了?”

嘿,出去两天还会倒打一耙了,肯定有鬼!范阿姨乐道:“你昨天不是跟秦先生一起出去的吗?难道回来不是跟他一起?”

“哦,您说这个啊,是跟他一起,怎么啦?”她语气自然,一脸坦然。

“你不是一直说跟秦先生关系不好,怎么突然跟他去外面玩了两天?”

“本来没打算玩两天的,昨天出了点意外就干脆在海边住下了,那还挺好玩的,今天我们还去赶海了,所以下午才回来。”姜芮书把钓鱼箱拎到厨房,“您看着处理一下吧,我捉了一只大青蟹,明天晚上做个香辣蟹吧!”

范阿姨凑过来一看,忍不住惊呼,“这么多呀!这个青蟹好大,怕是有一斤了吧?”

这么大的青蟹市面上不一定买的到,可遇不可求的呢。

“本来昨天还有一条30斤的石斑鱼,原来也想拿回来给您做的,可是不好保存就卖了,不过卖了不少钱呢,我这两天花销都抵了一半。”

“那太可惜了……”听说那么好的食材从自己手里溜走,范阿姨惋惜极了。

姜芮书安慰道,“下次我再钓一条大石斑给您。”

范阿姨忍不住笑,“尽会哄我开心,那么大的石斑鱼可不好钓,不过拿回家的这些也不差,有这只大青蟹也值了。”随后又问道,“秦先生钓到了什么?”

“他就钓了一些鲈鱼和梭鱼,后面我带他去赶海,又捡了些螃蟹和杂鱼。”

秦聿这人钓鱼颇有些讲究,太小的鱼他会放回去,一个是嫌鱼太小,一个是放生鱼苗,至于赶海的时候,他瞧不上那些小贝壳和小鱼小虾,所以最后捡回去的比她少多了。

“那明天要不要叫他过来吃个晚饭?”范阿姨询问。

姜芮书知道范阿姨心里想什么,但她不想让多人知道她的情绪,现在这样循序渐进就很好,而且看秦聿的反应,便是提出了邀请,他可能也不会来。

她觉得当下这般的相处就很好,不用着急。

“明天再说吧。”

-

第二天,秦聿刚到律所,陆斯安就找过来,“你昨天去哪儿了?”

秦聿抬头瞥了他一眼,“出去了一趟。”

“去哪儿了?”

“我记得律所规章制度没有规定合伙人需要向你汇报行踪。”

陆斯安却眯起了眼睛,倚着门框闲闲道:“没这规定,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怕你周末一个人孤单寂寞,特地牺牲个人时间给你安排一个场子,结果呢,你电话打不通,短信也不回,我怕你的爱慕者求而不得把你给去小黑屋了。”

秦聿想起陆斯安昨天好几个未接来电,说关心他信,但怕他孤单寂寞,他一个字都不信,“你又被人甩了吧?”

别以为他不知道陆斯安是个什么货色,看着人模狗样,但干起事来就没了人样,总是被人甩。知道的人都猜他肯定有毛病,比如肾亏短小什么的,但陆斯安一直守口如瓶,外界猜测纷纭,只有极少数的二三人知道,这货就是个狗脾气——很多女人会被他的帅气多金吸引,接触后发现他对感情的幻想浪漫而感性,很快就会沉沦进去,但这时候他就会开始算账,一点亏也不吃,美名曰要双方在这段关系里不论是感情还是金钱都是平等的。这也罢了,问题是如果女方正儿八经跟他AA起来,他又觉得人家过于理性,要人家保持感性,毫无芥蒂地沉浸在彼此的关系中……

久而久之,女人们被他一会儿感性一会儿理性的要求折磨得受不了,就会把他甩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陆斯安堂堂一个大所的老板,帅气多金又不乱搞,女人们却跟瞎了眼一下总是抛弃他。

要秦聿说,这世界上估计只有人格分裂才能满足他的感情幻想。

陆斯安面不改色道:“你别顾左言他,昨天是不是约会去了?”

“约会?我?”秦聿斜着眼睛看他,可能吗?

陆斯安走到他面前,忽然捧住他的脸左右端详。

秦聿嫌恶地拍掉他的手,“gay里gay气的,离我远点。”

陆斯安眯起眼睛,高深莫测道:“面色红润有光泽,眼睛有水汪汪之相,你这是红鸾星动啊。”

秦聿觉得这两天在海边,皮肤没被晒黑算好了,还红润有光泽,眼神肯定有问题,“晚上有没有空?”

“嗯?”

“昨天在Y市钓了些鱼,请你吃海鲜。”

“你一个人去钓鱼?”陆斯安倒是知道他这爱好,不过很久没听他说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