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二十二章 灵魂伴侣

第四百二十二章 灵魂伴侣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二十二章 灵魂伴侣

秦聿一脸淡然,但嘴上没饶人,“你不是追求灵魂伴侣,怎么这么肉/欲?”

陆斯安一副过来的口气,“这就透露出你的无知了,灵与肉契合才叫真正的灵魂伴侣,光有精神没有欲望结合都不够完美,无性婚姻要不得。”

“国内大概有三分之一夫妻都是无性婚姻。”

“所以他们都不是灵魂伴侣,灵魂伴侣可不是想遇到就遇到的,就算这世界上有你的灵魂伴侣你也不一定能遇到,假设你这辈子能遇到一个与你完全契合的人,那么你想遇到她,早一点晚一点或是换个地方都不行,必须那个时间那个地方,有一点差错你们遇不到。”

“所以你前面遇到的全是错误?”

“没试过怎么知道是不是错误?正确就是在错误中试出来的。”

“如果一直试不出正确的那个人呢?”

陆斯安一下子觉得碗里的大螃蟹都不香了,“那我只能孤独终老了。”

见他一副茶不思饭不想的模样,秦聿忍不住说他:“照你这样,这世上大部分人都没法得到幸福,还要不要活了?”

“当然不是这样,有灵魂伴侣的婚姻绝对是幸福的,但没有也未必不幸福,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不同,有人觉得幸福就是吃饱穿暖,有人觉得幸福是生活安稳,有人觉得幸福是事业成功,不是每个人都对另一半有如此期待,我不过是——刚好有这样的期待。”

陆斯安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往自己嘴里塞了块鲜嫩的蟹肉,“我家老太太就知道逼我,老以为我不想结婚,见天在外面浪,其实我也想的,我恨不得下一秒就遇到那个人立地结婚,人生就这么几十年,我这翻年已经三十七,人生已经过了五分之二,要是我短命点,二分之一已经没了,再拖下去都没几年好日子了,要是七老八十才遇上,那得多少遗憾?”

秦聿默然,以前一直知道他狡猾奸诈,但某方面天真得不像话,如感情上他的确一直很认真,不过这还是头一次听他说自己有这么多期待。

这种期待对他而言有点陌生,这三十多年来他一直都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太多的东西充斥在他的生活中,在以前遇到的女性当中很多试图靠近他,但绝大多数都让他觉得是麻烦,所以他几乎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眼下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举杯:“祝你好运。”

陆斯安笑了笑,轻轻碰了碰他的杯子,“多谢。”

陆斯安喝了酒不能开车,打算今晚在这里住下,秦聿本来就给他留了一个专属房间,里面也有换洗的衣服,所以酒饱饭足后陆斯安不着急回家,找了游戏机出来跟秦聿对打。

杀了几局,两人各有输赢,陆斯安直呼年纪大了状态下滑,要是年轻的时候能杀得秦聿手都还不了。

秦聿一脸冷漠看他吹牛逼。

过了一会儿,陆斯安跑去酒窖,拎了一瓶白兰地出来,“你什么时候搞了那么多好酒?是不是有门路,不说让你送,你告诉我一声我自己买也行啊。”

秦聿才想起好几次姜芮书礼尚往来都送了酒,每一瓶都是好酒,他工作忙没怎么喝酒,便一直留了下来,这会儿叫陆斯安给发现了。

“没有门路,都是别人送的。”

“谁这么大方给你送这么好的酒?红的白的全是极品,你又不爱喝酒,不如送给我。”他一边说一边开塞,只听到啵的一声响,一股浓郁醉人的香气在空气里飘散。

秦聿想也没想就拒绝,“喝可以,送不行。”

陆斯安也就随口说说,不给算了,但一点都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条斯理抿了一口,整个人都陶醉了,“真是好酒……”

秦聿给自己也倒了小半杯,他记得这瓶白兰地好像是那次姜芮书送的。

陆斯安安静地喝了小半杯,有了点微醺的感觉,这才开了口,“我跟她是在酒吧认识的,她很会唱歌,那天她上台给朋友唱了首歌特好听,我看到她的时候,她穿的是一条抹胸裙,浓妆艳抹,看起来不像好女人,但我知道她就是性格张扬,不是那种乱来的人,我看一眼就知道,她肯定有故事,但绝对不是捞女……你会不会觉得我太盲目自信?”

“不会。”秦聿淡声道,陆斯安看人的眼光很毒,是好是歹基本不会错。

陆斯安又喝了一口酒,慢慢道:“我想听她的故事,然后我就去找她,一开始她还不理我,觉得我是猎艳的臭男人,连名字都不肯告诉我,你知道我怎么要到她联系方式的吗?”

“你把名片给她,告诉她有麻烦可以找你。”

“你怎么知道?”

“你追花店老板的时候也这么干的。”

陆斯安嗤嗤笑了两声,“那这次你就错了,这套对她不管用的,我直接把银行卡和车钥匙给她,告诉她以后我老婆能帮我管这些。”

秦聿斜眼,“人家没打你?”

“差点。”陆斯安颇为遗憾,“因为她知道我是个律师,制止了她朋友,怕我把她朋友告到破产。”

“所以就以身饲虎?”

“什么叫以身饲虎?我这么万里挑一的人看中了同样万里挑一的她,这就是我们的缘分。”

“所以你怎么被甩的?”秦聿不耐听他慢慢撒狗粮,直接问结局。

陆斯安的脸色一下子灰暗了许多,“年前她跟我提结婚,当时我们才认识四个多月,我觉得她在开玩笑,年后又跟我提了一次,我说太早,昨天又跟我提了一次,我觉得还不到时候,才半年,我一想到以后一辈子要跟她在一起……我没法想象,没答应她。”

秦聿明白了,这事说不上谁对谁错,有时候两个人分开不一定有对错,说到底事情走到这一步还是他俩步调不一致,但凡步调不一致又调整不过来的情侣早晚要分。

他中肯道:“这种事男人能拖,女人拖不起。”

陆斯安叹气,“是啊,所以她就离开我了。”

“不过才半年就提结婚,她要么特别喜欢你,已经认定你,要么就有别的心思,找接盘侠什么的,否则不会舍不得继续在你身上花时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