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三十八章 污蔑还是真实意图

第四百三十八章 污蔑还是真实意图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3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三十八章 污蔑还是真实意图

这时,公诉人表示要再次提问李美萱。

李美萱一听到他要提问,下意识有点瑟缩,赵思雨见她的反应,忍不住提起了心,担心她又被公诉人带偏。

“你说你没想过被害人会死?”公诉人问道。

“是的。”

“在你跪着求被害人,跪了几个小时的过程当中,你心里没有怨恨?”

公诉人目光灼灼看着李美萱,见她没有回答,再次质问:“没有?”

李美萱动了动嘴唇,轻声道:“有,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铁石心肠?他不要我们就算了,还要把亲生女儿送进监狱,既然他这么厌恶我们,当初为什么要生我们?”

“那时候你没有想过要被害人死?”

“没有。”

“一点也没有?”

“没有。”

“所以你是因为跟被害人发生争执才失手杀了他?”

“是的。”

“那你最开始是怎么跟他发生争执的?”

李美萱顿时。

公诉人帮她回答:“是你先辱骂被害人,激怒他,他才跟你发生争执。”

见她不说话,公诉人继续道:“事发当天傍晚,你来到医院,但是你没有马上进被害人的病房,而是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一直到被害人家属离开,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你才进被害人的病房。”

李美萱听到这番话,心里有了不妙的预感。

公诉人目光深沉地看着她,继续说道:“那个时间点正好是晚饭的时间,医院里人来人往,你跪在被害人病床前很快就被路过的其他人发现,得知事情缘由后后,旁人都纷纷指责被害人,劝他不要太绝情——你想利用舆论压力逼迫被害人松口。”

李美萱没说话。

“真不愧是大学生,能想出这种办法来达成目的。”公诉人冷笑了声,“可惜被害人不理你,旁人劝被害人劝不了,劝你也劝不了,没过多久只好散退,于是病房里又只有你和被害人两个人。你的目的没有达到,就这么离开如何甘心?尤其是被害人对你不屑一顾,联想到他多年的不作为,还要把你大姐送进监狱,你心里怎么能不怨恨?然后你就看到了病床旁边的那把水果刀。”

李美萱瞪大了眼睛。

“于是你故意激怒他,让他失去理智,跟你发生激烈矛盾,进而动起手来,你就拿起来那把水果刀,用尽全身的力气扎进了他的左胸口——心脏所在的地方,几乎一刀毙命!”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李美萱大声喊道。

“你说你不恨被害人,其实你一直都在怨恨被害人!你说你没有杀心!但从你请假回家的路上就已经动了杀心!——你根本不是冲动,而是早有预谋!”

“根本没有!我没有这样想过!我是怨恨过他,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杀他!”李美萱连声反驳。

“所以你上次开庭撒谎了,你说你不恨被害人,你撒谎了。”公诉人抓住她的话柄。

李美萱的声音戛然而止。

整个法庭都安静了。

李美萱慌乱地看向秦聿,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秦聿隔空对上公诉人的视线,平静道:“请公诉人不要做无端猜测。”

审判长问道:“公诉方就刚才的推测有没有证据?”

“当然有。”公诉人冷冷地瞥了眼,看向审判长,“公诉方请求传唤证人。”

证人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他自我介绍道,“我叫刘超林,是一名退休职工。”

“你见过被告人吗?”公诉人问道。

刘超林看了看李美萱,点头:“见过。”

李美萱同时看着他,却对他毫无印象。

“在哪里见到的?”公诉人又问道。

“市人民医院。”

“当时是什么情形?”

刘超林想了想,说道:“我今年年初因为扭了脚,在市人民医院住了一段时间,那天我下楼晒太阳,就在楼下看到一个姑娘在打电话,这很平常也没什么的,不过当我走过的时候就听到他说一些很极端的话,让我印象很深刻。”

“都说了什么?”

“她说这么多年他对我们不管不顾,一分钱都没给过,这也就算了,现在他要让大姐坐牢,还要卖掉我们唯一的家,她好恨,想杀了他,他死了就没有这些事情了。我本想着这应该是什么家庭矛盾,小姑娘在说狠话发脾气吧!谁知道半夜就听说楼上有个人被他女儿杀了,好像是因为什么房子的问题吧,当爹的想卖房女儿不让卖,产生了矛盾,女儿就把爹给杀了。”

李美萱的脸刷一下白了,“我没有这么说!你污蔑!我根本没有这么说!”

“你没有在楼下打电话?”公诉人质问。

“我没有这么说。”

“你没说想让被害人死?”

“但我不是这么说的。”

“所以你还是说了想让他死。”

“可我心里没这么想。”

“你说你想让他死在,但你心里面没这么想,但是你最后又杀了他。”

李美萱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的辩白很无力,“我真的没有想让他死,真的没有……”

公诉人扯了扯嘴角,“审判长,公诉方申请下一个证人到庭。”

第二个证人是市人民医院的护士。

“那天被告人到医院之后,先找了主治医生,询问李铁刚的一些情况,随后她来找了我们科室的护士,当时是我在,她问我李铁钢的妻子一般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不在。知道李铁刚的妻子一般六点之后离开,她等了一会儿,等到李铁刚的妻子离开后才去了病房。”

“被告人这么问是想避开被害人家属?”

“很明显是的。”

“你认为被告人这么做有什么意图?”

“我也问过他,她说她是前妻的女儿,不想跟父亲现在的妻子碰面。”

“那么现在你怎么认为?”

护士看了看李美萱,对上她紧张的神情,随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了不跟父亲的妻子碰面,还是为了避开他人以施展别的意图,比如……”公诉人深深的看着李美萱,嘴里吐出两个字,“杀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