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四十三章 第四次开庭

第四百四十三章 第四次开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四十三章 第四次开庭

秦聿把刘超林路过李美萱附近的监控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监控里显示李美萱开始通话后,刘超林就一个人摇着轮椅过来,随后停在了李美萱三四米开外的花坛旁边,从他随意的肢体动作可以看出他是无意间停留,李美萱打完电话后,他继续停留了二十多分钟,有护士过来找他才离开。

也就是说刘超林差不多从头听到了尾,是除了许明晟之外最清楚知道李美萱到底说了什么的人。

但许明晟跟李美萱的证词对得上,两人的证词相差无几,这说明李美萱没有撒谎,而刘超林的证词跟李美萱的证词大体没有差别……

秦聿拿起两人的证词复印件作对比,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拿起鼠标,将视频倒回去,重头开始看。

-

“一个人什么情况下会作伪证……”赵思雨漫无目的的闲逛,一边掰着手指一边数,“利益,李美萱不利对他有利,或者有人让他对李美萱不利;仇恨,他和李美萱忧愁;感情纠葛,跟被害人或被害人家属有感情;被胁迫,有人威胁他……”

随后她一条条的否定,因为这些可能性情侣都已经查过,概率很低。

可是李美萱没有撒谎,那就只能是刘超林这里出了问题,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赵思雨在外面转了很久,还是毫无头绪。

“啊啊啊啊啊!”她烦躁地抓头发,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抓破。

过了一会儿,她冷静下来,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忽然站起来,这么空想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去找找刘超林,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呢。

刘超林住在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证人信息里显示他是独居,听说他其实结过婚,但在十多年前离了婚,和前妻有一个女儿,女儿已经结婚,不过离婚的时候闹得不大好看,女儿心里有怨气,平时很少回这边,不过他没什么负担,每个月还有退休金,所以虽然是独居,日子过得挺惬意的。

赵思雨跟着导航,很快找到了刘超林所居住的小区。

她的想法是先找刘超林的邻居问问,多了解一下刘超林这个人,再看能不能见刘超林一面。

没想到的是,刚进小区就在小广场看到了刘超林。

赵思雨先是一喜,正准备上前,就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大老远叫了一声,“老刘!”

刘超林回头,就看到一个老头儿牵着一只大金毛朝自己走来,凑到耳边大声说道:“老刘!晚上我凑了一个局,你来不来?”

刘超林把头偏到一边捂住耳朵,皱着眉头说道:“你说那么大声做啥?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老头恍然大悟,哈哈一笑,“哦对!这不是没习惯吗?看来你新装的那玩意儿还挺好使,哪天让老邓也装一个去,那老家伙耳朵也不好使,每次都说听不到,不知道耍了多少赖。”

刘超林露出笑容,指了指自己耳朵:“好使是好使,可不便宜。”

“那老家伙不差钱,今晚咱们就叫上他,杀他几局,这个月的烟钱就有了。”

刘超林呵呵笑道:“好啊!不过老邓这老家伙的钱可不好赚,回头到了牌桌上你可别怂。”

老头切了一声,“那绝对不可能!我这辈子就没怂过!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叫他去。”说着攀住刘超林的肩膀,拉着人一起上楼去了。

赵思雨从绿化带后面走出来,看着两个老的消失的方向,脑子里回想着他们说过的话,眉头皱起来。

“新装的玩意儿……”

-

“秦律师!”

赵思雨气喘吁吁跑进来,结果身体比脑子快,砰一声撞到了门上,震得整个办公室都嗡嗡作响。

陶霖目瞪口呆,把她从门上撕下来,“小赵律师,你脑子没撞坏吧?”

赵思雨揉着脑门,瞪了他一眼,没工夫跟他计较,急不可待地推开门,办公室里却空无一人。

她连忙问陶霖:“秦律师呢?”

“一个半小时前出去了。”

“去哪了?”赵思雨连忙抓住他手臂。

“说是去一趟医院。”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话音刚落,就见秦聿那高大挺拔的身影推门而入,赵思雨连忙松开陶霖,气没喘匀就道:“秦律师,我可能找到刘超林撒谎的线索了!”

“哦?”秦聿推开办公室的门,“你找到了什么?”

赵思雨跟上他的脚步,把自己看到听到的简单说了一遍,随后说出自己的推测:“他最近可能刚做了一个手术。”

秦聿绕到办公桌后,转身看着她,从包里取出一份资料,“你说的这个?”

赵思雨连忙抢过资料,从头到尾飞快浏览了一遍,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露出放松的笑容:“太好了!”

-

第四次庭审很快准时开庭。

这次庭审后很可能就会定案,旁听席座无虚席,这次更有媒体到场,比前几次庭审都要受关注。

赵思雨看着这隆重的阵仗,心里忍不住紧张起来,在法庭外面对着墙,双手用力地推墙壁,嘴里念念有词,像个神经病。

秦聿怪异地看着她。

“缓解紧张。”发觉秦聿的目光不对,赵思雨连忙解释。

“又不用你说话。”

被他这么一讽刺,赵思雨觉得自己都没那么紧张了,因为情绪都变成了火气。

她喷了口气,哼了声,气汹汹转身进了法庭。

还有五分钟开庭。

这时,手机叮咚了一声。

【秦律师,祝好运。】

姜芮书发来的微信,后面还缀着一个加油的表情包。

秦聿微微勾了勾唇,将手机调成静音,准备收起来,等开完庭再回复,但就在这时候,屏幕突然跳转,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大姐的来电。

看了看时间,还有两分钟开庭。

他挂断电话,准备回信息说自己要开庭了,但还没打字,大姐的号码再次打进来。

他有些无奈,按了接通,“姐。”

“小聿。”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哽咽的女声,“你快回来!快回家!”

秦聿心里有了强烈的不详预感,下一刻就听到电话那头说,“爷爷病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