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五十章 久别重逢

第四百五十章 久别重逢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4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五十章 久别重逢

傍晚时分回到凯旋公馆,她直接把车开到秦聿家门口,没等停稳就跳下去,飞快按住门铃。

“铃……”

熟悉的铃声在黄昏里响起,姜芮书总有一种下一刻就会被接起的感觉,就像以前那样,他淡漠的声音从可视对讲机里传来,问她有什么事,但是……直到铃声停歇都没有回应。

她又按了一次,这次仍然没人回应。

又一次。

还是没有回应。

……还没有回来吗?

姜芮书垂下了手,或许自己真的来得太早了,或许他只是接了案子还没回来呢……

轻轻叹了口气,她也意识到自己来的太突然,应该先确认一下再过来。

一转身,就看到男人站在几步之外,定定地看着她。

姜芮书一下子愣住了,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炸开,小小的开心蔓延。回过神来,她浅浅笑了笑,“你回来了。”

秦聿看着她,淡淡嗯了声。

似乎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儿,问道:“有事吗?”

姜芮书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回来没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个月没见,姜芮书感觉他比之前要瘦了点,眼神也更加沉静了,有很多细微的变化,叫她看不过来,就这么不错眼地看着他。

秦聿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而且……

他的目光落到旁边的车上,显然是特地过来的。

她也是这么说的。

秦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情,有点意外,但又不是很意外,还有点说不出来的复杂。“今天下午到的。”

姜芮书点点头,“你还好吧?”

听到这句话,仿佛是在关心他的身体,又仿佛是关心他的心情,还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一个多月了,的确挺久的……

秦聿嗯了声。

姜芮书唇边勾起笑意,没再说什么。

秦聿终于感觉两人这么站着有点尴尬,便问道:“进去坐坐?”

姜芮书微笑着摇了摇头,“不了,范阿姨已经做好饭,我要先回去吃饭了。”

秦聿有点意外,但没有说什么,点点头。

姜芮书说走就走,道了声别就上车离开,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芮书回来了。”范阿姨从厨房端着一锅汤出来,碰到她抛着车钥匙,哼着小曲儿从外面慢悠悠走进来,打了声招呼又进了厨房。

等菜上齐的时候,范阿姨没在客厅见到人,循着笑声找去,在外面见她拿着逗猫棒跟姜大橘玩,这时,姜大橘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腾空飞起扑向逗猫棒,但无良的铲屎官预判了它的反应,抢先一步抬起手,最后姜大橘扑了个空。

几个回合下来,姜大橘累得不想动弹,蹲在地上看铲屎官自己玩。

范阿姨忍不住笑,“吃饭了。”

“来了。”姜芮书一把抱起姜大橘跑过来。

范阿姨看她,笑道:“芮书今天心情很好啊?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心情好不好嘛?”姜芮书没有否认。

“当然没有不好,就是这些天都没见你这样开心。”

“也开心,只是开心得明不明显而已。”

范阿姨噗嗤一声笑,伸手接过姜大橘,“大橘给我,你去洗手。”

姜芮书放开姜大橘,顺手撸了把它肥软的肚子,临走前还占一把便宜。

范阿姨看着她浑身透着开心劲儿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有好事发生呢。

-

秦聿回到家,客厅里还摆着三个大大的行李箱没整理。

这次回S市他带了很多东西,有些爷爷留给他的,他不想放在京城那个冷冷清清的房间里,能带过来的都带了过来。

一个月远远不够淡忘一件刻骨铭心的事,但日子还要向前,人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他也不是那种耽于过去趑趄不前的人,接受了事实,平复了心情,还是要向前走。

他一个个的整理,摆到合适的地方。

整理到最后一个箱子的时候,他看着躺在最底部的盒子,拿起来看了一会儿,最终放了回去,合上行李箱,跟另外两个行李箱一起放进了衣帽间。

第二天,秦聿很早就到了律所,他一个月没来律所,大家见到他还挺惊讶,纷纷跟他打招呼。

陶霖知道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也是隔了一个月才见到他,不禁打量他的脸色,见他看不出什么心情,稍稍放下了心。

“今天有什么安排?”

陶霖很快进入工作状态,“上午赵女士也就是下周开庭的委托人,十点钟会过来跟你谈她的案子,下午有两个客户预约了咨询,一个安排在两点,一个四点。”

秦聿点了下头,“帮我泡一杯咖啡,谢谢。”

“OK。”陶霖打了个手势。

过了几分钟,有人敲门,他找着案卷,头也没抬,“进来。”

陆斯安端着咖啡杯走进来,把咖啡放在他办公桌上,目光不断在他脸上逡巡,“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抬头对上陆斯安熟悉的老脸,秦聿看了一眼就垂下眼帘,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什么怎么样?”

陆斯安指了指心脏所在的位置,“还好吧?”

“我没心脏病。”

“你调整好了就好,反正律所缺了你也不是没法运转,你多休息一段时间也没什么。”

这话说得不像人说的。

秦聿没理他。

陆斯安退到沙发坐下,一双长腿翘起二郎腿,“我听说你之前回京城是姜芮书陪你回去的?”

“你听谁说的?”

“还能是谁,当然是小赵律师啊。”陆斯安毫不犹豫就把赵思雨给卖了,“那天她哭丧着脸回来给我说你出车祸还回京城去了,又说姜法官突然出现说陪你去京城,听得我一头雾水,姜芮书怎么跟你一块了?”

秦聿顿了一下,“凑巧。”

“凑什么巧能巧到你一出车祸她就赶去医院,还安排得妥妥当当陪你回京城?你和她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我和她是邻居,很奇怪?”

“你们之前不是还不对付吗?”

“什么时候不对付了?”

“你们一直不对付好吧?以前有人在你耳边唠叨她的名字,你就一脸不耐烦,来了S市也没听你说你俩关系好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