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三十章 变个魔术

第四百三十章 变个魔术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13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三十章 变个魔术

“这种天气溜猫?”看着她怀里两只爪爪都湿了的姜大橘,秦聿一点也不留情的戳穿她。

姜芮书给姜大橘擦干了爪子,这才把它放下来,姜大橘一落地就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好奇地打量着四周,颇为熟稔地喵了声,似乎在跟谁打招呼。

秦聿垂眸看着走位风骚的大肥猫,心道真是宠肖其主。

姜芮书笑了笑,缓缓道:“舒芙蕾很好吃,谢谢。”

秦聿解释道:“上次的鱼干墨玉挺喜欢吃的。”

“喜欢就好,回头范阿姨再做的时候我再送点过来。”见他要开口,姜芮书接着说,“你也不用推辞,我是给墨玉的,只是一点不值当的小东西而已。”

秦聿想到她经常来看墨玉,就当是给墨玉的见面礼吧,点了点头。

“最近忙吗?”姜芮书很自然地问道。

“还好。”

“接了什么案子?”

“一个刑事案。”

“不好办?”

“倒没有,只是这个案子没有赢家。”李父被杀,他的孩子失去父亲,妻子失去丈夫,李美萱背上人命,大好前途彻底毁掉,李美玉被刑拘,李美莹家破人亡,没有一个赢家。

虽然早已对各种悲剧惨剧有了免疫力,但这种案子办起来总是叫人心情不是那么愉悦。

姜芮书道:“刑案从来就没有赢家,纵然受害者胜诉,伤害也无法抹掉。”

秦聿看着她,“原来你对法律审判这么消极?”

“就事论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审判没有用,审判可以震慑,减少犯罪,让这个社会更秩序,人们生活更自由,让受害者得到保护和补偿,让侵害者停止侵害,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让人们对正义始终留有期待和向往。”

“你知道你说这些话的语气像什么吗?”秦聿眼里都是嫌弃。

姜芮书一脸虚心请教的表情,“像什么?”

“官样文章。”满口的强调,瞬间跟坐在法庭上。

姜芮书笑出声来,“抱歉,有点职业病,不过你说我官样文章我可不认同,我正经说话就是这样,当事人也需要我这样的语气让他们感觉审判的权威性。当然如果你想让我切换一下模式也可以……”

秦聿果断道:“不用。”

姜芮书轻轻一笑,又问:“那你这段时间会比较忙?”

“有事?”

“就是想你要是有空的话再一起出去玩。”

秦聿想起海钓的那两天,姜芮书的确是个会玩的,但是……他下意识觉得应该跟姜芮书保持点距离,但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她:“你不忙?”

姜芮书坦然道:“现在只是工作日忙,周末没什么事。”

“你以前周末怎么过的?”

“以前?”姜芮书想了想,“周末就逛逛街,看看书,泡健身房或者户外运动,骑行什么的。如果你这周末有空的话,我们可以去爬山,凤山的桃花已经开了,挺漂亮的,山上还有个庙听说很灵,你可以拜拜。”

秦聿就不懂了:“……为什么是我拜拜?”

“我是公职人员。”

“……”

姜芮书笑,“其实我觉得你运气不大好。”

秦聿眉心跳了跳,“我什么时候运气不好了?”

“你每次过路口总会遇到红灯。”

秦聿:“……”他还真有这个毛病,红绿灯的时候总是会遇到红灯,陆斯安就嘲笑过他有墨菲定律debuff,总是遇到坏的结果。“也不是每次,开车遇到红绿灯不是很正常?”

“十次有七八次,上周去Y市你就遇到了八次红灯,有次本来不会遇到红灯的,你看前面车多临时改道,结果前面的车停下没动,硬生生等到快跳红灯才开走。”

秦聿额角青筋鼓动,“你数这么清楚干什么?”

“实在是你红灯太多次,想不印象深刻都难。”姜芮书笑吟吟看着他,“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像我在某些方面一直没有好运气,但到了某个时间就会突然好运,所以你可能是在攒人品,等着某件好事来临。”

“公职人员信这些?”

“实践出真知。”

秦聿觉得她已经开启了另一个模式——瞎扯淡。

姜芮书就是过来坐坐,看看秦律师美好的脸孔,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现在人看了,存在感刷够了,过犹不及,可以回家了。

不过走之前她还要去看看墨玉,来了个全套马杀鸡,撸得墨玉摊成一块饼,很好的证明了猫是液体的事实。

秦聿简直没眼看。

“对了。”姜芮书走到门口停下,转身看着他,笑吟吟道,“给你变个魔术。”

他眉心一蹙,“什么魔术?”

姜芮书把牵引绳塞进他手里,“你站着别动。”

他一脸莫名,随后就见她空着双手,忽然一爪子伸过来,“哎呀,没抓住。”

“跑这里来了!”

“又跑了!”

“在这里!”

“啊,又跑了!”

她好像要在他身边抓什么,好几次差点摸到他的脸和胸,偏偏又没碰到,叫他浑身不自在。

就在他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他感觉耳边一道风袭来,姜芮书的手似乎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耳垂,惊喜道:“抓到了!”

她右手紧握着收回去,“猜猜……”

“又怎么了?”她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一双眼睛愣愣地看着他,看得他满心莫名,还有点不好的预感。

姜芮书似乎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慢慢凑过来,一直近得可以看到彼此眼中的倒影,呼吸扑到对方脸上。

“你……”

“别动!”她猛地拽住他,不让他后退,并且还在靠近。

他明明没有被禁锢,却感觉自己动弹不了,瞳仁不自觉地放大,看着她越来越近,只差一点点就要……

姜芮书忽然抬手在他眼角点了一下,“眼屎。”

他整个人一僵,随后就见她用指甲一弹,“好了。”

秦聿:“……”

他再不知道自己被戏弄就反应太迟钝了,脸色由白转青,怒气值直线上升。

“不用谢,没事我先走了,回见。”姜芮书麻溜掰开他的手抢走牵引绳,抱起姜大橘就跑。

“姜——芮——书——”

咆哮声响彻整栋楼,奈何姜芮书逃跑姿势太溜,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秦聿咬牙切齿,气得脸色铁青,恨不得拿个什么东西扔过去。

随后他就感觉掌心有异样,摊开一看,发现自己手心不知何时被塞了个东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