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二十六章 会见

第四百二十六章 会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64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二十六章 会见

没想到峰回路转,赵思雨惊喜地露出笑容,连忙上车,生怕晚了一秒他就会反悔。

想到秦聿被打动的理由,她忽然发觉自己以前对他有太多误解,原来秦律师是那么高尚的人啊!

下一刻,她就听到秦聿嫌恶说:“真虚伪。”

赵思雨:“……”

赵思雨嘴角抽抽:“那你为什么答应带我?”

秦聿打着方向盘,“叫你明白,律师的使命不是拯救灵魂,而是拯救生命。①”

“所以不管委托人好坏,都是律师拯救的对象?”

“在法律里,好人犯罪可以赦免?”

“不可以。”

“那你分什么好人坏人?”

赵思雨无言。

过了一会儿,她轻声道:“是,我知道了。”

秦聿瞥了她一眼,没再说话,踩下油门加快车速向看守所驶去。

今天运气不错,递交了证件后,看守所方面很快就安排了会见。赵思雨还是第一次来看守所,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不停地在心里设想一会儿见到李美萱的情形。

但是两人到了会见室,等了许久没见人来,赵思雨忍不住嘀咕,“怎么回事呀?人还不赖?”

秦聿脸色沉静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对面,眉心轻轻一拧,这情况的确不正常。

就在他想询问看守所方的时候,突然有个狱警跑进来告诉他们“李美萱来不了了。”

“为什么?”秦聿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往往是当事人不愿意配合,或者当事人不符合会见情况,他不想错过今天的见面机会,因为不是每次来看守所都能见到当事人,看守所给予的会面时间也不长,耽搁一次能见面的机会就少一次,对案情就多一分不利。

“她刚刚自杀,现在已经被送到医院。”

赵思雨震惊地捂住嘴,“怎么会……”

怎么不会?从天之骄女沦为阶下囚,尤其是她杀的是自己的父亲,而她好不容易考上一个好大学,不久的将来就能实现和两个姐姐多年的夙愿,现在前途尽毁,也彻底辜负了两个姐姐的心血和期望,心里奔溃就容易做出极端之事。当然,也可能李美萱想通过自杀来逃避牢狱之灾,谋取保外就医之类,就是不知道李美萱到底属于哪种情况。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这都是麻烦。

“李美萱怎么自杀的?”秦聿直接问。

“她咬破了自己的手腕,幸亏刚才准备带她过来的同事发现她不对劲,连忙叫了救护车。”

赵思雨倒吸一口冷气,咬破自己的手腕,听着就痛,李美萱怎么下得了手?

“情况严重吗?”秦聿又问。

狱警摇头,“这个不清楚。”

离开看守所,赵思雨问道:“秦律师,现在怎么办?”

秦聿拉开车门,“去医院看看。”

两人赶到医院得知,李美萱意图趁医生不注意从窗户跳下,情绪十分极端,医生迫不得已给她打了镇定,现在没法会见。

秦聿只能打道回府,却在医院门口遇到了李美莹,她一把抓住秦聿,“美萱怎么样?她没事吧?”

“救过来了,情况不严重。”

李美莹闻言就要往住院部冲,秦聿拦住她,“侦查阶段家属不能探望。”

李美莹担心得慌张不已,“可是她……”

“刚给她打了镇定,有医生护士看着,警察24小时守在她身边,她不会有事,明天我会过来见她。”

李美莹张张嘴,看着秦聿,慢慢地肩膀塌下去,捂住脸,不停地抖动。

第二天秦聿再来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她醒了,却一直不言不语也不吃不喝,警察劝了好久都没用。

秦聿的皮鞋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响,一步步的,在病房里格外清晰,他走到病床前,居高临下看着李美萱。

她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白得吓人。露出的半截手臂上,手腕缠着纱布,纤细的手臂白里泛青,可以明显看到青色的血管,清瘦得过分。

她是那种一看就是乖乖女的长相,现实里她也一直是个乖乖女,知道姐姐们为自己牺牲太多,拼命努力读书,从小没闯过祸,谁也没想到她第一次闯祸就把自己的亲生父亲杀了。

秦聿垂眸看着她,缓缓开口:“我是你姐李美莹给你请的律师,姓秦,你可以叫我秦律师。”

李美萱没有分毫动静,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赵思雨不由看秦聿,她是不是睡着了?

“昨天你二姐跪在我面前,求我救你的命,她来到律所的时候满脸是血,像个疯子。”秦聿看着李美萱,继续说道:“那是她磕头磕的,她跪在你们继母面前,求继母出具谅解书,争取让你宽大处理。”

李美萱眼球动了动。

“你大姐也需要你们继母谅解书才能出来,否则就算你父亲已经身亡,她依旧会被追究法律责任,照她的情况来看大概是三年以下。如果你死了,你大姐坐牢,你二姐一个人在外面大概活不下去,到时候你二姐死了,你大姐估计也活不下去,不过到时候你们一家人可以整整齐齐。”

李美萱一下子睁开眼睛,眼睛血红地盯着他。

秦聿居高临下看着她,语气冷漠:“想明白了吗?”

李美萱撇开脸,一脸死寂。

“如果你心里还打着寻死逃避责任的念头,这跟我无关,不过你浪费的不是我的时间,我来这里跟你见面是收钱的,来一次收一次,辩护另行收费,如果你不想你二姐花太多钱,最好配合我。”秦聿抬手看了下腕表,“时间不多,现在已经过去六分钟。”

李美萱嘴角抖了抖,大概是没跟律师打过交道,不知道律师这么势利,还是就这个律师如此。她不由转回视线看向秦聿,声音沙哑:“……有什么用?”

“你二姐让我救你的命。”

李美萱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二姐!”

她完全不敢想象从来不求人的二姐为了求那个女人竟然磕头跪求,也不敢去想二姐知道自己出事后要多担心和恐惧。还有求律师救命的时候如此卑微……

越是这样她越不敢面对大姐和二姐,她们吃尽了苦头,把最好的一切给了她,可她把一切都毁了……

过了一会儿,她的情绪稍微平复下来,低声道:“我在看守所里听其他犯人说,我这样的要不是死刑就是死缓。”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是这样。”秦聿如实告诉她,“最终结果要看检方、死者家属、法官以及你自己表现和我的辩护等多方的因素影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