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五十九章 真的伤害

第四百五十九章 真的伤害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五十九章 真的伤害

唐玉敏看着女儿冷漠的脸孔,感觉茫然和荒谬,“你就因为这些事怪爸爸妈妈?连家都不肯回?”

赵有谦也不敢置信,怒道:“你怎么这么小心眼?爸妈养你二十几年没亏待过你,就因为几件小事没顺你的心意,你就心里怨恨,你白眼狼吗你!”

唐玉敏完全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不了,“我们那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啊,希望你好好学习,不要分心,不要学坏,你小时候怪我们管得严没什么,可你这么大了难道还分不清好歹?再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们不是你心中完美的爸爸妈妈,可我们已经力所能及对你好了,怎么至于这么恨我们?”

赵菲娅看着他俩一叠声质问自己,讽刺地笑了笑,撇开了视线,没有出言反驳。

唐玉敏见她不为所动,看向审判席,“我们哪里做错了?小孩子不懂什么好什么不好,大人不就是应该管教他们吗?”

两个陪审员年纪都比较大,对唐玉敏的话感同身受,不由点了点头。

姜芮书没有说话。

“审判长?”

所有人都看着姜芮书。

姜芮书沉默了很久,看了看满脸冷漠的赵菲娅,两厢形成鲜明对比,“你们……问过她的感受吗?”

“什么……”

听到这个回答,姜芮书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她看着赵菲娅,“那天你妈妈没有带你回外婆家,你怎么样了?”

赵菲娅慢慢扭头过来看着她。

姜芮书对上她的视线,“那天后来怎么样?”

赵菲娅垂下眼帘,淡淡道:“我哭着跟在她身后,一直到外婆家她都没有回过一次头。”

姜芮书继续问:“妈妈不理你的时候,你害怕吗?有没有做过噩梦?”

赵菲娅顿了片刻,答道:“那几天家里会很安静,看她脸色好点了就认错。”

“你攒的那笔钱攒了多久?准备用来买什么?买给谁?是不是很重要?”

“大半个学期,准备买一个新的铅笔盒。”

“那个洋娃娃是谁送给你的?你喜欢吗?有多喜欢?你愿意给表妹吗?给表妹后你难过吗?有多难过?如果让你拿一样东西换回来,你愿意拿什么换?”

“同学凑钱送我的生日礼物,我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礼物,可是没几天就突然不见了,问了才知道原来送给我表妹了。”她语气一直淡淡的,“能换的话也不会换,因为同学们知道后想再买一个给我,我没要,要是改天又有人看上了想要,我留不住又是白费,知道他们的心意就够了。”

姜芮书眼中露出怜惜,“那年暑假你想去的同学家里是不是你好朋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约定?准备在暑假做什么?想留下什么回忆?最后那个暑假你做什么了?开心吗?”

“对,她是我当时最好的朋友,我们另外三个人约了一起去她家玩,那个暑假我在家里呆了整整一个假期,哪儿也没去,就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不同,只是那个暑假我突然想出去玩而已。”赵菲娅脸上没什么表情,仿佛在陈述别人的事。

“你在家里做什么?”

“不记得了,反正就那样吧。”

“那个喜欢你的男孩子后来怎么样了?你又怎么样了?在那之后你还好吗?”

“他啊,原本成绩挺好的,那事之后一落千丈,第二个学期就转走了,走之前特地找了我,说他没想到我是那么狠心的人,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了。”

“你的第一本新华词典,”姜芮书看着她,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还有一块钱,你是怎么凑到的?”

赵菲娅转动视线,看着对面的父母,启唇道:“我偷的。”

“什么?!”唐玉敏和赵有谦震惊。

赵菲娅看着赵有谦,“我爸经常请人到家里吃饭,这些叔叔喜欢支使我附近的小卖部去买烟,所以我知道他们的钱放在哪个口袋,那天我爸又请人到家里吃饭,趁着你们吃吃喝喝,我一下子就找到了钱,谁也没有觉察。”

赵有谦面露怒色,“你怎么能偷钱?!”

“我妈让我自己想办法,我小小年纪又不能挣钱,除了偷还能怎样?”赵菲娅觉得很好笑,眼里却满是悲哀,“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偷钱,可我一点也不内疚,我父母双全,但我需要偷钱买词典,这不是我的错。”

“你……”唐玉敏老两口想反驳,可是对上她冰冷的目光,话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两人求助地看向审判席。

姜芮书看着他们,轻声道:“或许你们不自知,但真的伤害过她。”

唐玉敏和赵有谦一脸茫然和不理解,“可是隔壁还有打孩子的,现在不也都好好长大了?”

“人跟人不一样,你看别人好好的,在背地里别人又有过什么样的难过你知道吗?”

唐玉敏还是不理解,“这、这怎么能算伤害?就算是我们有些方式不正确,也不至于这么记仇吧?”

姜芮书有点说不下去了,因为这是两代人的认知差异,不能说唐玉敏老两口有错,也不能说赵菲娅矫情,“没有经历过就不能替别人无所谓,或许一件在别人看来很小的事,但就是戳中了某个人心中最痛的地方,痛得夜深人静的时候痛哭流涕,没人知道,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秦聿不由看着她,却见她眼帘半垂,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所有人都在思考她的这番话,两名陪审员都安静了,整个法庭一片寂静。

“这……”唐玉敏将目光转向赵菲娅,赵菲娅却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

这时,秦聿开口道:“审判长,事实已经很清楚,虽然《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上规定了子女对父母有精神赡养的义务,但鉴于被告和原告之间没有正常的亲情,甚至有无法弥补的隔阂,出于对原告真正的照顾,同时也能同情被告的遭遇,希望合议庭能考虑这一情况,做出利于双方的判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