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六十二章 烧烤夜话

第四百六十二章 烧烤夜话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六十二章 烧烤夜话

赵菲娅听说父母撤诉沉默了很久,说了声知道了,挂了电话。

秦聿打过这么多官司,这不是第一次无疾而终,但这一次给他的感觉不大一样,当事人撤诉有很多原因,有的人是怕麻烦,有的人突然改变主意,有的人迫于某个原因不得不撤诉,虽然是和平落幕,但终究是不圆满的。

这次,虽然没有结果,却能叫人看到希望。

姜芮书……

没想到她做法官还真的很适合。

秦聿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天边最后一丝光亮被夜幕吞没,城市化为一片灯海,他的身影映在玻璃上渐渐清晰。他回过神来,想了想,转身拿起办公室电话,但拨号的时候他顿了一下,把电话放下,拿起手机,直接拨了微信语音。

“嗯?”电话那头猝不及防地传来一声鼻音,只是这一声,他就能感觉到对方的好心情,当事人撤诉能开心这么久吗?感觉似乎拿开手机看了一下,确定了来电的人是谁,这才开口说道:“秦师兄?”

听到这声称呼,秦聿就知道她完全脱离了公事公办的状态,现在是私人状态,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无语,“是我。”

姜芮书站在窗前看着渐渐浓郁的夜色,眼睛弯起来,声音含笑道:“我知道是你,有什么事吗?”

秦聿顿了一下,“你在家?”

“对啊,最近不加班,你呢?”

“还在律所。”

“还吃饭了没?”姜芮书很自然地接道。

“准备去。”

“这么晚还没吃啊,今天很忙吗?”

秦聿看着落地窗外,“也不是。”

“那怎么不按时吃饭?”姜芮书的语气很熟稔,叫人自然而然地就跟她聊下去。

“之前不想吃。”

“是不是最近天气热没胃口?你可以叫家里的阿姨给你做点开胃的,饭还是要按时吃的,不然这就是个恶性循环,越来越不想吃饭,你这么大个男人怎么受得了?”姜芮书说着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你没吃饭的话,干脆来我家吧,今晚范阿姨在庭院里搞烧烤,你过来一起呀。”

“烧烤?”

“嗯,我爸让人捎了一批新鲜食材回来,范阿姨说今天天气好,适合搞烧烤,你现在回来的话正好赶上。”

“……你爸爸?”秦聿还是第一次听到她提自己的家人,陆斯安也提过几次她那个“地头蛇”爸爸,但从来没见过。

听到他的迟疑,姜芮书轻笑了声,“我爸不在家,你不用害羞。”

谁害羞了。秦聿嘴角抽抽,就听姜芮书在电话那头说:“来吧来吧,你可以叫朋友一起来,吃喝管够。”

秦聿默然,过了一会儿,轻声道:“好。”

回到凯旋公馆,他先把车开回去,随后从酒窖里挑了一瓶香槟,换了身便装,临走前补了点香水,这才出了门。

还没进姜家就远远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走进去就看到草坪上摆了烤架,旁边摆着一张小圆桌和烧烤架,烧烤架上摆满了食材,整整齐齐地码着,可谓琳琅满目。姜芮书穿了身浅灰色的休闲运动装站在烤架前,姜大橘在她脚边打转,可能是喂到了海鲜的腥味儿,撒娇的喵喵叫,又嗲又着急。

姜芮书被缠得不行,低头训斥了它一声,却从烤架上捏了一只生蚝给它。

姜大橘凑过头闻了闻,又闻了闻,抬起了头,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姜芮书一阵无语,就知道会这样!这货根本就不馋,就是不让人吃独食,以示自己的高贵地位。

她戳了下姜大橘的脑门,想把那只生蚝放回去,这时突然心中一动,扭了下头,猛的发现秦聿站在几步外看着自己,吓得她连忙把生蚝拽在手里,一脸尬笑:“你来了。”

秦聿的目光落到她手上。

“大橘没舔。”她解释,见他似乎还有点嫌弃,又说:“一会儿我吃。”

秦聿:“……”

秦聿走过去,把香槟放在小圆桌上,看了看四周:“你没叫别的人?”

“没什么别的人,我朋友都不在S市,熟人的话也就是你了。”姜芮书放松下来,很自然地把手里的生蚝放回烧烤架上,秦聿瞥了眼,到底没说什么。

“这么多年在S市你都没交到朋友?”

“当然有朋友,只是朋友也分很多种,也有关系好的,只是某些时候别人来我家会不自在,所以我一般不会叫这边的朋友到家里来玩,玩的话都是在外面吃吃喝喝。”

“那我属于哪种?”他脱口而出,下一秒就意识到这话有点让人想多,马上道:“不用回答。”

姜芮书看着他,唇边慢慢勾起笑意,“我还挺想回答的。”

秦聿把头一扭,“我不想听。”

姜芮书笑出声来,“为什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姜芮书斜眼,“拜托你看看自己在谁的地盘,跟我说这种话,案子刚结束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也不知道是谁承办案子后翻脸不认人。”

“我那是避嫌,再说这案子要不是我办,你说不定就输了。”姜芮书唔了声,“律界大名鼎鼎未曾有一败绩的秦律师在一个小小的赡养纠纷上败诉,这说出去多多少少有一种阴沟翻船的感觉。”

“我并不在意这一点。”作为律师,胜败是常事,别人总拿这点做他最闪亮的标签,但实际上他一点也不在意这点,他唯一且始终在意的是如何维护委托人的利益。“再者这个案子我不会输,要么和解,要么原告撤诉。”

“你怎么肯定不会输?依法来看,唐玉敏他们的诉求是被支持的。”

秦聿深深看着她,没有说出原因,不过姜芮书大致能想到他会怎么做,应该是从唐玉敏老两口入手,因为被告无解的话,那就只能原告退让,只是那样的话,这个案子将无疾而终,但问题并没有解决。

以姜芮书的立场,她是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不过她能理解秦聿的立场,毕竟他是律师。

“不谈这些了,来吧,美味的食物在等着我们品尝~”姜芮书拍了下手,转身把火点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