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二十五章 拜托您了!

第四百二十五章 拜托您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4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二十五章 拜托您了!

“您先喝口茶。”陶霖给女人端了杯茶。

“谢谢。”女人虚弱道,此时她脸上的血已经擦干净,露出一张苍白瘦削的脸孔,三十出头模样,她迫不及待开口,但刚开口就忍不住咳嗽起来。

“你先冷静下来,慢慢说清楚来龙去脉。”秦聿劝道,“不管什么案子都要经过审判才判决,就算是杀人案也不会马上宣判,宣判后还能上诉。”

听到这番话,她终于不那么着急了,端起茶杯,抖着手抿了两口茶水,情绪终于平复了些许,再次开口。

她叫李美莹,在家里行二,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三姐妹一母同胞,母亲在生下妹妹后没多久因病去世,很快父亲另娶搬走,留下三姐妹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但是爷爷奶奶没什么收入,光是供她们吃喝就已经很吃力,如果不是学校知道她们家困难,减免了所有的费用,还免费提供午饭,她和大姐根本读不起书。

没两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家里断了经济来源,大姐决定辍学打工供两个妹妹读书,但是大姐这时候也才十五岁,打工也挣不到什么钱,苦苦支撑了三年,她不忍看大姐那么辛苦,跟着也辍学打工,那一年她十四岁。

年龄低,没学历,姐妹俩在外面吃尽了苦头,所以姐妹俩在心里发誓,她们读不了书,但一定要让小妹读上书,不能让小妹再走她们的路。

撑过了最苦的几年,家里的情况渐渐好起来,小妹也开始上学,而小妹也的确没有辜负她们的期望,成绩一直很好,特别争气地考上了重点大学。

就在姐妹三人觉得要苦尽甘来的时候,十几年都没出现的父亲突然找上门,说要卖掉老家的房子,这对姐妹三人不啻于晴天霹雳,老家这套房子是姐妹三人唯一的家,卖掉了她们就没有家了。

但这套房子偏偏就落在父亲名下,父亲要卖掉房子谁也阻止不了。家里的亲戚都劝父亲不要太绝情,这些年一分钱不给三个孩子,再卖房子是要赶尽杀绝。但父亲一意孤行非要卖掉,因为他这两年做生意亏了不少钱,他年纪越来越大,跟继妻的两个孩子还在上学,压力很大,加上年纪越来越大,这样那样的病找上门,每个月都要吃药,就打起了老房子的主意。

三姐妹各种求,但都打动不了父亲,反倒是一次争执中大姐把父亲推倒,导致父亲骨折住院,父亲大怒之下报警,还要追求大姐的法律责任。大姐被刑事拘留,让她和小妹都焦急不已,小妹请假从学校回来跑到医院求父亲,但父亲根本不给面子,小妹在他面前跪了半天都无动于衷。

随后,这事不知道被谁发到了网上,父亲发觉别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很快知道了这件事后,顿时勃然大怒,直接让小妹滚,一口咬定了绝对不会原谅大姐,他不但要卖房子,还要让大姐坐牢。

小妹受不了,跟父亲发生剧烈冲突,扭打中用水果刀扎进父亲的胸口,等小妹回过神来,父亲已经没了气息。

小妹被当场抓获,而父亲抢救无效死亡。

李美莹脸上的血都是磕头磕出来的,她跪在继母面前,希望继母出具谅解书,小妹扎死了父亲,如果有家属谅解书可以轻判。但是事与愿违,继母能怂恿他们父亲卖掉姐妹三人的房子,自然不会出具谅解书,不但拒绝,还要求严惩,索要巨额赔偿。

杀父不论是人伦上还是法律上都是极其恶劣的罪行,在类似案件中不乏酌情重判的判决,杀人偿命——小妹很可能会死刑。

所以她喊救命,是真的祈求律师能救小妹的命。

听完李美莹的陈述,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秦律师,你要什么都行,不管你要多少钱,只要能救小妹,一百万、五百万、一千万……只要你能救小妹,我一辈子当牛做马都一定会给你!只要你能救我小妹……”李美莹血红的眼睛里尽是深深的哀求,她这辈子都没跟律师打过交道,但是只要能救小妹,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秦聿垂眸看着她,声音平静,“我要见过李美萱才能知道做什么辩护。”

李美莹嘴唇抖了抖,闻言便知道不管最后什么结果,小妹都没办法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没事儿,过了一会儿,沙哑道:“能救她的命吗?”

“如果可以,我会竭尽所能。”

李美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那么,拜托您了!请您务必——至少让她有活下去的机会。”

送走李美莹,秦聿通知陶霖预约一下看守所与当事人见面,收拾好东西起身就走。

“秦律师!”赵思雨突然出现追上来,“我想跟这个案子。”

秦聿瞥了她一眼,“理由?”

赵思雨深吸了口气,坚定道:“我想帮助她们。”

秦聿推开门,继续往前走,“如果是这个理由,不行。”

赵思雨哽了一下,很快又想了一个理由,“你在刑辩上经验丰富,我想跟在你身边学习。”

“不行。”

“我给你打下手。”

“你不给我添麻烦就不错。”

“那原本是你带我的,你是我师父,我就应该跟你一起办案。”

“律所不止我一个人带你。”

“那,那我想看你辩无罪的风采。”赵思雨拍起彩虹屁。

“现在不能确定辩护方案。”

“我……”赵思雨词穷,见他无动于衷,心一横,闭着眼睛喊道:“我穷!想挣钱!”

“不行。”

眼看秦聿越走越远,赵思雨心急如焚,不知道到底怎样才能到打动他,脱口而出:“我想履行律师的职责!维护法律的尊严!为国家法制建设做贡献!”

砰一声,秦聿上车关门,车子发动起来。

赵思雨颓丧地垂下脑袋,到底要怎样才能打动秦律师啊……

正想着,却见宾利缓缓停在了她面前,车窗缓缓降下,秦聿语气冷淡示意她,“上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