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二十四章 好邻居

第四百二十四章 好邻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3018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二十四章 好邻居

不过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生气的,一件很小的事情而已,他只是觉得姜芮书太龟毛,何况被姜芮书气了那么多次,他都有点习惯了。

看着照片,他脑海里浮现姜芮书的话,出去一趟总要留点纪念。

手指按住照片,点了保存。

一夜好眠。

第二天,他睡到自然醒,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眯着眼睛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六点零八分,时间还早。

他又闭上了眼,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叮咚一声响,手机屏幕亮起来。

是微信的声音。

群消息都设了不打扰,新消息会发出声音要是群@或单独@,要么就是个人信息,这么早应该没什么群消息,那就是个人信息了……

他迷迷糊糊想着,伸手在床头柜摸索,摸了一会儿终于摸到手机,费力地睁开眼皮瞥了眼,【范阿姨做了手撕鱼干,我挂你门口,就不进去打扰你了,记得出来拿,范阿姨出品,绝对精品哟^】

是姜芮书发来的信息。

姜芮书?

他一下子醒过来,揉揉眼睛,重新看了一遍,还真是姜芮书。

她大清早送了范阿姨做的手撕鱼干过来?

想着他看向窗户,随后翻身下床,走到窗前掀起帘子,远远看到大门外站着一个人,此时正把一个手提纸袋挂在门上的钩花上,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姜芮书。

正在这时,姜芮书若有所查抬起头,远远地看了过来,跟他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姜芮书微微一愣,随后露出笑容,朝他挥了挥手,然后指了指挂在门上的手提纸袋。

他低头打了两个字,转身下楼。

【稍等。】

姜芮书见他放下窗帘便准备走,谁知下一刻就收到他的信息,过了一会儿,远远看到别墅里走出来一个裹着睡袍的高大人影,一路朝她走过来。

很快,秦聿走到她面前,他头发有点乱,不过乱的还挺有型,看着有点呆萌,身上穿的是丝质睡袍,脚上蹬着一双拖鞋,显然刚睡醒。

“是不是吵到你了?”姜芮书问。

“没有,我平时也是这个点起床。”秦聿的目光落到手提袋上。

姜芮书解释道:“前天带回来的鱼比较多,范阿姨特地留了点出来做鱼干,今早刚烘好,不知道你吃没吃过,我早起顺便给你送点过来尝尝,没别的事。”

秦聿从里面打开门,姜芮书把手提纸袋从钩花上取下来递给他,“里面还有一包是给墨玉它们做的,没有加盐,可以就这么给它们吃,也可以碾碎了拌在饭里,特别香。刚才我拿出来大橘马上跑过来跟我撒娇,吃得头都抬不起来,我想墨玉它们应该也喜欢吃。”

秦聿看着手提纸袋,“太麻烦你和范阿姨了。”

“不啊,范阿姨就喜欢做这些好吃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猫,只要喜欢吃就是对她手艺的肯定,你回去看看墨玉它们喜不喜欢吃,喜欢吃的话我下次再让范阿姨做点。”

秦聿一时不知道她是不是想给墨玉吃,顺便才给他的,“今天家里有客人,就招待你进去了。”

姜芮书笑,“我还要赶去上班,改天再来墨玉它们。”

秦聿点点头,见姜芮书要走,忽然问道:“昨天范阿姨做了海鲜宴?”

这是在暗示她没叫他吃海鲜宴吗?姜芮书脸上的笑意更浓,“你家里不是来客人了吗?”

“我没别的意思,就随便问问。”

姜芮书见他表情冷淡,忍不住抿着唇笑,“嗯,我知道,你家里来客人了嘛,那你什么时候有空?给你补一顿海鲜宴。”

“不用,昨晚我和朋友也吃的海鲜宴。”

姜芮书点头,“那好,以后再请你。”又道,“我先回去了,回见。”

他看着她,“回见。”

回到别墅,陆斯安已经起了,见秦聿从外面拎着一个手提袋回来,打着呵欠问道:“你叫了外卖?”

“不是。”

“那是什么?”陆斯安说着凑过来看,就闻到一股让人流口水的焦香,伸手就从里面掏出一包牛皮纸,牛皮纸一打开,烘烤得金黄的手撕鱼便暴露出来,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陆斯安不争气地咽了下口水,掰了一块就送到嘴里,顿时眼睛一亮,又脆又香却没有半点鱼腥味,更妙的是还沾染着咸蛋黄的咸香,简直香得让人吞掉舌头!

咯嘣咯嘣咽下鱼干,他再次伸出爪子,被秦聿一把打掉,“刷牙了没?”

“刷了!”

秦聿呵呵,“你一张口,我这栋房子的空气都被污染了,好意思说刷了牙?”

陆斯安哈了口气,“没那么严重吧?虽然我昨晚没刷牙,但我没有口臭的毛病。”

秦聿不惯着他,“赶紧刷牙去,别在我面前口吐芬芳。”

陆斯安没办法只好转身上楼,“话说谁大清早给你送的鱼干?这是私人做的吧?”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秦聿把牛皮纸包起来,从手提纸袋里找到一包贴着小便签的牛皮纸,上面写着一行清隽有力的字:猫咪专用,禁止偷吃!

一看就是姜芮书的字迹。

幼稚。

陆斯安眼馋不已:“这手艺太好了,能不能请人给我做点?”

秦聿把猫咪专用那包拿出来,毫不犹豫拒绝:“恐怕不行。”

“为什么?”

“邻居看心情做的,不图什么人情。”

“你邻居送的?”也对,这么大清早,也只有邻居会上门送东西,“你邻居对你可真好,我怎么就没这种邻居呢?”

“你那个一梯一户的大平层,哪来的邻居?”

“我那一梯一户,你这还独门独栋呢!什么好邻居给你送东西?不会又是你的爱慕者吧?”

“你别胡言乱语,这是正常的礼尚往来。”

“我也有个这么好的邻居就好了,说起来咱们小时候的邻居是真好,现在住楼房里,住好久都不知道自己邻居是人是鬼。”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话说姜芮书也是你的邻居吧?你跟她关系怎么样?有没有经常见面?”

“你当我很闲?”

“就你傲气,你跟姜芮书住这么近,得天独厚的条件,跟她打好关系对你有很多好处。很多人不知道她的背景,她平时看起来也普普通通就是个寻常法官,但她家在这座城市实力雄厚,方方面面都说得上话,跟她家搭上线,我们的业务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秦聿睨他一眼,“说来说去你就是为了业务?”

陆斯安理直气壮道:“不然呢?我开律所的又不是善堂的,手底下还有帮不省心的人,你接案子随心所欲,萧然那动不动就出状况疗情伤,乔律师最近好些了,但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复发……一帮人都不替我着想,我不多想点法子,我们这个律所早就垮了!我只是叫你跟姜芮书打好关系,顺便搭上她爹的线,又不是叫你卖身,人姜法官正直得很,你送上门人家都不会要你。”

才怪。

姜芮书就是个女流氓。

他没说出口,因为他已经看透陆斯安说这么一番话,压根就不是想让他跟江芮书攀关系。这是在拐着弯儿跟他暗示,“有话你就直说,想让我接什么案子?”

“我这真心实意为你好,你跟姜芮书好歹是渊源深厚的师兄妹,现在又是邻居,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

“说人话。”

陆斯安把说到一半的话咽了回去,微笑道:“盛世集团那个重组的案子,你跟我去谈判呀!”

顿了顿,他的目光落到手提纸袋上,“鱼干分我一半。”

秦聿呵呵,“做梦!”

-

两个大男人都不是会下厨的主儿,于是各自开着车,在外面慢悠悠吃了早餐,这才前往律所。

他们刚进律所,一个女人跌跌撞撞闯进来,后面跟着慌张的前台,试图把她拦下来,但是女人的出现叫所有看到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因为她满脸鲜血,形容十分可怖, 胆小的女职员忍不住尖叫起来。

“律师!我要找律师!”女人癫狂地叫着,疯狂地搜索着四周,想找到一个可以给自己答案的人,被她那双血红的眼睛看到的人都忍不住耸然一惊,下意识缩了缩,怕她突然发疯冲上来伤人,要知道精神病人伤人不负法律责任。

“我要找律师!你们这里哪个律师最厉害?哪个律师最会打官司?”女人大叫。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秦聿。

女人发觉这一点,死死地盯着他:“你是律师?”

秦聿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她,镇定道:“你找律师有什么事?”

女人张大了眼睛,直接冲向秦聿,就在所有人以为她要攻击秦聿的时候,她扑通一声跪在了秦聿面前,声嘶力竭道:“律师救命!求求你!救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