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六十三章 小时候

第四百六十三章 小时候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6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六十三章 小时候

姜芮书这次用的是炭烤,炭烤比电烤要麻烦点,但是,用吃货的话来说——电烤的肉没有灵魂,如何比得过经果木炙烤,混合着果木香,焦香鲜嫩的烤肉?

“我能做些什么?”秦聿走过来想帮忙。

姜芮书抬头看他,“会点火吗?”

秦聿顿了下,“不会。”

“会煽火吗?”

“……不会。”

“会烤肉吗?”

秦聿彻底沉默了。

姜芮书嘴边噙着笑,不过没笑出声来,“你等着吃就好。”

秦聿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秦先生来了。”范阿姨端着一盘酱料从屋里出来,见两个年轻人围在烤架前,笑着打了声招呼。

秦聿抬头颔首,“您好。”

范阿姨走到姜芮书身边,“我来吧。”

“不用,我可以。”姜芮书拒绝了范阿姨的帮忙,她一看就是个熟手,摆好木炭后,把固体蜡塞进木炭中间,直接用打火机点燃,动作又快又准。

范阿姨拿了个大蒲扇扇风,姜芮书一看就乐了,“这是哪来的?”

“之前你奶奶从老家寄来的。”范阿姨笑着说,这东西看着土,可是要用的时候很实用呢。

范阿姨一说,姜芮书就想了起来,是奶奶扎的扇子,其实这玩意儿在老家都不怎么用得上了,毕竟家家户户都有风扇空调了,她在城里更用不上,只是奶奶闲着没事总喜欢扎个扇子扫把什么的,时不时想往城里送。

“我奶奶六十岁的时候还山上烧木炭,以前我们家冬天用的木炭都是奶奶烧的,让她不要去她总是不听,不过后来没几年就封山不让烧了,家里也用不上木炭取暖了,她就喜欢扎这些蒲扇扫把,采些粽子叶卖,总是闲不住。”

“老一辈忙惯了,闲着得闲出病来,能忙身体才好。”范阿姨道。

姜芮书笑笑,没有说下去。

范阿姨接管了烤架,姜芮书就不去插手了,毕竟她的手艺拍马都比不上范阿姨,还是不要浪费食材了。

她转身寻了酒杯,把秦聿带来的那瓶香槟开了,加了冰块在酒杯里,每人倒了一杯。

很快,浓郁的肉香飘散开来,滋滋的爆油声从烤架那里传来,叫人控制不住地分泌唾液,没一会儿,范阿姨端了一盘烤羊肉到小圆桌上。

“来。”姜芮书举起酒杯,“为了这美好的夜晚,这美味的食物,以及……美好的人。”

秦聿举杯,轻轻碰了一下。

姜芮书戴上一次性手套拿了串羊肉串,“尝尝,范阿姨的特制烤酱秘方,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保管你吃了还想吃。”

听她卖力推荐,秦聿也拿了一串,尝试地咬了一口。

入口的刹那,一股浓郁的焦香充斥在口腔中,鲜嫩的肉里将肉汁完全锁住,咬下去有一种爆浆的错觉,诱发唾液疯狂分泌,叫人迫不及待想再咬一口,难得的是保留了羊肉的鲜美,却一点也不膻,边角有些许肥肉,但一点也不腻,反而因为被烤出油花而散发着动物油脂诱人的芳香,让肉质表面有一种脆而不硬的焦香,味蕾在瞬间被征服。

吃完羊肉串,他抿了口香槟。香槟因为加了冰块,味道稍微有些变淡,但这些许变淡的口感却刚好中和羊肉的重味儿,微甜而不腻,冰冰凉凉的很适合这开始燥热的夜晚。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片空旷的草地,抬头便能看到毫无遮拦的夜空。

今晚的夜空格外澄澈,是一种近乎黑的幽蓝,没有一片云朵,晚风习习吹来,就这么坐在穹顶之下,脚踩着茂密整齐的草坪,说不出的悠然惬意。

秦聿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放松了。

姜芮书见他手里端着香槟,一动不动地望着夜空,也不由抬起头,忽然有点能感觉到他的心情。

“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漂亮的夜空了。”她感慨。

秦聿淡淡瞥了她一眼,嗯了一声。

现在污染严重,不是每个地方都能看到干净的天空,便是没有污染,城市如灯海般的照明也会叫人看不清天空的真实模样。

不过,其实很多时候也不是看不到天空,而是整日在忙忙碌碌中打转,不知不觉忘记了停下来,也忘记了抬头看看,就如同那些不知不觉中忘记的年少时对于天空的各种想象,丢开后再也想不起来。

“我记得小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严重的空气污染,也没有城市光污染,每到了夏天夜晚晴天的时候,在我们村口那个大大的晒谷坪上,抬起头就能看到一条银白的星河,一颗一颗的星星闪烁,特别漂亮,还有北斗七星,小学的时候还没学地理,只知道北斗七星像个勺子,别人都说能看到,可就我怎么也分不清到底哪几颗是北斗七星。”

秦聿扯了扯嘴角,想说北斗七星那么明显,一眼就能看到,随即又想起这人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是个地理学渣,也难怪分不清。

他抬起头,想指给她看,但是受城市灯光的影响,只能看到月亮旁边的木星,只能作罢。

“你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农村?”他问道。

“嗯,九岁以前都在农村,跟我奶奶一块住。”姜芮书喝了口香槟。

秦聿闻言不由看着她,“跟奶奶住?你父母不在家?”

“对啊,他们在外面忙,大概一年就回来两次,有时候一年一次,平时就是奶奶带我。”

“你小时候还是留守儿童。”

姜芮书斜了斜眼,“你不要用这种古里古怪的眼神看我,虽然我是留守儿童,但其实那几年我过的很开心,我们村里同龄的就我一个女孩子,男孩子们都不敢欺负我,我放学的时候书包都不用背,比我小的喜欢跟着我,比我大的也喜欢跟我玩,每天上学放学都很多小伙伴陪我。”

秦聿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感觉就是一群杀马特小孩模仿古惑仔。

他嘴角抽了抽,对她的话表示怀疑,“主要还是没人管你吧?”

姜芮书笑笑,喝了口香槟,淡淡道:“也不全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