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二十九章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第四百二十九章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二十九章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姜芮书很想把手伸进手机,通过手机揪住他,问问他怎么回事?撩完就跑?

不过,山不就我,我来就山。姜芮书反手就问:【那你晚上有空吗?】

秦聿的消息回复很快。【有,但不想出门。】

姜芮书:“……”

所以他到底什么意思?!

姜芮书磨了磨牙,最终还是没发消息问他为什么给自己微信。

且等以后,等他落在自己手上,再报今日之仇!

带着点小郁闷,姜芮书准点下班回家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范阿姨正在捣鼓晚饭,在厨房里乒乒乓乓的没听到她回来的动静。

姜芮书把外套往沙发上一扔,习惯性地到处找姜大橘,忽然看到桌上摆着两个精致的纸袋,走近一瞧,是一家网红甜品店舒芙蕾。

“范阿姨,你今天出去买舒芙蕾了?”她一边朝厨房喊话一边开了一盒舒芙蕾。

咦,还有奶茶?

范阿姨不是说外头的奶茶不干净,含糖量太高,对身体不好,想喝奶茶的话他自己做,绝对不比外面的差。

范阿姨听到她的声音从厨房转出来,见她一口舒芙蕾一口奶茶,笑道:“可不是我买的。”

“哎?”姜芮书惊讶,“难道我爸回来了?也不对啊!我爸不买这种东西,总不能是他秘书送来的吧?又不是小孩子了,还买这种东西给我吃。”

这事还是有前科的,那会儿她都大学毕业了,她爸还叫秘书给她买蛋糕当零食吃,也不知道是还把她当小孩,还是印象停留在她还小的时候,总以为小孩爱吃蛋糕甜品。

想起来,心里有点酸涩。

范阿姨还是笑,“吃是买给你吃的,但不是你爸爸,也不是秘书。”

“那是谁呀?”姜芮书一边吃一边猜,“难道家里来了客人?你的朋友吗?”说起来她还没见过范阿姨把朋友带回家,不过倒是知道范阿姨在管家这一行朋友倒是不少,一年到头总要聚那么一两回。

范阿姨笑着摇头,继续卖关子:“家里是来了人,但不是我朋友。”

姜芮书又想了想,想到一个可能,一下子觉得这蛋糕都不甜了,“难道是以前来我家的那位张女士?”

范阿姨轻笑,“哪能啊?上次被你那么说了之后,可不敢再跟你培养感情。”

姜芮书笑了笑,“那到底是谁?您别卖关子了”她又挖了一口,声音有些含糊,“早听说这家店的舒芙蕾好吃,嗯……味道的确不错,口感轻盈,甜而不腻,不过还是跟范阿姨你做的差了那么一丢丢。”

范阿姨被她的彩虹屁拍得乐不可支,咯咯笑道:“你再猜猜。”

“还能有谁呀?邻居?”

“差不多了,再猜猜。”

真是邻居?姜芮书想了想范阿姨平时经常往来的人,“隔壁的刘阿姨还是湖边那家的赵女士?”

范阿姨摇头。

又不对。姜芮书看了看桌上的舒芙蕾,一共六盒,奶茶两杯,明显是给两个人吃的。

突然,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抬头看着范阿姨,挤眉弄眼,“诶!春天来了,范阿姨是不是也遇到了自己的春天?”

范阿姨听了这话笑的前俯后仰,“哎呦!芮书你要笑死我呀!”

“还是没对啊?那我真想不出是谁了。”姜芮书叹气表示放弃。

范阿姨试了试眼角笑出的泪,“是有人的春天来了,但不是我的是你的,这是甜点啊,是秦先生送来给你的。”

“哎?”姜芮书愣住,竟然是秦聿!他可不像是会干这种事的人,而且为什么送她舒芙蕾啊?

不过……

他刚才问自己什么时候下班?就是为了这事吗?

她把最后一口舒芙蕾塞进嘴里,忽然觉得这舒芙蕾还挺甜的,能从嘴里甜到了心里……

有点小开心呢。

“你和秦先生这是处上了?”范阿姨冲她使眼神。

姜芮书摇了摇头,“没呢,就是礼尚往来,你看他点了两杯奶茶,一杯给我另一杯肯定是给你的,前两天给他送鱼干儿的回礼吧。”

秦聿不可能无缘无故送东西过来,想来就是为了回礼特地有了这么一回,也真是难得,因为至少不是带回什么酒啊礼品啊之类的,虽然没那些值钱,但礼轻情意重。

“你说没有就没有吧。”她不想说,范阿姨没有追问下去,一边朝厨房走去一边嘀咕,“改天我再给大橘研究两个食谱,要是大橘爱吃的话就给墨玉送去,说到底墨玉给咱们家大橘生了孩子,咱家不用给抚养费也不能对孩子和孩子妈置之不理……”

姜芮书喝着奶茶噗噗直笑,范阿姨您可真逗。

吃过饭,姜芮书把姜大橘抱过来,笑眯眯问道:“大橘,你想不想出去遛弯?一定很想是不是?走,带你遛弯去。”

二话不说给姜大橘套上牵引绳。

因为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很湿,花草树木叶尖儿上坠着雨珠,姜大橘刚踩上湿漉漉的草坪就忍不住想往回走,奈何平时柔情蜜意的铲屎官此刻变得一点都不善解猫意,非要拽着它往外走,对它的抗拒视若无睹。

不知道猫很讨厌水吗?可恶的铲屎官!

极度不满的姜大橘哇啦哇啦的叫起来。

姜芮书觉得大橘在骂他,见他一脸不高兴,终于大发慈悲把他抱起来,“好啦好啦!别骂啦!骂我也不会带你回去,今天就帮帮忙,回去我让范阿姨给你做新猫饭吃。”

“喵嗷!”姜大橘不开心地叫了一声,它感觉自己jiojio湿了一点都不舒服。

“养猫千日用在一时,我能不能见到你孩子的外公,以后你一家子能不能整整齐齐今天就看你的了——大橘!你可要以大橘为重啊!”

“喵?”

姜芮书撸了一下它的猫头,“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听到门铃的时候,秦聿刚洗完澡,在可视对讲机里看到姜芮书的脸,他眉心微微一蹙,“有事?”

姜芮书举起姜大橘的爪子挥了挥,“溜猫路过。”

秦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