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二十八章 金字招牌

第四百二十八章 金字招牌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二十八章 金字招牌

“案子棘手?”陆斯安突然出现在门外,手里端着一盘舒芙蕾,要多悠闲有多悠闲。

秦聿瞥了他一眼,“你怎么整天游手好闲?”

“现在是下午茶时间,虽然你们背地里叫我黄世仁,但我可不是要马跑不给马吃草的老板。”陆老板说着伸了伸盘子,“要不要尝尝?这家舒芙蕾很赞,我让助理排了半小时队才买到的。”

秦聿想也没想就拒绝,“不吃,过多糖分摄取致人衰老。”

陆斯安啧啧,“看来心情也不好。”

“有事说事,没事别在这儿哔哔。”

“听说你接了个很惨的案子?”

秦聿抬起头看他,“听谁说?”

“你别那种怀疑的眼神看我,陶霖的嘴跟蚌壳似的,连我这个老板都不搭理的,这不是那天有个当事人满脸血跑到律师来喊救命吗?这要不是窦娥含冤,就是人间惨剧。”陆斯安分析得头头是道,“是不是死刑案啊?”

“差不多。”秦聿随口提了句,“杀父。”

陆斯安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嫌疑人的辩护律师?”

“嗯。”

陆斯安看着他,从他脸上瞧不出什么端倪,只能道:“知道我为什么不爱做刑辩吗?”

秦聿早就看穿了他,“非诉更挣钱。”

“Nonono。”陆斯安摇头,“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主要是刑辩太考验良心了。”

秦聿嗤笑,“你还有良心?”

“别的案子不敢说,刑辩但凡有一点良心都会被拷问,尽力吧,人家受害者恨死你,不尽力吧,枉费律师,还是做不考验良心的案子比较舒服,来钱也快。”陆斯安竖起大拇指,“除了脸,这是我唯一服你的地方。”

“说完了?”秦聿不耐烦跟他啰嗦,“说完就走,别打扰我干活。”

“行行行,不打扰你。”陆斯安不敢招惹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他会喷毒液,转身就走,但刚转过身他又回过头来,“别太为难自己,律师是人不是神,输一次也不要紧,反正我是老板,就算你破了处……啊不,破了不败记录,也不会炒了你。”

秦聿看着他,嘴唇张合了一下,忽然一声冷笑,“谁告诉你我会输?”

陆斯安耸耸肩,“那更好,继续保持你的不败纪录,给我们大安当金字招牌。”

秦聿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不耐烦挥手,“滚。”

圆润滚走之前,陆斯安挖了一口舒芙蕾塞进嘴里,最后说了一句:“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甜食真的有意外效果。”

秦聿没理他。

他心情说不上不好,只是被李美莹提出那个案子,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后来的事,他从来没有亏心过,但后来那些事……真是非常不好的记忆。

他看了下时间,这个点赶不及去检察院阅卷,干脆收拾了东西回家。

这时候还没到下班高峰期,路上仍是车水马龙,加上下了点小雨,已经有些许堵车的迹象。这几天温度骤然下降,原本已经换上淡薄春衫的人们又纷纷穿回了厚实的外套,听姜芮书说清明节前气温都不大稳定,S市的三四月能让人一周之内感受到春夏秋冬。

秦聿上班穿的是西装,律所暖气充足,他只穿了一件衬衫,车里又开了暖气,并没有感受到这股倒春寒。

前面路口的红绿灯开始跳转,他放慢车速,在红灯亮起的那一刻缓缓停了下来,在等待的时候忽然看到路边有一家甜品店,陆斯安刚才吃的似乎就是这家的舒芙蕾……

绿灯亮起,他打着方向盘,在前面的路口转了个弯,停在了甜品店前。

“欢迎观临。”随着叮铃铃的铃声,玻璃门由外向内推开,服务生礼貌地向进门的客人打招呼,等看到人之后,顿时眼睛一亮,一个圆脸的年轻女孩微笑着问道:“先生您想要点什么?”

秦聿站在玻璃柜前,垂眸看着橱柜里的展示品,“你们这里是不是有舒芙蕾?”

“是的,我们家的舒芙蕾口碑很好哦!有好几种口味,先生您想要什么口味的?”服务生示意他看菜单。

秦聿一下子被问住了,他还真不知道……

他想起上次吃过的舒芙蕾,香甜浓郁的奶香,似乎没有多余的味道,但甜而不腻,让人很是回味。

服务生见他犹豫,提议道:“男士的话,我们这里抹茶和提拉米苏的都卖得不错。”

“每样都要一份。”秦聿不是多爱纠结的人,不知道哪种更合口味,干脆都买了试试。

“您是一个人吃还是几个人吃?”服务生解释道,“您一个人的话,建议您先不要买这么多,舒芙蕾要趁热吃才好吃。”

“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啊?买这么多甜品是给女朋友的吧?服务生心中感叹,果然优质男都不缺女朋友,脸上微笑道:“好的,您是在这里吃还是打包?”

“打包。”

“好的。”服务生微笑着建议,“下次如果您再来,建议您食堂哦,食堂口感更好。”

秦聿礼貌地微微颔首,随后又看到有招牌奶茶,又点了奶茶。

服务生见他点了两杯奶茶,心道果然是有女朋友的哇!也不知道他女朋友长什么样,肯定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欢迎下次光临。”

回到车上,他摸出手机,翻到大橘猫头像,发了条信息过去。

姜芮书刚开完一个庭回来,这个庭审的证人方言口音很重,她这个纯纯的S市土著都听得很吃力,刘一丹这个城里长大的孩子更是一脸茫然,一场庭审下来搞得所有人心力交瘁,真是不想再来第二次。

【你今天什么时候下班?】

秦聿的微信信息突然跳出来。

嗯?姜芮书眼睛一亮,他什么意思?难道想约她?

她看了下时间,快下班了,没有别的事,简直天时地利人和。

【准点下班,有事?】

姜芮书捧着脸,满心期待地盯着手机,过了几秒,叮咚一声,她张大眼睛,就看到两个字跳出来。

【没有。】

姜芮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