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六十九章 吊桥效应

第四百六十九章 吊桥效应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9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六十九章 吊桥效应

秦聿轻咳了声,“你告诉我怎么拍就行。”别的话不要说那么多。

姜芮书领会他的话外之意,唇边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走到月季墙前,“你站这里。”

秦聿跟着走过去,“这样?”

姜芮书后退几步,拿手机看了看效果,“再往里面退两步。”

秦聿依言退了两步,随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

姜芮书微微屈膝,抬手赶了赶,“再后退一步,然后往左边走两步,对,就在光亮明暗的交界那里。”

等秦聿站好,她拍了张试试,见他四肢僵硬,浑身不自在的样子,有点忍俊不禁,“你放松肢体,别瞪我。”

秦聿深吸了口气,尝试放松点。

姜芮书从镜头里看感觉还是差一点点,“以前不是也有记者采访你吗?拿出你当时对着记者镜头那种随意自在。”

“早就没有了。”他硬邦邦说。

姜芮书忍不住闷笑,他跟记者的关系着实不怎么样,很多案子都有爆点,但他不喜欢搞采访,记者去旁听他不管,想采访他他经常不理,曾经有记者采取比较过激的方式跟踪过他,被他直接告了,正好那个记者还挺有来头,于是京城好些记者喜欢黑他,导致他后来跟记者的关系都不大好。

姜芮书另外提了一个建议,“那你想想你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嗯,我的意思是你喜欢交往的朋友,跟你关系很好的人。”

秦聿想了想自己跟关系好的朋友怎么相处,一下子就莫得表情了。

姜芮书从镜头里明显看到他表情的变化,忍不住笑出来,“你平时跟朋友就这么一副表情?”

“差不多。”

看来他的朋友太多都是那种很开朗乐观的人,不然个个棺材脸,谁受得了谁呀?姜芮书心里暗暗想着,嘴边噙着笑意,换了个方式:“那你平时什么时候最放松,就用那种感觉来看镜头。”

“躺着的时候。”

姜芮书又笑了,她发现自己又get到了秦律师的萌点,那就是一本正经接梗,他自己还没意识到。

“随便拍拍吧。”他感觉怪怪的,忍不住催促。

“好吧好吧。”怕他撂担子,姜芮书连忙抓拍了几张,“你别动,我拍个更近的。”

随后又拍了几张,这才走过去,把手机递给他,“你看看喜欢哪张?一会儿传给你。”

秦聿盯着发着荧光的屏幕,一张张往下翻,姜芮书连着抓拍了十几张。

“我觉得这张不错。”姜芮书伸手点屏幕,往回翻了一张。

姜芮书抓拍了他皱眉的表情,眼神犀利,配合半明半暗的光线杀气十足,但他背后又是繁茂皎洁的月季,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形成强烈的冲突感,很抓人眼球,这要是放在网上,肯定很多人会说屏幕脏了。

但秦聿感觉都差不多,一样的背景,一样的姿势,一样的表情,实在没看出哪张不同。

“还有这张也不错,眼神柔和许多。”姜芮书往下翻了两张,是比较近的半身照,他微侧着脸。

秦聿感觉有点不自在,他除了接受正规杂志采访或重要场合,很少这么郑重摆拍,感觉有点羞耻。

这样的距离,他能看到姜芮书的头顶,姜芮书的头发又黑亮又柔顺,很像上好的绸缎,叫他想起了电视里的洗发水广告,就在这一瞬间,一丝洗发水的芬芳飘入鼻中,他的嗅觉仿佛突然放大了,闻到了她发丝间的芬芳,还有若隐若现的香水味……

姜芮书说着,突然感觉身边的人浑身僵硬,不由抬头看他,猝不及防地对上他。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奇怪。

这堵花墙一半在月光之下,一半藏在暗影中,现在他们站的位置正好在暗的地方,就好像完全分割成了两个世界,甚至这里要安静许多,一个藏在花园中被遗忘的角落。

姜芮书微微眯起了眼睛。

“你……”秦聿刚开口想打破安静,下一刻猛地张大了眼睛。

姜芮书按住了他的唇。

她右手食指贴着他微张的唇,只是轻轻地放在他的唇上,但肌肤相贴,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压在自己唇上的那根手指的温热。

他的心顿时停跳了一拍。

“嘘。”姜芮书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抬头看着他,眼里含着浅浅的笑意,近乎耳语般地说道:“你的心跳好像有点快。”

他想张口说话,这时,姜芮书又开了口:“你知道吊桥效应吗?”

秦聿知道,但没法说话。

“当一个人提心吊胆过吊桥的时候,心跳会不由自主加快,这时候遇到另一个人的话,他会以为自己对对方心动,故而产生爱情。”姜芮书轻轻说着,另一只手按在了他胸口,感觉到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异于平常的激烈,一下又一下,好似在昭示着什么。她唇边勾着浅笑,“危险刺激的环境容易让人心跳加快呢。”

秦聿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想控制住自己咚咚直跳的心,但无济于事。

她想说,他现在是吊桥效应?

那么,她呢?

见他呆头呆脑的,姜芮书踮起脚,轻轻笑着凑过来,停在他耳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耳边的肌肤上,鸡皮疙瘩瞬间冒出来,那呼吸渐渐靠近,就在他以为她要贴上去的时候,想要推开她的时候,她突然深吸了一口气,他头皮都炸开了。

秦聿感觉自己再这样会受不了,猛地一把握住她按在自己唇上的那只手,怒目而视:“你——”

“一股肉香……”她嘟囔。

秦聿满腔的怒火好似被戳了个洞的祈求,咻一下瘪了。

闻到她呼吸里淡淡的酒香,秦聿咬牙切齿:“——你醉了?!”

姜芮书轻轻笑了声,声音里透着娇媚的慵懒,“你说醉了就醉了。”

什么叫他说醉了就醉了?!秦聿刚刚熄火的怒气又有要上涨的迹象,就没见过这么渣的女人,动手动脚嘴里还没一句真话!

她再次凑过来,就在他以为她又要耍流氓的时候,却听她在耳边笑着说:“秦师兄,你真可爱。”

下一刻,她就退了回去,从他手里拿过了手机,“回头我挑好了再发给你。”

说罢竟然就这么先走了,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优哉游哉地坐回小圆桌旁,见他没动,还朝他招手:“快来尝尝,范阿姨烤了生蚝,超好吃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