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五十六章 几乎全错了

第四百五十六章 几乎全错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4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五十六章 几乎全错了

“为什么?”

“因为我心里是不认同这条法律的呀,我听说法律应该是不强人所难的,但这就是在强人所难。”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忍不住看着她。

这样在法庭上质疑法律的合理性真的好吗?

姜芮书不动声色看着她,缓缓道:“法律的确立的确是不强人所难的,但这一条规定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所以我不认为是强人所难。”

赵菲娅礼貌微笑,“我应该就是那少数人。”

连审判长都敢顶嘴,也是没谁了。

姜芮书回了个淡淡的微笑,没有继续表态,示意原告律师可以继续。

但原告律师见赵菲娅如此油盐不进,心知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回答了,该问的都问了,便转身看向姜芮书:“我的提问结束了,审判长。”

“被告方要询问原告。”秦聿看向对面的两个被告,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原告唐玉敏、赵有谦,请问你们希望被告回家看望你们是为了什么?”

唐玉敏和赵有谦面面相觑,唐玉敏不解说道:“父母希望孩子回家需要理由吗?”

“当然需要。”

唐玉敏皱起眉头,“就是很久没见她,想见见她,一起说说话,含辛茹苦将孩子养大成人,不就是希望孩子能常回家看看,陪陪老人吗?”

“也就是说出于情感需要?”

唐玉敏不是很明白他提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

秦聿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A4纸,“这是一个问卷,上面的问题全都是关于被告方方面面的,下面我希望你们两位能如实回答。”

他开始第一个问题,“请问赵菲娅的生日是哪天?”

唐玉敏马上道:“十月十二,农历。”

“赵菲娅是什么性格?”

“听话,上学的时候有点内向,不爱说话,也不爱交朋友,不过老师很喜欢她。”唐玉敏顿了顿,抬起视线看着对面的赵菲娅,难过地低下了头:“现在我不知道。”

“赵菲娅中学时最好的朋友叫什么?”

“当时我们家隔壁的小梅,她们经常在一起玩。”

“赵菲娅曾经有过什么理想?”

“当老师。”

“赵菲娅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

“喜欢的挺多的,娅娅不挑食。”

“赵菲娅最讨厌的菜是什么?”

“没什么讨厌的菜。”

“赵菲娅喜欢的男生是什么样的?”

唐玉敏摇了摇头,“她没跟我们说过。”

“赵菲娅大学专业是什么?”

“数学。”

秦聿连续问了四十多个问题,涵盖了赵菲娅的方方面面,唐玉敏几乎都能答出来,大部分对答如流,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的女儿很了解,这些了解显然需要用心才能如此熟稔。

但是赵菲娅听完全部回答,轻轻嗤了声,“除了我的生日,几乎全部错了。”

“怎么可能?”唐玉敏不相信,“你在家那么多年,每天吃什么都是我做的,我还能不了解你?”

“其实我不内向,我只是不爱在家里说话,我最好的朋友不是小梅,是我的同桌,当老师不是我的理想,我只是随大流随便写的,我的理想就是考个好大学,以后多挣钱,我最喜欢吃肉,最讨厌鸡蛋,我大学是双学位,数学加心理学,说真的我很讨厌数学,所以我现在做了心理咨询……”

听赵菲娅一个个纠正,唐玉敏忽然感觉到了心凉,仿佛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变成了另一个人,另一个她完全不认识的人。“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你发生了什么事?”

赵菲娅靠着椅子,似乎在欣赏她的表情,“你还记得我第一本新华词典是怎么买到的吗?”

唐玉敏想了想,“我的给钱。”

“你给了多少?”

唐玉敏一下子顿住了。

见她答不出来,赵菲娅笑了笑,看向秦聿,示意他继续。

秦聿道:“感情是双向的,用真心才能换得真心。从原告的回答可以看出,他们对于被告几乎一无所知,这都是一些很小的事情,但又是不可忽略的事情,原告在被告身上究竟用了多少心显而易见,没有真心的对待自然换不来孩子真心的感激和热爱,再期待孩子真心付出就是过分了。没有真心,所谓的看望也不过是做戏而已,毫无意义!”

原告律师马上道:“且不说单纯以这些琐碎的问题来衡量是否有感情准不准确,既然你也说了感情是双向,那被告知道父母的喜好吗?”

“不知道。”赵菲娅直接道。

“既然被告也不知道,怎么能要求原告都知道她的喜好?这是双标。”

秦聿摊手:“既然双方都不知道,那只能说明这一家人对彼此都没什么感情,以前没有感情,现在见别人含饴弄孙孤单寂寞了,有需要了就来谈感情了,你当感情是蘑菇,浇点水就能长?”

原告律师噎了一下,“法律规定了赡养义务包括了精神赡养,这是义务,不是权利。”

听到这句话,秦聿唇角勾了勾,将目光转向唐玉敏老两口:“如果法律能强制被告,或者审判长判决被告必须定期回家,不管被告是否愿意都需要履行这一结果,原告还希望被告回家吗?”

唐玉敏不是很明白他这个问题的目的,只能隐约感觉到不妥当,但否认的话岂不是支持孩子不回家?她“只要娅娅能回家看看,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满足了。”

秦聿露出一个讽刺的笑,“那你想过被告是什么感受?有没有想过她会难受,倍感折磨——这就是你们做父母的对她的爱?”

秦聿看着他们,眸中锋芒乍现:“不,这根本不是爱,是为了报复和折磨!报复她不听话,毕业后就搬出去住,没办法再控制她!报复她没有按照你们的意愿考公务员,而去做了不正经的工作!报复她三十岁还不恋爱结婚,让你们丢脸!报复她没有按部就班让你们含饴弄孙,让你们的人生得不到圆满!一切都一切都是为了彰显你们作为父母的特权!为了——重新掌控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