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五十一章 陆老板的嘴,骗人的鬼

第四百五十一章 陆老板的嘴,骗人的鬼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3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五十一章 陆老板的嘴,骗人的鬼

“我不想听是不想有人在我耳边说废话,跟说的是谁没关系。”

陆斯安睨眼,“这样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俩关系不好?”

“你的错觉。”

“那这么说,你俩关系还挺好?”

秦聿不耐烦跟他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不觉得奇怪?”陆斯安突然正经脸,“姜芮书我不是很熟,但她肯定也不是个滥好心的人,这么帮你你心里没点想法?”

秦聿淡淡看着他。

“我估摸着她对你有意思,一个女孩愿意毫不犹豫地陪你奔赴千里,绝不是一般朋友能做到的。不过这也正常,你瞧瞧你这脸,你这身材,虽然脾气臭了点,但女孩子都是视觉动物,颜即是正义,对你有意思也正常。”陆斯安突然话锋一转,越说越不像话。

“所以?”

陆斯安还在说:“以前没想过,现在想想,姜芮书还挺不错的,要什么有什么,跟你还真挺配的……嗯?不对,你这态度不对。”陆斯安眯起眼睛,“你回京城一趟改性儿了?”

“那我要怎么样?”秦聿端坐着打开电脑,一点语气也没有。

陆斯安打量他,“要是我平时这么说你,你早就让我圆润地走了,怎么我今天说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都不惊讶。”

“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我说姜芮书对你有意思。”

“哦。”

陆斯安啧了声,“我说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那我要怎样?表示很吃惊?”秦聿脸色淡淡。

“难道不应该吃惊?”陆斯安强调,“姜芮书啊,你的宿敌,可不是那种能被你美色所迷的女孩子。”

“那又怎样?”

陆斯安对上他一脸性冷淡的表情,简直被他打败了,无力地笑起来:“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很不正常?”

秦聿抬起头,“我正常得很,不正常的是你,这里房租水费电费都是钱,你这个做老板的不想办法创收,尽在这里耽误我工作,我回了一趟京城你发生了什么事?”

陆斯安简直气笑了,“我这还不是关心你!”

“不用关心,你变成以前那个唯利是图的陆老板就OK。”

“行行行,不打扰你工作。”陆斯安打小被他怼习惯了,一点也没放在心上,起身拍拍手准备唯利是图去了,但刚要转身就顿住,随后看着他,眼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心,“你要是还没调整好就再休息一段时间,手上的案子也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转给其他人,你来S市之前你家老爷子就交待过我要看好你,要是你出个什么事,我可没法跟老爷子交代。”

秦聿对上他担心的目光,语气软和了些:“我没事,有事就不回来了。”

听他这么说,陆斯安想想他也不是那种担不起事儿的爷们,毕竟是秦老爷子那种大佬教出来的人,不可能轻易被压垮。放心地点了点头,突然皮了一下:“那你到底怎么想的?”

秦聿的白眼就要翻出来。

陆斯安笑着摆手,“好了好了,不问不问,我什么都不问了,你赶紧给我创收去,大安这个月的业绩全靠你了。”

刚才还说律所离了他照样转,现在又说全靠他了,陆老板的嘴,骗人的鬼。

秦聿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陆斯安笑着走了。

秦聿嘴角抽了抽,目光落到电脑屏幕上,他的电脑桌面只有计算机、回收站和邮箱三个图标,壁纸是一片星空,近乎漆黑的底色,一目了然。

过了许久,他突然回过神来,登录邮箱,打开附件,认真地看起来。

“秦律师。”陶霖过来敲门,“赵女士过来了。”

秦聿抬手看了看时间,九点四十八分,也差不多到点了,“叫她过来吧。”

-

C区法院。

姜芮书上午没有开庭,不过当事人约了要过来谈谈,约了九点半,但对方一直到十点钟才到。

“对不起,姜法官,没想到这个时候还堵车,我们应该早点出门,耽误你这么长时间,真的太对不起了。”

来的两个当事人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妻,因为迟到,一见面就跟姜芮书连声道歉,满脸的愧疚。姜芮书原本是有点介意,但见两个老人急得脸都红了,反而觉得过意不去:“没关系,两位先坐吧。”

随后给两位老人分别倒了杯水,两位老人连忙道谢。

姜芮书等他们缓过来,这才开口说道:“赵有谦先生,唐玉敏女士是吗?我看你们的诉讼请求是要求女儿每周回家看望你们。”

绝大部分赡养纠纷的案子都是老人起诉子女要求赡养费,而这对老夫妻的诉讼请求比较特别,他们要求女儿履行精神赡养的义务。

是的,不是要求赡养费,而是精神赡养。

姜芮书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赡养纠纷,立案庭把案子立起来,这种诉讼请求也的确有法律依据,只是极少有人会就这方面提起诉讼。

两位老人相视一看,神情变得落寞。

赵有谦垂着眼帘不愿说话,唐玉敏叹了口气,开口道:“其实我们真的不想起诉娅娅,我们两个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想跟她处好关系关系都来不及,怎么会希望跟她闹到法庭上去?可我们真的没办法了,她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回家,每次叫她回家看看,早些时候她总说忙,后来干脆直接挂我们的电话,我们想听听她的声音都没办法听到,我现在做梦都想听听她的声音……”

这么看的话,赵菲娅是有意不回家的。

姜芮书问道:“你们知道她为什么不回家吗?”

唐玉敏拭了拭眼角,摇摇头,“可能还是我们做父母做得不够好吧,没办法给她更好的条件,也可能是什么时候有了矛盾,可她有什么不满从来没跟我们说过,就这么冷着,连家都不回,我心里实在难受。”

“你们有没有跟她进行过沟通?”

唐玉敏还是摇头,“一问就说忙,开始我们都以为她年轻在外面打拼,工作比较忙,可是我们就在一个城市里,回家能有多难?我们要求也不高,每个星期回家看我们一次就满足了,我们老两口都有养老金,不用她给钱,我就想不通这孩子怎么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