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三十六章 hard模式

第四百三十六章 hard模式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86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三十六章 hard模式

“直说无妨,不会怪你。”

李美萱低着头,双手不自觉地绞在一起,“我担心承认了就会变成有动机,其实我原本没想那么说的,只是公诉人让我……我脑子乱乱的,我就下意识不想承认……”

秦聿点头,“他的确有意逼你,把你带进他的思维。”

“这样吗……”李美萱以前总觉得检察官帮被害人讨公道很让人敬佩,可是到了自己身上才发现是那么的可怕,对方仿佛要想尽办法给她定罪,要她的命去赎罪……

“可是我表现很糟糕,一切都搞砸了……”她捂住脸,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愧疚和罪恶感,还有更深的惶恐,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面对上庭,可是真的到了法庭上,真正意识到这是在为自己的命做博弈,她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

“我跟你说过,在法庭上不要撒谎,有一说一,就算是对你不利的回答也不能编造。”

“可是这不会对我不利吗?”

“这个案件中本来就有诸多对你不利的问题,这是无法否认的,如果没有不利,你就是无罪了。”

李美萱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秦聿的意思,她要争取的不是无罪,有些不利的事是无法回避的。但想明白这一点,她就越发后悔,“对不起……我当时脑子都乱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下次开庭好好表现就行。”秦聿一字一句道,“你只要百分百地还原事实,不要添油加醋,也不能让公诉人添油加醋,至于不利回答产生的不利影响,这是我去应对的事。”

李美萱对上他平静的黑眸,心中稍安,但还是有点担心,“那这次会不会影响法官对我的看法?”

“影响会有一点,但是无妨,下次实话实说就行,法官不认可可以辩——记住,如果公诉人再试图带偏你,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慢一点回答,想清楚再回答,甚至可以直接告诉法官对方扰乱你的正常思维。”

“可以这样吗?”李美萱对此毫无经验,以前心里对检察官充满了敬畏,现在更是有点害怕。

“可以,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表现真实,法官不会怪你。”

李美萱见他说得肯定,心中安稳下来,握紧双拳,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我知道了。”

-

“今天开庭不顺利?”秦聿刚回律所,陆斯安就跟闻着味儿的猫凑过来,瞅了眼他的表情,心里就有了猜测。

“遇到一个找麻烦的公诉人。”

陆斯安一听就笑了,“哪个公诉人不找你麻烦?京城那一片的公诉人恨你恨得牙痒痒,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套你麻袋。”

秦聿没接话,反问道:“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你家里人跟我问你的情况。”

秦聿顿了一下,抬头看他,“干吗问你?”

陆斯安耸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就是想侧面了解一下你在S市的状况,怕你报喜不报忧吧。”

“你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说你现在是S市身价最高的律师,客户云集,追求者如密,可惜你郎心似铁,眼里只有工作,每天只知道忙忙忙,连我这个老伙计都爱答不理。”

秦聿白了他一眼,没理他胡说八道,“检察院那边你熟不熟?”

“熟啊,你想问谁?”陆老板表示自己的人脉很广,在S市就是地头蛇般的存在。

“李广振认不认识?”

陆斯安马上明白过来,“你今天就遇到他了?”

秦聿嗯了声。

“他的确不太好搞,一个快退休的老头,脾气又臭又硬,疾恶如仇,令无数犯罪分子闻风丧胆,也成为刑辩律师极为头疼的存在。不过他吧,是很典型的那种老一辈公检法系统的人,非专业出身,从其他地方转到检察系统的。”

陆斯安一说,秦聿基本上就明白了,以前司法系统这一块很多是非科班出身,有许多比如军人转业过来的,比如S市这边公安局的局长和检察院副院长就是军人转业,老一辈有老一辈办案的优点,但某方面也有一些痼疾。

“这个人啊,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律师了!认钱不认人,眼里没有正义,为了钱什么人你什么人都帮,完全没有底线可言,简直丧尽天良。”陆斯安摇头叹息。

秦聿呵呵:“这么说还是我拖累当事人了?”

“嗯哼。”

“说完你可以滚了。”

“真是用完就扔。”陆斯安继续说道,“我还没说完,你今天开庭的就是那个杀父案吧?”

“还有什么问题?”

“是这个案子的话,那这个老爷子可能也看不惯你的当事人,他在家庭伦理上比较传统,直白说呢就是大家长思维,长辈权威不可挑衅。你的当事人杀害父亲这种事儿,在这种老爷子看来肯定是天理不容,懂?”

难怪他那么针对李美萱,连死刑都提出来了。

陆斯安一边说一边摇头,“难咯,双倍的厌恶,这回你肯定是hard模式,指不定你不败的纪录就要终结于此,你说我要不要开个赌局,趁着你的不败金身还在最后捞一把?”

“滚!”

秦聿随手捞起一个东西就扔过去,陆斯安顺手接过一看,惊诧道:“原来你属松鼠的,平时都躲在办公室里吃坚果。”

秦聿眉毛一竖,陆斯安笑着扬了扬坚果,“谢秦律师赏,我这就圆润地走。”

-

李广振准备上车离开法院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抬头,便看到前面站着一个女人。

他认识这个女人,是杀父案被害人的妻子。

她在这里等着,明显是在等自己。

“你有什么事?”

吴蓓玉神情有些忐忑,“李检察官,李美萱的律师说应该判有期,他们不会成功吧?我老公死得那么惨,李美萱谋杀自己的亲生父亲,要是让她坐几年牢就出来根本就天理难容!我两个儿子还没成年,这些天都在喊着要爸爸,我都不敢让他们来看庭审,就怕他们接受不了爸爸永远不在的事实……”

李广振看着这个因为失去丈夫而痛苦不堪的女人,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不可能几年就出来。”

“我听说李美萱请的律师很厉害,从来没输过。”吴蓓玉脸上充满了担忧。

李广振轻轻一哂,“李美萱杀人事实证据确凿,谁也推翻不了,如果法院敢违法轻判,我会抗诉到底。”

吴蓓玉脸色缓和下来,“那就拜托您了,务必要让李美萱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得到严惩!”

李广振没说话,只是看着吴蓓玉,过了一会儿,轻轻嗯了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