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三十九章 新证人

第四百三十九章 新证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81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三十九章 新证人

看守所。

秦聿看着满脸憔悴的李美萱,声音比以前要冷淡几分:“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杀李铁刚?”

“我没有!”李美萱的眼睛通红,“我怎么可能会想杀他?杀了他我就是杀人犯,我坐牢了我姐怎么办?”

“那个电话怎么回事?”

李美萱沉默。

“现在从公诉方的证据来看,你极有可能是蓄意的,从你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到打听病房什么时候没有人,再到先激怒李铁刚,法官有理由认定你是为了激怒李铁刚制造失手杀人的假象。”

“我没有说过想杀了他,我只是说了他怎么多年在外面像死了一样,为什么不真的死了,永远都不要回来。”李美萱说道,“我没想到只是打个电话就让别人听了去,我真的没有说想杀了他。”

“证据。”秦聿质问,“你给谁打电话?”

李美萱再次沉默,明显不想说。

秦聿目光冰冷:“你不说我没办法帮你辩护。”

“是啊,李同学。”赵思雨劝道,“这直接关系到下次庭审能不能扭转不利局势,如果没有有力的人证物证证明你不是蓄意,下次开庭再失利,将直接影响到判决结果。”

李美萱还是沉默,秦聿见她不愿说,起身就准备走。

“他是我同学。”李美萱终于松口。

秦聿看着她,“只是同学?”

李美萱顿了顿,闭上眼睛轻声道:“我喜欢他。”

“他呢?”

“我不知道。”

秦聿坐回去,目光直视着她,“从你知道李铁刚要卖房子开始,把你说过的每一句话,见过的每一个人,做过的每一件事,甚至你心里的想法都仔仔细细告诉我——这次你最后能百分百坦白,我不希望下次开庭的时候再从公诉人嘴里听到我不知道的事。”

-

听李美萱说完,秦聿很快离开看守所。

赵思雨回头看了眼越来越远的看守所,幽幽叹了口气,“李美萱喜欢的这个男生恐怕不喜欢她。”

“你知道?”

“如果他喜欢李美萱,怎么这么久都没露面?就算没办法呆在这边,至少也来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吧?可是你接到过这样的电话吗?”

显然没有,不然也不会不会知道还有这么一个男同学的存在。

“不过我们要请这个男生过来作证吧?”赵思雨道。

“你去。”

“啊?”

“你去找这个男生,让他下次开庭到庭作证。”

“那我要出差?一个人?”

秦聿瞥了她一眼,“有问题?”

赵思雨不敢多说,怕被他喷毒液,“好吧……”但过了十几秒,她忍不住问,“那路费和住宿报销吗?”

“……”秦聿嘲笑,“你不是为了正义而战吗?”

“那能提前给点分成吗?”实习小律师快要吃不起饭了,再出趟差,下个月土都吃不起。

“没有分成,你问陶霖,他给你安排。”秦聿不耐烦道。

给安排就行。赵思雨放下心来,随后又忍不住心酸,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奔小康哦?

把赵思雨送回律所,让陶霖给她安排出差,秦聿开始忙另外的事。

现在公诉方指控李美萱蓄意杀人的两个关键点,首先是李美萱的那个电话,她在电话里提及对被害人不利的想法,偏巧被路人听到;其次李美萱打探病房的情况。这两件事分开来说都不足以指控李美萱是蓄意,但合在一起效力就不一样了。

关于前者,只要找到通话的另一方,就可以解释清楚证人刘超林证词中的指控,至于护士的证词,这一点没办法否认,因为李美萱自己也承认的确有意避开吴蓓玉而去询问了护士,只不过她是因为听李美莹说卖房子就是吴蓓玉怂恿的,所以才想避开吴蓓玉跟自己的父亲好好谈谈。

很快,他交代了陶霖一声,便离开律所,决定去市人民医院探访。

-

“姜法官,你也下班啦?”匆匆赶上电梯,姜芮书就听到里边的人跟自己打招呼,回头一看,原来是任法官。

“任法官你也下班了?”她笑着打招呼。

“是啊,刚开完庭,正好下班。”

说到开庭,姜芮书就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个案子,问道:“你最近在审什么案子,我上次看旁听席都坐满了人?”

现在大多案子是公开审理的,偶尔还有媒体关注,所以基本的案情没什么不能说的,任法官点头道:“是啊,这案子有点不好审。”

“情况很复杂吗?”

“本来不复杂,嫌疑人犯罪事实很明确,但是嫌疑人有个很强的律师,在具体定罪上抓住了模糊点,公诉人这边又没办法有利反驳,你也知道法庭上我们谁也不能偏帮,要看证据,现在辨控双方就定罪吵个不停,今天又开了一次庭也没有结论。”

“那倒是。”姜芮书赞同点头,法庭上不能看别人像犯了罪就凭空下定论,得有完整的证据链才能定罪,“辩方什么律师这么厉害?”

“还不是大安的律师,这个律所的律师都不是善茬。”任法官道,“他们老板陆斯安,对谁都笑眯眯的,出了名的笑面虎,还有他们那个姓乔的女律师,看起来柔柔弱弱,打官司来简直了!我就没在法庭上见过那么彪的女律师,我听说她亲手把前任给送进了监狱!这真不是一般人!不过最难搞的还有他们律所那个姓秦的男律师,白的能说成黑的,他以前办的好几个案子,尤其是前年那个案子,那都是立了典型的,简直把我们公检法的脸按在地上摩擦,尤其是检方,特别是京城的检方,一个个无罪啪啪打脸,我估计很多人都恨不得吊销他的执照。”

大概是遇到了不少让他印象深刻的大安律师,吐槽起大安的律师,任法官简直停不下来,“最近中院有个影响力挺大的案子开庭,好像就是他做辩护律师,我老同学是主审法官,最近一直很头秃。”

姜芮书听了忍不住直笑,“秦聿吗?以前我也办过他代理的案子,感觉规矩还是守的。”

“你要是知道控方是检察院那位最难缠的老爷子,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原来如此。”姜芮书恍然,“那位老爷子我知道,今年就要退休了吧?这一退休,估计不少刑辩律师都要松口气。”

“何止律师松口气,我们刑庭的法官也松口气呀!”

“不过反过来看,优秀的检察官对上优秀的律师,势均力敌,真相越辩越清,也是一件好事。”

任法官笑,“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想去听听他们的庭审了。”

“说不定那位老爷子退休前,你能亲自体验一回呢?”姜芮书安慰道。

“可别!”任法官满脸拒绝,“看就行了,自己来那真要命的!我还年轻,不想秃头。”

姜芮书乐不可支,心里却忍不住想还没看过秦聿刑辩的现场版,不知什么时候能看一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