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三十三章 因为出钱

第四百三十三章 因为出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5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三十三章 因为出钱

“她会放弃?”吴蓓玉语气讽刺,一脸看穿他把戏的表情,那天李美莹求她的时候,她就知道就算极尽羞辱,李美莹还是不会放弃。

“除了李美萱,李美莹还有一个姐姐需要照顾,八十万纵然她有心也无力,到时候她只能放弃李美萱,李美萱恐怕也会要求李美莹放弃自己。”

到时候李美萱没钱赔,法院也只能中止执行赔偿。

但吴蓓玉不为所动,冷声道:“那又怎样?李美萱杀了我老公,她就该去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你两个儿子还在上学。”

秦聿这句话说出来,吴蓓玉的脸色马上有了波动。

秦聿继续道:“他们尚未成年,现在只能依靠你这个母亲,学费、生活费每一样都是钱,而且是双倍。你多年没有工作,恕我直言,恐怕很难抚养两个未成年的儿子。”

吴蓓玉冷冷看着他,“所以?”

“和解对你是最有利的,作为和解条件,你出具谅解书。”

吴蓓玉沉默了片刻,突然冷笑一声,站起了身,居高临下看着秦聿,“既然李美莹能搞到四十万,我会向法官说明这一点,到时候李美莹敢不帮李美萱赔钱,那就是见死不救!故意赖账!她们三姐妹就等着臭大街家破人亡吧!”

说罢她转身就走。

秦聿双手交握靠着沙发,看着吴蓓玉推开咖啡馆的门,在清脆的风铃声中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就是想逼死我们!”得知吴蓓玉的态度,李美莹气得眼睛发红,咬牙切齿道。

秦聿深以为然,吴蓓玉拒绝不是不想要钱,而是既要钱又要置人于死地。

作为死者家属来说,这种心里其实挺能理解的,但是对于另一方当事人家属来说,却是难以接受的结果。但现在,吴蓓玉作为死者家属,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李美萱就是得负这个责任,再多的矛盾也淡化不了杀人的事实。

此后,秦聿又来找了吴蓓玉两次,但吴蓓玉连见都不见,态度坚决不想和解。

李美萱的案子很快进入审查起诉阶段,进入这个阶段,秦聿的权利增大了许多,可以到检察院查阅相关文书,调查证据,最终确定辩护方案,提出罪轻的辩护意见。但给他的时间不多,因为事实清楚,检方很快提起公诉。

开庭前,秦聿又找了一次吴蓓玉,仍然被拒绝。

“她还是没答应?”

李美萱的伤已经愈合,早些时候已经从医院回到看守所,此后没有再出现过极端行为,这时她说话的时候也可以看出精神状态稳定,只是越发消瘦,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几乎快变成纸片人。

坐在空寂的会见室里,听秦聿说吴蓓玉拒绝出具谅解书,她对这个结果没有感到意外。

秦聿点头。

李美萱知道吴蓓玉有多恨自己,之前因为房子的事闹得不可开交,吴蓓玉和父亲的名声变得很差,亲戚朋友都指责他们做得太绝,吴蓓玉落了很大的面子,而这么多年父亲不管她们三姐妹死活,未必没有吴蓓玉的功劳。

“她拒绝也好,四十万肯定是二姐求了很多人才凑够的,如果到时候结果不好,免得二姐被我拖累。”在看守所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心里对死刑仍是很害怕,但是害怕没有用,该来的还是会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添乱,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她一定不要成为姐姐们的拖累。

秦聿道:“谅解书是轻判的一种条件,不是必须条件,最终判决要看庭审情况,吴蓓玉拒绝和解从另一方面的确未必不利,但不是你认为的拖累问题——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你的庭审表现也很重要。”

李美萱点头,迟疑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低下头轻声问:“秦律师,你觉得我错了吗?”

“当然。”

李美萱愕然抬头。

“但凡犯罪,没有正确的。”秦聿语气淡漠,“不管是有心无心,蓄意还是被逼,犯罪就是犯罪。”

李美萱咬了咬唇,“那你为什么会这样帮我?”

秦聿靠着椅子,“因为你姐出钱请我。”

李美萱没想到他如此直白,“只是这样吗?”

“如果你想在杀害你父亲这件事上找自我解脱的理由,我不建议你去想,那是逃避,如果你想不通——不如等到判决,听法官如何评判你的行为。”

“法官的判决都会很准确吗?”

“不一定,法官判决受多方因素影响,但律师会让法官作出判决前考虑得更清楚。”

李美萱隐约有点明白秦聿的意思,他不是为了同情也不是为了正义帮助她,就事论事而已……

她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最后问道:“秦律师,你有多大的把握?”

秦聿一眼就看出了她平静表面下的忐忑和紧张,隐约还有一丝恐惧,因为不久的庭审将直接决定她后半生的命运。

她需要保证来鼓舞信心。

“我唯一能保证的是,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助你,用尽所有能用的办法为你争取,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放弃。”秦聿看着她,“希望你也一样,在未确定前不要放弃。”

李美萱愣住,看着神情平静到有点淡漠的秦聿,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反而慢慢安稳下来。

竭尽所能直到最后一刻……

她回过神来,缓缓起身,“那么,后面就拜托你了,秦律师。”

她向秦聿深深鞠了一躬,同时,也把未来的命运交到了他手上。

两天后,李美萱杀父案在C区法院开庭。

杀父案在本地引起了不少震动,开庭这天旁听席坐满,李美莹作为被告人家属、吴蓓玉作为被害人家属分别坐在旁听席两端。

主审法官是任法官,与另外两名刑庭法官组成合议庭,检方派来的公诉人是位年纪比较大,快要退休的检察官。

迎上对方暗藏精光的眼睛,秦聿预感这位公诉人可能会对李美萱不大友好。

“全体起立!”到了开庭时间,书记员喊道。

合议庭成员陆续入庭,任法官环视了一圈法庭,法槌落下,“现在开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