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四十四章 择日宣判

第四百四十四章 择日宣判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四十四章 择日宣判

秦聿瞳仁猛地一缩,“什么?!”

“医院刚下了病危通知,让我们做好准备……”

秦聿浑身血液冰冷,转身拔腿就跑。

“全体起立!”书记员的声音从法庭里传来,秦聿的脚步顿时僵住。

秦聿艰难地扭头,看到法庭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身着法袍的法官一个个走进法庭,赵思雨焦急地往他所在的方向往来,旁听席里李美莹也觉察了他的异样,不掩担忧地看向他……

他的嗓子一下子堵住了。

身体被定住,灵魂拼命地要跑。

“小聿?”

“秦律师?”赵思雨伸长脖子小声叫他。

“我……”

“辩护律师呢?”审判长扫了眼辩护人的位置,见只有一个实习女律师,不由出声问道。

秦聿呼吸粗重,眼睛刹那间血红,“……再等等!再给我两个小时!两小时后我一定马上回去!一定!!”

用尽全身的力量,他摁掉电话,一瞬间,像是有什么被斩断了。

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

“秦律师?”赵思雨又叫他。

他几乎将手机捏碎,深深吸了口气,表情变得冷酷,转身大步走进法庭。

赵思雨还是第一次见他红眼睛,大吃了一惊,小心翼翼地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秦聿没说话,目光冰冷地对上对面公诉人的视线。

公诉人微微眯起了眼睛。

法官看了他一眼,见人员到齐,拿起法槌,“现在开庭。”

一开庭,秦聿就提出传唤证人:“辩护方申请询问证人刘超林。”

刘超林很快到庭。

秦聿申请了投影,将医院的监控视频放上去,“这是案发前你路过被告人身边的情形,从监控中看,你当时距离被告人大约三到四米,这个距离让你听到了被告人的通话内容。”

“对。”刘超林点头。

“在被告人通话开始半分钟左右,一直到被告人结束通话离开,你都在她附近,也就是说你应该听到了被告人的全部通话。”

“听是能听到,不过我开始没有留意,对她说了什么没印象。”

“所以你只听到了被告人说想杀掉被害人那些话?”秦聿目光幽深地看着他。

“对。”刘超林心里突然有点有点不安稳,强调道:“应该很多人都有我这样的情况,没留心的时候旁边的人说了什么根本没印象。”

“那可真凑巧,别的你都没听到,偏偏就偏听到了被告人要杀人的话。”

刘超林感觉到他的讽刺,心里恼火,冷声道:“毕竟说要杀人挺吓人的,一般人对这种事比较敏感。”

“你真的听到了被告人说想杀掉被害人?”

“没听到我站在这做什么?”刘超林不耐烦道。

“你确定你听到了?”秦聿重复询问。

“废话!你问一百遍,我听到了就是听到了,不会改口!”

秦聿看了他一眼,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张诊断书,起身走到刘超林面前,将那张诊断书放在刘超林眼前,“眼熟吗?”

刘超林瞬间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想抢,秦聿手一抬,目光冰冷地看着他,“在市人民医院住院期间,你除了治疗腿伤,做过一次听力检测,检测显示你听力损失达到60分贝,这是什么概念?”

刘超林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人的正常听力是-10至25分贝,对一般的声音及语言分析清楚;26至40分贝是轻度听力损失,对细小的声音难以分辨;41至55分贝为中度听力损失,日常语言有听觉困难,与人交谈感到模糊不清;56至70分贝为重度听力损失,对于较大的谈话声仍感到模糊。”秦聿双手撑在刘超林桌前,以压迫性的姿势逼视着他,“平时需要别人大声说话才能听到的你,是怎么隔着三四米将被告人的电话听的一清二楚?!”

“反对!”公诉人突然打断。

“反对无效!”审判长毫不犹豫裁定。

刘超林感觉脖子仿佛被勒住,有点喘不过气来,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鼻尖冒出细密的汗珠。

突然,他脑子里一道光闪过,脱口而出:“我有助听器!”

见他还不承认,秦聿转身,“我询问过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在住院期间,你没有助听器,我还去配验中心问过,你是4月3号也就是出院后才去配了助听器。”

“我以前就有,那是新……”

“那么你的邻居呢?”

刘超林说到一半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但凡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以前是怎么样的,随便一问就知道。

秦聿回身看着他,“再问一次,你真的听到了被告人说要杀掉被害人?”

法庭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着对立的两人。

刘超林嘴唇动了动,张合了好几次,始终没能说出话来。

公诉人闭上眼,轻轻叹了口气。

公诉方证人的证词被推翻,又无新的有力证据,合议庭稍作商议后,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现在休庭!”

秦聿看着法槌被握在审判长手中,时间突然变得异常漫长,拿起落下变成了一帧帧慢动作,每一帧都如一个世纪那么令人煎熬。

漫长的等待后,法槌终于落了下去。

“咚。”

大局已定!

虽然还没有宣判,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庭审被告人不会被重判!

赵思雨感觉压在身上的重量一下子轻了,不由握紧双拳,长长地吐了口气,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李美莹捂住嘴,,想要相信又不敢相信,激动得差点站起来。坐在被告人席位的李美萱也张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就在这时,秦聿猛地起身。

因为他的动作太急太猛烈,椅子发出了尖锐的响声,他自己都差点被绊倒,但他什么东西都顾不上拿,踉跄地转身就跑。

所有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到,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锋芒毕露侃侃而谈的辩护律师,突然这么冒失。

“秦律师!”赵思雨吓了一跳,手忙脚乱捡起东西,见法官投来目光,歉意地向法官点了点头,连忙追了上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