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四十一章 输人不输阵

第四百四十一章 输人不输阵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四十一章 输人不输阵

“被告人在学校人缘不错,有不少关系好的同学,尤其是跟同寝室的女生,关系十分亲近。这位叫许明晟的证人也是被告人同学,是极少数与被告人关系亲近的男同学。事发当天,被告人主动打电话给许明晟。”

“只是我喜欢他,他从来没有对我表露过同学之外的感情。”李美萱反驳道。

“既然外人都知道你们关系暧昧,他肯定不可能不知道,但他没有跟你保持距离,也没有公开反驳你们的传言。”公诉人道,“也就是说你们的确关系暧昧。”

李美萱低下头,声音低沉而苦涩:“他要是喜欢我,早就到庭作证了。”

“这就需要印证了。”公诉人说完轻轻松松坐了回去。

他没说许明晟的证词不能采信,但证人的证词还需要印证才能采信,尤其是跟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词,相比起刘超林有旁证佐证的证词,许明晟的证词就不怎么够看了。

-

法庭外,赵思雨一直在拨打许明晟的电话,然而直到她听到法官宣布休庭仍然没有联系上许明晟。

看着从法庭里涌出的人群,赵思雨的手无力垂下,汗珠从额头无声滚下,渗到眼睛里,一阵刺痛的酸涩。

“秦律师……”

人群散去之后,秦聿挺拔的身影从法庭里走出来,赵思雨看着他深沉的脸孔,慢慢地垂下了头。

“走吧。”秦聿淡淡的说了声,擦肩而过。

赵思雨握紧手机,抬起头看着他快要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身影,快步追了上去。

两人一路无言。

“秦律师……”赵思雨准备问一下庭审的情况,见秦聿停下了脚步,抬头一看,便看着宾利旁边停着一辆丰田,丰田旁站着一个人,此时也抬起了头,对上他们的视线。

“李检察官。”赵思雨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李广振拉开副驾驶的门,把公文包扔进去,随后打量了一下自带有钱气质的宾利,“做律师可真赚钱。”

秦聿淡淡道:“看什么律师。”

李广振抬起视线看着他,面容冷峻,眼神如刀锋尖锐,“是啊,有些律师什么钱都挣,比犯罪来钱还快。”

赵思雨听到这话,觉得他对律师的偏见太大了,忍不住反驳道:“李检察官,我觉得用收入来衡量律师好不好有点偏见了。”

“那又怎么样?”

赵思雨哽了一下,没想到他直接承认对律师有偏见,虽然知道这种偏见不是两三句话可以说明白的,但她还是忍不住说道:“法庭上是需要律师的,没有律师的话,就没有人帮被告人说话,被告人只能一个人面对国家司法机关,万一被告人是无罪的呢?就算他们有罪,也应该给他们合理的刑罚才对,过轻有失正义,但过重也有失公正,这都需要律师去辩论。”

李广振哦了一声,“你觉得我在李美萱案上建议的刑期太重?”

“当然!李美萱好端端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有着大好的前途,不可能杀人毁自己的前途,还被当场抓获。”

李广振不屑地扯了扯嘴角,“证据?”

这话赵思雨没法接。

“愚蠢。”李广振转身绕过车头,拉开车门。

“我会找到证据证明李美萱无辜的!一定!”赵思雨喊道。

李广振没理她,矮身坐进车里,很快就发动车子开走了。

“讨厌,这个检察官怎么这么独断?还骂人!简直过分!”赵思雨瞪着远去的丰田不服气道。

“有句话你还真说错了。”秦聿按了下车钥匙,走向驾驶座。

“什么?”

“李美萱并不无辜,她杀人是事实。”

赵思雨又哽了下,“我的意思是证明李美萱不是蓄意的!”

秦聿系上安全带,“哦,证据?”

赵思雨系着安全带,没底气道:“这不是还在找吗?”想到自己还没问的事,“庭审到底怎么样?”

“你觉得能怎么样?”

果然。

再厉害的律师在没有有利证据的情况下也没办法颠覆事实。

“那现在怎么办?许明晟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知道下次开庭能不能来……”她心里还是抱着希望,希望许明晟是临时遇到什么意外才不能如约回国,只是这点希望太微弱了,他们必须有更周全的准备,否则下次开庭再失利可能就会直接宣判了。

“你不是信心满满?”

“我那是输人不输阵。”

秦聿握着方向盘转了个弯,车缓缓开上马路,淡淡道:“李美萱没有说话,许明晟的证词也能印证上,那就只能是刘超林的证词有问题。”

“可不是没查到漏洞吗?”

上次见过李美萱,离开看守所后秦聿就去医院做了调查,医院的监控显示李美萱打电话的时候,刘超林的确就在附近,加上没有证据显示刘超林跟被害人或被害人家属有利害关系,他的证词可信度很高。

但现在,许明晟虽然没有到庭,但他的证词能跟李美萱的说法印证,就只有一个可能,刘超林的证词有问题。

“没查到不等于没有。”秦聿道,“你继续联系许明晟,如果联系上他不愿意到庭作证,就跟法院申请强制到庭。”

赵思雨点头,“那刘超林?”

“再查查。”

-

天黑得越来越晚,吃过晚饭天还亮着,姜芮书换了身轻薄的衬衫裙,脚上踏着一双小白雪,清清爽爽地牵上姜大橘出门去。

气温回升,姜大橘就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老想往外跑,但S市的春季很湿润,南风天断断续续,可把它憋坏了。不过这几天难得干爽,一出去,姜大橘就撒欢似的抖着一身的肥肉往外钻。

姜芮书觉得自己养的是一只狗子,狗系橘猫。

主宠俩慢悠悠地到处乱转,姜芮书醉温之意不在酒地路过秦聿家,发现他家的灯没亮,显然还没回来,不由有些失望,这已经好几次了,他最近真的很忙啊……

正想着,一辆车远远开过来,姜芮书拽着牵引绳,透过漫天的霞光,忽然笑了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