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四十章 第三次开庭

第四百四十章 第三次开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16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四十章 第三次开庭

赵思雨当天就出差去了。

她一个人信心满满地出发,过了两天,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回来。

秦聿看她一副蔫蔫的样子就知道事情没办好,“人呢?”

“我去他们学校找了才知道,那个许明晟上个月已经出国了,我通过校方联系上他,他因为一些原因没办法马上回国。”

秦聿眉心拧起来,“回不来?”

“不过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答应开庭前赶回来!”赵思雨一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的表情。

“就这样?”

“当然不是!”赵思雨从包里取出一份保管的好好的文件,在秦聿面前晃了晃,拍到桌上,“以防万一,我跟他要了一份书面证词!”

秦聿接过证词仔细阅览了一遍,证词里的描述大致跟李美萱的说法一致。

看完证词,他看着赵思雨,见赵思雨一副等着表扬的表情,淡淡道:“总算长点心了。”

“就这样?”

“你出去两天胖了不少,是不是公款吃喝了?”

赵思雨倒吸一口气,怒气值蹭蹭往上涨,但对上他冷淡的眼神,满腔怒气就跟扎破了的气球,咻一下瘪了。

这是顶头上司,给提成的肥羊,要好好供着……

赵思雨心里不断劝自己,但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我出差这两天的花费还顶不上你一个小时的时薪,你至于这么抠吗?”

“看对什么人。”

“……”

“你注意跟许明晟保持联系,务必保证他开庭前回来作证。”秦聿没跟她继续废话,直接又下了个吩咐。

“是。”葛朗台先生。

赵思雨一脸假笑,拽起自己五百块的国产小桶包,学着萧然高贵冷艳的样子,撅蹄子转身而去。

第三次开庭如期而至。

S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六审判庭外。

现在是上午八点,还有半小时就要开庭,旁听的人员已经开始陆续到庭,赵思雨站在走廊尽头焦急地走来走去,不停地拨打着电话,但一次次的拨号都没有接通。

秦聿靠着墙,双手抱臂,垂眸思考着什么。

他几乎跟门框一样高,叫人远远就一眼看到他,一双大长腿在挺括的西裤包裹下性感到炸裂,偏偏他西装革履的样子又分外禁欲,低眉垂目的模样叫人根本挪不开眼睛。饶是前来旁听的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他,此时还是忍不住感慨这个律师长得可真好,比电视上那些小鲜肉还好看,身材气质也没的说,真是多看一眼都是赚了。

秦聿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注视,虽然他很不喜欢,但叫他自毁形象搞得邋里邋遢那也不可能,只能当做没觉察。

“怎么办,秦律师,许明晟还是联系不上,一会儿就要开庭了。”

赵思雨握着手机匆匆走回来,急得额头都冒出了细汗。实际上许明晟从昨天就开始联系不上,之前还说得好好的会回国出庭作证,连机票都给他订好了,原本他应该前天就启程回国,但前天他说赶不及,改签到了昨天,虽然时间有点紧张,但还是能赶回来。

可是从昨天一早,他就彻底失去了联系。

赵思雨在心里期待是许明晟在飞机上,他飞回来十几个小时联系不上也正常,可是现在还是联系不上,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心里的希望开始慢慢破灭。

秦聿心里早已有了预判,他从来不期盼奇迹,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可能性,抬手看了下时间,只道:“继续打。”

赵思雨咬牙,“好。”

过了一会儿,公诉人到庭,见赵思雨在不停地打电话,扯了扯嘴角,抬步走进了法庭。

距离开庭还有十分钟。

赵思雨还是没打通。

距离开庭还有五分钟,依然。

“辩护方,准备开庭了。”书记员提醒门外的两人。

“好的。”秦聿看了眼赵思雨,转身走进法庭。

赵思雨额头的汗珠滚落下来,她紧紧握着手机,再次拨了次号码,心里不停地祈祷,快接通,接通吧……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Please dial again later……”

“全体起立!”书记员的声音从法庭里传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Please dial again later……”

赵思雨回头看了看,看到法官从另一面门走进法庭,汗珠从额头滑落。

“现在开庭。”法槌落下,审判长按照惯例先问公诉人,“公诉人有没有新的意见?”

“没有,公诉方坚持被告人杀人是有预谋的。”公诉人说完看向对面。

审判长转头看着秦聿,“辩护方有没有新的意见?”

“没有,辩护方坚持原来的辩护意见。”

审判长翻了下案卷,“我记得你方申请了新证人到庭?”

“是的。”秦聿答道。

审判长见他不接话,只好接着问:“证人呢?”

秦聿没说话。

李美萱也看着他,紧张又期待,不自觉握紧了双手,目光不受控制地看向证人会走进的入口。

“辩护方?”

秦聿的目光投向法庭外,赵思雨还在外面打电话,但直到此刻还是没有打通。

“辩护方?”

“证人因故无法到庭。”秦聿缓缓答道。

李美萱顿时张大了眼睛,他没有来?为什么……没来?

审判长皱起眉头,“因为什么原因?”

秦聿没回答,缓缓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证人因故不能到庭,不过出具了一份书面证词。”

审判长接过证词,仔细地浏览了一遍,随后传递给旁边的两位法官,三位法官轮流看完,小声地交流了一下意见。

这时,公诉人提出申请,“审判长,公诉方请求看看对方证人的证词。”

审判长将证词递给公诉人,公诉人看得很慢很仔细,过了几分钟才把证词还给审判长,“这样的话,双方证人的证词就有矛盾了。”

“的确。”审判长有点头疼。

“也不一定。”公诉人看向李美萱,“正好我了解被告人人际关系的时候知道了一件事。”

李美萱听到公诉人要提到自己,下意识紧张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