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六十六章 各种原因

第四百六十六章 各种原因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21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六十六章 各种原因

“你当时才七岁。”秦聿道。

“是啊,小孩子说的话多是异想天开,怎么能当真?”姜芮书叹息着举杯,酒杯里的酒又快见底了。

秦聿默然。

大人总是觉得小孩不懂事,不喜欢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也不会认真听取小孩的想法,但其实最为一家人最亲密的纽带,家里有个风吹草动,孩子能真切地感受到,只是一个烦躁的语气,一个不耐烦的眼神,他们就能感受到不同。

所以她提出离婚,父母不会认真去考虑。

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跟父母说你们离婚吧……真的很难想象,姜芮书给他的感觉一直是平静的,似乎永远都不会跟人发生矛盾,不管遇到什么人,她都能平静地把事情处理好,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失望,最终才让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放弃曾经很幸福的家庭,希望父母分开。

“一直到我考上大学,他们终于愿意听我说的话了,然后上大学后,我就给他们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开始也是不同意,然后我分别跟他们谈了一次,我妈确定我不会离开她,她不会无依无靠,不会变成一个人,哭着答应了。我爸第一次跟我以成年人的身份谈话,他很不习惯,但还是正视了这个事实,沉默了很久,也答应了。”

秦聿记得她上学的年龄很小,“你上大学的时候只有十五岁吧?”

姜芮书嗯了声。

秦聿看着她,眼中若有洞察,“你那么早上大学……”

姜芮书笑了笑,“就是为了让他们正视我。”她闭上眼睛,仿佛当年尖锐的争吵声和诅咒生犹在耳边,不过两秒,她睁开眼,低头看着杯底最后层浅浅的酒液,“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冷血?处心积虑让父母离婚。”

秦聿看着她一脸的平静,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心如止水还是伪装平静,心里有种是不劲儿的感觉,“我没有经历过,不知道怎么评价,不过……”

“嗯?”姜芮书扭头看他。

“倒也不是很叫人意外。”

“是吗?”姜芮书唇边含着浅浅的笑意,想听他的回答。

“你不是那种会将就忍让的人。”

“这是夸奖?”姜芮书歪着头,唇边笑意渐浓。

“你随意就好。”秦聿轻饮了一口。

姜芮书笑出声来,将杯底的酒一饮而尽,徐徐说道:“其实我能理解妈妈的痛苦,她那样的经历、性格、环境,很多事情是注定了的,我没办法强求她改变,所以我让自己尽快上大学,有话语权,成为她的依靠,妈妈有了新的依靠,就不会再沉溺于爸爸的痛苦中。可是我也没办法怪爸爸,他一直很爱我,早年他在外面做小生意的时候听说教育条件好的地方孩子更容易出息,就一直想搬到镇上,让我去镇小学读书,可惜那年下了大雨,打破碎了他的计划,后来他义无反顾跑到外面打拼大部分是为了我,离婚的时候妈妈提了个要求,不准他再生孩子,他直接去做了结扎……所以我也没办法怪他,他们都爱我,只是不再爱彼此……”

这么多年,她从来没跟别人说过这些,一直在心里默默消化,消化完就放在了记忆的深处,不再跟人提起,今天突然就有了倾诉欲,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太冒昧。

秦聿沉默着,他没有遇到过她这样的经历,但做过许多的离婚案,知道夫妻双方感情破裂,最受伤害的其实是孩子。时常会听到一些人说“我以后不要嫁给我爸那样的人”“我以后绝对不会变成我妈那样的人”,其实这都是被父母的婚姻所影响,这种影响往往也是终生的。

姜芮书……

“哎,你别又这样看我!”姜芮书指了指他的眼睛。

秦聿摸了摸自己眼角,“怎么看你?”

“同情,怜悯,好像我是个小可怜。”姜芮书噘了噘嘴,“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要同情。”

“那你想要什么?”

姜芮书深深看着他,看得他毛骨悚然,下意识往后坐了坐。

姜芮书笑了声,“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说着给自己添了半杯酒。

秦聿见她添了这次酒,酒瓶快要见底,忍不住有点怀疑她喝多了,不然话这么多,跟他说这么多回忆,不像她平时的作风。

但是她除了脸有点红,眼神还很清明,语气也正常,没有醉的迹象。

不过,她喝醉了也总是装得跟没事人一样,叫人分辨不清。

“我想想玩什么……”她歪着脑袋,“你画我猜?”

“……怎么画怎么猜?”

“就是你画我猜,我画你猜呀。”姜芮书说着从椅子上跳起来,“稍等。”

说着她转身进了屋里,过了几分钟,拿了本速写本出来,朝他扬了扬,“用这个画。”

秦聿知道这游戏怎么玩,不过两个人的话……

“如果你画的让人猜不出来呢?”

这是怀疑她是不是会故意乱画混淆视听?姜芮书哼笑了声,“当然有规则,必须能解释出来为什么那么画,如果理由不能让对方信服,就算画的哪一方输,但如果能解释出来,对方又猜不出来,就是猜的那方输。”

秦聿想了想,感觉这么设定的话基本没什么漏洞,便答应了。

“那我先画了。”

姜芮书打开速写本,拿着铅笔想了一会儿,开始动笔。

秦聿坐在她旁边,能清楚地看到她画了什么,只见她先画了个圈,又画了一个圈,又画了一个圈……

一直画了十二个圈,在十二个圈外面画一个长方形,然后才停下笔来,笑吟吟地把速写本给他:“好了。”

“……画完了?”秦聿问。

姜芮书点头,“画完了。”

秦聿:“……”这是什么?十二个圈和一个长方形?

被坑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看出是什么了吗?”姜芮书凑过来,“很明显啊,你看这十二个圆,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

秦聿想了又想,“十二个圈和一个长方形?”

姜芮书噗嗤笑出声来,“给你一个提示好了,是一种食物,十二个是个数。”

秦聿看着那十二个圈又想了想,“莲藕?”

“莲藕有十二个孔?”

“那是什么?”

“你要放弃回答吗?”

秦聿斜眼看着,“放弃。”

“将将将~~”姜芮书宣布答案,“这是一托鸡蛋。”

秦聿匪夷所思地看着她,“一托鸡蛋?!”从哪里看得出是一托鸡蛋啊????

姜芮书对上他费解的眼神,理所当然道:“一拖鸡蛋十二个,装鸡蛋的托是长方形的,不就是一托鸡蛋?”

秦聿:“……”

那十二个圈除了是十二个之外,哪里跟鸡蛋长得像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