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四十五章 我陪你

第四百四十五章 我陪你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08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四十五章 我陪你

秦聿根本没管她,实际上他什么都听不到,跑到电梯前狂按键,等了几秒电梯没有下来,直接转向安全出口,一口气冲下楼,随后直奔停车场。

赵思雨追得气都快断了,见他上车就要走,连忙拉开车门坐进去。

但还没等她气喘匀,秦聿就发动了车子,一个油门冲出去,她连忙系上安全带,喘着气问道:“秦律师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秦聿面容冷峻,没有言语,很快冲出了法院。

到了马路上,速度再次加快,赵思雨看了眼快要爆表的车速,眼睛快瞪出来,失声叫道:“秦律师你要去哪?”

但秦聿充耳不闻,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仿佛通过前方看到了遥远的另一个地方。赵思雨看到他血红的眼睛,心里突然害怕到了极点,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秦聿。

“秦律师你开慢点,这样太危险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人行道上,赵思雨瞪大了眼睛,对向对方惊恐的表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

-

秦聿的突然离开让所有人都愕然不已,法官还没走,他就先跑掉,未免有些不尊重法官。不过谁都看得出他有急事,所以没人跟他计较这点,纷纷把注意力放在了不久后的判决上,猜测李美萱最后会获刑几年。

李美萱和李美莹姐妹俩无疑是激动的,秦律师辩护成功就意味着李美萱最终将获得有期徒刑,虽然这仍然是极其沉重的代价,李美萱将在狱中度过最美好的年华,但至少未来还有希望。

悲喜交加的姐妹俩无言相看,最终千言万语化作一句保重,李美萱在李美莹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被法警带走。

吴蓓玉阴沉地看着姐妹俩,心中充满了不甘。

“李检察官!”

吴蓓玉叫住准备上车离开的李广振。

李广振回头。

吴蓓玉小跑过去,恳切地看着他,“李美萱是不是会轻判?”

“是的。”李广振没什么语气地说道,“多则十五年,少则十年。”

“十年?他杀了人只要到十年牢?凭什么?”吴蓓玉情绪激动,尖声叫起来,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随后仿佛救星般的看着他,“你说过李美萱轻判会抗诉,你一定会抗诉的对不对?杀人应该偿命,李美萱应该判死刑!”

李广振波澜不惊地看着她,语气仍然平静,“我说会抗诉有个前提,那就是法院违法轻判。”

“还不违法?杀一个人只判十几年,人命这么不值钱?”

“只要不低于十年,判决就不违法。”

“为什么?”

“法律这么规定的。”

吴蓓玉不相信,“是不是因为我没有给钱?”

李广振的眸光突然变冷,声音也冷了几个度,“我之所以追究李美萱的责任,不是因为李铁刚这个人,也不是因为你,也不是因为任何个人,是因为他作为这个国家的合法公民生命被非法剥夺,凶手应该得到惩罚,换做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做!我提出死刑,是因为蓄意杀人应该死刑,不是因为李美萱杀了你丈夫应该死刑!”

“这有什么区别?!!!”吴蓓玉听出他不会抗诉,无法接受。

“法律上有区别。”

说罢,他冷冷地看了吴蓓玉一眼,转身上了车。

-

C区法院。

姜芮书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办公室,随意抬手一看,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下午这个案子可真够难搞的。

这时候秦聿应该也结束庭审了吧?

上庭审公开网一查,中院的故意杀人案果然休庭了。

现在他应该有时间了吧?

姜芮书心情愉悦地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想晚上约他去哪儿吃饭。

“嘟——嘟——嘟——”

电话许久没有人接。

就在她以为这个电话不会接通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你好。”

女的?

年轻的女的?

姜芮书拿开手机看了一下,这是秦聿的私人号码,没错。

她心里警铃大作,眯起了眼睛,“你是……”

“姜法官,我是赵思雨。”赵思雨那头的声音比平时要沙哑很多,听起来很陌生,也难怪她没听出来。

姜芮书一听她声音不对,马上问道:“秦聿呢?你怎么拿着他的手机?”

“秦律师出了车祸,现在正在接受治疗。”

姜芮书瞳孔猛地一缩,霍然起身,“车祸?”

“对,秦律师伤得比较重……”

姜芮书脑子翁的一声响,浑身血液倒流,听不清赵思雨后面说了什么,身体快于大脑反应,一把抓起包就冲出办公室。

她从来没感觉半小时的路程是如此的遥远,每一秒都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焦虑和不安如熊熊燃起的火,翻来覆去地灼烧着她的心,让她恨不得张一双翅膀飞过去。

“呼!”

姜芮书冲出电梯,目光急切地扫过四周,一间一间病房的找过去。

不是,不是,不是。

这间不是。

这间也不是。

姜芮书急促地喘着气,看着病房号,飞快地朝另一头跑去。

跑过转角的时候,又忽然转回来,目光顿住了。

“你不能……”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病房被猛地撞开,里面的争执声戛然而止。

里面的人同时看过来。

一刹那,四目相对。

姜芮书轻喘着,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被医生拦住的男人,他额头上裹着纱布,脸上有两块青紫,但人是好好的,活生生的在她面前,正惊讶地看着他。

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到了地上。

但下一刻,她就注意到他的状态不大对劲,额头青筋鼓起,眼睛血红,压抑到了极致,随时要爆发的模样,他似乎要走,医生拦着不让走,“这是……”

“我要回京城。”

姜芮书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将目光投向旁边的医生,“他有生命危险吗?”

“没有生命危险,但是……”

姜芮书上去扶住他,“我陪你,剩下的交给我。”

秦聿看着她,没有反对。

医生急道:“他现在脑震荡,还骨裂,最好住院观察一晚……”

“他现在必须去京城,到京城再观察。”姜芮书不容置疑,随后拿出手机就拨了个号,“陈助理,能不能帮我订两张去京城的机票,最好两小时内起飞,必须今天,另外马上派一辆车到中心医院,要大车,有伤患……不是我,对,好的,谢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