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四十二章 突然的发现

第四百四十二章 突然的发现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3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四十二章 突然的发现

她的心情一点点变好起来,就像涓涓细流慢慢汇成溪流,在她心头流淌。

这样的巧遇,比起刻意的等待更让人开心。

车缓缓停在她面前,车窗落下,秦聿的脸露出来,冷淡的眸子看着她,声音如金玉相击:“有事?”

姜芮书牵着姜大橘走过去,“跟大橘出来散步,路过你家顺便来看看,不过这几天好像都没见你在家,案子还没忙完?”

秦聿看了看围着她的脚打转的姜大橘,轻轻嗯了一声。

姜芮书观察他的脸色,“遇到了麻烦?”

“有点。”

“要不要跟我说说?说不定能给你一些启发。”

秦聿垂眸看着她,霞光撒在她身上,给她镀上了一层温柔的金色,这样近的距离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有点小小的可爱。她的眼睛又明又亮,眼瞳好像有星星在闪烁,叫人看一眼仿佛就会被吸引。

他不自觉地移开视线,轻声说道:“不用,谢谢。”

姜芮书笑了笑,“我听说你这次遇到的公诉人也很厉害。”

“听说?”

“听我们法院的法官说,那个老爷子让我们法院刑庭的法官也很头疼,我没看过他的庭审,不过听说一般人应付不了他。”姜芮书说,“说起来我也还没有看你做刑辩的现场,还挺想听你和那位检察官的庭审,可惜开庭的时候我也在上班,只能回头再看你们的庭审视频。”

“是不怎么讨人喜欢。”秦聿给了这么一个评价。

姜芮书忍不住笑,“我想没有检察官愿意讨律师的喜欢,你也别说人家,你怕是也不讨人家喜欢。”

就他这样难搞的律师,不止检方不喜欢他,法官也不喜欢他,当然这种喜欢不带过多的个人情感色彩,只是他这样的律师会让人感觉案子难办。但要真正说起来,越是优秀的律师越能扛得住司法机关的压力,程序越合法,案情越清晰,判决越公正,总体来说其实是有利的。

秦聿对此不想发表意见,他知道自己不讨人的喜欢,尤其是检方,毕竟打脸太多次,有些人对他简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提也罢。

他看着姜芮书,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进去看墨玉,便问:“你要不要进去?”

姜芮书笑了。

她这一笑似乎与平常有些不同,柔软的,开心的,似乎眼睛都在笑。

但是她拒绝了。

“不了,改天再来。”姜芮书不想在此刻打扰他,随后问道:“这个案子还要多久结束?”

“大概下次庭审结束就会宣判。”如果下次开庭他们还拿不出有力证据反驳公诉方,在持续不利的局面下,庭审不会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

想到这一点,秦聿心里多了两分凝重。

“下次什么时候开庭?”

秦聿说了个时间,“你问这做什么?”

“想到时候看看有没有时间看直播。”

“你一个民庭法官看看刑辩做什么?”

“兴趣。”

秦聿侧目,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想看自己败诉。

姜芮书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怎么想的,其实她只是想知道他什么时候有时间,不过如果能看到他第一次败诉也挺不错,到时候一定会很轰动,回头可以安慰安慰他,当然如果赢了也好,可以给他庆祝。

姜芮书笑了笑没有说穿,“我回去了,回见。”

秦聿轻轻点头,“回见。”

姜芮书挥了挥手,拽住牵引绳,把钻到车底的姜大橘拉出来,“大橘回家了。”

“喵喵喵喵喵~”冒险未完成的姜大橘不满的直叫。

“你再骂我的话就扣罐头。”

“喵!”

主宠俩你一句我一句,似乎还真的能对上话,叫人觉得颇为有趣。

看着姜芮书的背影,秦聿突然发觉她如此苗条,身高不矮,但骨骼生得秀气,长手长脚,腰掐得很好,蝴蝶臀若隐若现,裙摆下露出半截小腿又白又直,整个背影美的赏心悦目。

他愣了一下,再看的时候姜芮书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

他缓缓转回目光,双手握着方向盘,过了一会儿,重新启动车子,开回家里。

第二天,赵思雨说还是没联系上许明晟,她辗转联系到学校,获得许明晟在国外实验室的联系方式,但那边也不知是涉及保密项目还是被交待过,不愿透露许明晟的信息,所以始终没有联系上。

秦聿原本已经没把希望放在许明晟身上,对此没有多少情绪波动,只是叫赵思雨保持联系,若是能联系上,能争取到对方开庭时远程视频作证也可以,若是联系不上,另外找证据证明李美萱的通话内容或者推翻刘超林的证词才能扭转不利局势,但前者几乎没有可能,后者才是关键。

隔天,他抽空去看守所见了见李美萱,再次确定一些细节。

从公诉方给出的证据来看,李美萱有蓄意杀人的动机,但作为辩护律师,他相信也得从相信李美萱的角度出发,寻找新的证据,证明李美萱非蓄意杀人。

所以刘超林的证词有问题。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第四次开庭的日子越来越近,秦聿尝试从各种角度推翻刘超林的证词,或是寻找他作伪证的动机,但都毫无头绪。

刘超林的个人信息已经查过,他跟李铁刚和吴蓓玉都不认识,在事发前没有交集,关系干净得秦聿甚至想叫人查查他的账户有没有不明来源收入。

“根本找不到线索……”赵思雨恨不得把头挠破,“会不会是李美萱太害怕不敢跟我们说实话,又或者她自己害怕,大脑自动筛选了对于自己有利的信息记忆,我以前看过一个案例,当事人害怕面对可怕的结果,选择性的遗忘了事实经过。”

还没等秦聿说话,她就自己反驳了,“也不对,许明晟的证词跟她的证词相互印证,事发后她就被刑拘了,不可能跟许明晟联络串供……”

秦聿盯着电脑没接她的话。

“我出去透透气。”赵思雨受不了了,觉得自己需要放个风换个思维,这么想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出个结果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