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四十九章 夏天来了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夏天来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夏天来了

这时候刚下课,校园里人很多,呼朋唤友,叫姜芮书有种回到学生时代的感觉。

路过法学院的办公楼,姜芮书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儿,忍不住走进去看看。

迎面走出来两个学生,跟姜芮书打了个照面,对方随意看了她一眼,很快擦肩而过。

走出了很远,隐约飘来一句话:“我怎么感觉那个女生有点眼熟?”

姜芮书想现在应该没人认识她了吧,毕竟已经毕业多年,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法官,不像秦聿那样名声显赫,致力于做律师的学弟学妹多多少少了解行业内有哪些厉害的律师,还有张“五十年一遇”的神颜,年年都被选为F大男神,毕业多年仍然存在感强烈。

不过很快,她就在法学院的墙上看到了自己和秦聿的照片。

唔,论拿奖的话,她和秦聿的确比较多,不过秦聿那是锦上添花,她是为了锻炼自己,后来的确也有点赶超前人脚步的意思,跟着把秦聿拿过的奖都拿了一遍。

她入学的时候秦聿已经大三,她大一的时候两耳不闻窗外事,直到开始参加比赛才知道自己前面有个多优秀的人,那时候秦聿已经大四,平时基本不在学校,听着他的名字好几年,竟然多年后才真正见面。

这个校园有她和他的无数足迹,却从来没有相遇过。

看着荣誉墙,她拿手机把自己和秦聿并列的名字拍下来,随后自拍了一张发给张雅婷。

刚发出去两秒,张雅婷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劈头盖脸就问:“我靠!你什么时候回学校的?不对,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怎么不给我说一声?现在不节不假的,你来京城干什么?出差吗?”

“你这么问题让我先回答哪个?”

“一个个回答。”

姜芮书唔了声,“昨晚来的,来的比较突然,我现在不是跟你说了吗?不是出差。”

“昨晚来你现在才给我信息,我今晚没空,明天再找你。”张雅婷嗔怪道。

“明天上午我就回S市,下次再见吧。”

“你这么快就回去?”

“嗯。”

“你就来京城打个转啊?”

“嗯。”

张雅婷顿了下,试探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姜芮书低低笑了声,但很快笑意就淡了,“是有点事。”

张雅婷一听就知道她情绪不高,“不是出差,又来这么突然,你为了谁来京城?是不是……那个人?”

这直觉简直赶得上算命了,不愧是知名律师。

“现在还不想说。”姜芮书直截了当告诉她,也算是承认了她的猜测。

“哦,人还没拿下。”张雅婷品出话外之意,“这么说的话,人平时在S市,但也会来京城,或者说跟京城有点联系,这次来有很重要的事发生?”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姜芮书不否认也不承认,倒是叫张雅婷摸不准情况。

“我怎么觉得你这情窦初开有点不大妙,你可别陷得太深,爱到死去活来。”

“你觉得我会那样?”

“这很难说,平时理智的人遇到爱情的时候不一定还能理智,甚至可能比大多数人都要不离职,这说不清楚的。”

“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也不受我控制。”

张雅婷哑然,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越想越担心,怕姜芮书陷入感情无法自拔,万一遇到一个渣,她这个恋爱小白怎么承受得起哦!

可姜芮书只字不提,她也没办法,只能决定以后保持联系,要是对方是个渣,她一定要把丫的告个精光!

她叹了口气:“真的不见个面再走?”

姜芮书道:“我后天要上班。”

张雅婷一听就明白了,忍不住抱怨,“你这时间也太不自由了,哎,好吧好吧,等下次再见面……算了,还是我有时间再去S市找你吧,不然等你再来京城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好啊。”姜芮书淡淡笑了笑。

张雅婷还在工作,两人又说了两句便挂了。

刚挂电话,姜芮书就听到微信有新消息,张雅婷转了两千块过来。

张雅婷发来一条语音:“开心点,去买条漂亮的裙子,把那臭男人拿下!”

姜芮书忍不住笑,【我尽量。】

京城的夜晚比S市要来的早点,姜芮书又转了一会儿,夜幕便落了下来。

F大的夜景很美,但风景还是熟悉的风景,人却早已不是原来的人,一个人太孤单了,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给司机打了电话,她直接打道回了酒店。

第二天上午,她搭上回S市的航班,独自离开京城。

上飞机前,她给秦聿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自己先回去了,一直到飞机在S市机场落地,打开手机,才收到秦聿的回复,祝她一路平安,除此之外没别的话。

这之后,秦聿的消息就很少了。

倏忽一个月过去,姜芮书偶尔能从其他同学那里听到他的信息,知道秦聿回了京城,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秦聿为什么回京城,但这次他长留京城,也忍不住猜测他是不是要回京城。

她也想过问他,可又怕触及他心中所伤,每次他都只有只言片语,无从得知他到底什么情况,渐渐地,她不知道能说什么。

躺在微信里的头像仿佛死了一样。

范阿姨偶尔也会问起秦聿,得知秦聿亲人去世不胜唏嘘,关心他什么时候回来,墨玉和小猫有没有人喂。

但姜芮书也不清楚,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不,准确说,他原本不是这里的人,又或许这次失去亲人,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不会再留在这里。

她几次路过,有两次在他家门口遇到他请的阿姨,阿姨知道她是熟人,还让她进去看墨玉,说秦聿让她每天过来给墨玉母子做饭,但她也不知道雇主什么时候回来。

看着窗外嫩绿的枝叶渐渐变成翠绿,阳光越来越炽烈,姜芮书心里空荡荡的。

直到夏天来临之前,一个清爽的早晨,她翻开新的案卷,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