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四十七章 醒来

第四百四十七章 醒来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9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四十七章 醒来

医生和护士匆忙赶来,姜芮书很快被挤出病房。

过了一会儿,医生无言摇了摇头,压抑的哭声在病房里响起。

姜芮书隔着晃动的人影,远远看着跪在床前一动不动的人,仿佛失去了灵魂,随着至亲的离开化作了一道雕塑。

家人围在他身边,悲伤溢出病房。

姜芮书站在病房外,不知道能做什么,其实什么做不了,现在也不需要她做什么。

“芮书。”忽然有人轻声叫她,她扭头看去,就见最开始叫秦聿的女子眼角微红的看着她,也是这时她才注意到对方的长相,跟秦聿有三四分相似,脸部轮廓线条更为硬朗,不是传统的漂亮长相,但是很耐看,此时素面朝天也有种凌冽的气质。

“你是叫芮书吧?”对方再次说道。

姜芮书点点头,“你好。”

“我叫秦舒,是秦聿的姐姐。”秦舒道,“谢谢你送他回来。”

“没什么。”姜芮书看着她,轻声道:“节哀。”

“谢谢。”秦舒深吸了口气,“今晚……家里没法招待周全,真是很抱歉,我先送你去酒店休息吧。”

这时候还能想到安排客人,真的很周到了。

姜芮书摇摇头,“不用麻烦,我已经订好住处。倒是我很抱歉,帮不上什么忙,就不在这里打扰了。”

“你能送小聿回来就是帮了大忙,爷爷没有遗憾。”秦舒吸了吸气,“我送你下去。”

“不用,司机在外面等着,我自己过去就可以。”她看了看病房里不愿松手的秦聿,有些担心道:“秦聿他回来的时候……”

话还没说完,就见秦聿忽然身体一软,无力地倒向地面。

姜芮书瞳仁猛地一缩,什么都没想就冲进去。

秦聿的脸一片雪白,两颊却是不正常的嫣红,额头满是豆大的汗珠,姜芮书刚刚触及他手臂就感觉他的衣服是湿的,浑身都是冷汗。

“医生!!”

病房里乱作一团。

-

秦聿醒来的时候先感觉到胸口一阵钝痛,胸口似乎被什么勒住,呼吸有点困难,接着嗅觉恢复,他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消毒水的味道仿佛引子,一下子揭开了沉睡的记忆。

他轻喘了口气,吃力地睁开眼,只见入目一片白色的天花板,墙是白的,被子也是白的,床边……趴着一个人。

……姜芮书?

头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眼前一黑,有点想吐。

他一动就醒了,姜芮书就醒了,见他伏在床边,马上按住他:“别动,医生说你要静养,不然脑震荡会留下后遗症,骨裂也会更严重。”

秦聿被按回去躺着,喘了两口气缓过来,这才发觉自己胸口被绑了固定带。

“感觉怎么样?”姜芮书见他脸色不好不由问道,他没说话,便又问了句,“要上厕所吗?”

秦聿:“……”

姜芮书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有所顾忌,不过她这么问不是为了逗弄他,她陪过床,知道病人吊了药水又睡了一晚上,刚醒来差不多都会有需要,淡淡笑了笑,“我去叫护士。”

“你……”他的声音异常沙哑,“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在啊。”

秦聿看她,“昨晚一直在?”

“是啊。”姜芮书伸了个懒腰,感觉骨头都僵了,咯哒咯哒的响,“你昨晚挺吓人的,突然晕过去,还好问题不是很大,这儿的医疗条件也好,不过后面你真的好好养着,不然我罪过就大了。”

秦聿垂着眼帘,“我家人……”

姜芮书知道他心里难过,轻声道:“他们在处理你爷爷的身后事。”

秦聿低着头没说话。

姜芮书真的从来没见过他这么难过的样子,心里也不大好受,“节哀。”

“谢谢。”他吸了口气,“你先去休息吧,我这里不需要照看。”

姜芮书看着他,“也好,不过你姐姐说你醒了给她打个电话。”说着拨了秦舒的号码,告诉她秦聿已经醒了。

收了线,姜芮书起身道:“那我先回酒店了,你好好休息,有事的话可以给我电话,我这两天在京城。”

秦聿点了点头。

姜芮书刚离开,秦舒就赶来了,见秦聿醒了,问道:“感觉还好吗?”

秦聿摇了摇头。

秦舒把一个保温盒放在桌上,“昨晚你真的吓到所有人了,你竟然带着那么重的伤从S市跑回京城,爷爷知道的话肯定会骂你。”

“他倒是骂我。”

秦舒心里一酸,实际上爷爷从来没有骂过他,哪怕他做错了事,爷爷也从来没有对他说过重话,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

她按了按秦聿的肩,“你别这样,爷爷不希望你这么难过的。”

秦聿就想起了昨晚爷爷最后跟他说的话,要开开心心……

他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挣开,质问地看着秦舒:“上次我打电话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重了?”

秦舒没说话。

“其实那时候就已经病重了?”

秦舒长长地叹了口气,“爷爷知道你在帮人打官司,不想让你工作分心。”

“什么工作比回家更重要?!”他低声怒吼。

秦舒轻声道:“爷爷说你在救人,他想叫你问心无愧。”

秦聿嘴唇抖了抖,撇开头,眼睛一下子红了。

秦舒心里也不好受,吸了口气,将情绪平复下去:“爷爷走得没有遗憾,他见到你了,你也见到他了,也没有遗憾,他能放心地走……”

秦聿一动不动。

秦舒拭了拭眼角,吐了口气,接着说:“你现在不要想那么多,先把伤养好,有什么事家里都会办好。”说罢她看了看四周,“那姑娘走了?”

秦聿没说话。

“人家千里迢迢送你过来,昨晚又守了你一晚上,回头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秦舒也不管他理不理,兀自叮嘱:“是叫芮书吧?名字可真好听,跟我们也算是有缘分,爷爷最后是跟她说的话,你可不能怠慢人家。”

秦聿想起昨天姜芮书匆匆赶到医院,喘着气推开门,随后毫不犹豫陪他飞京城,昨晚又在医院守了一晚上……

秦舒见他没什么反应,只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道:“不管是什么样的朋友,都值得好好珍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