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七十一章 可能还是想睡你

第四百七十一章 可能还是想睡你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7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七十一章 可能还是想睡你

一进办公室,陆斯安就一副知心哥哥的作态,“听说你刚才又训小赵了,年轻人做事不稳当,你让他们多接受社会毒打自然就学乖了,不必费那么多心,气坏了身体可不划算。”说着话锋一转,“不过你今天怎么了?很久没有这么发脾气,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没有。”秦聿淡淡道。

“你看你眼袋都快挂到鼻子上了,还说没事。”陆斯安指着他。

秦聿看着电脑,“总没有你鱼尾纹快掉到嘴边那么严重。”

“劝你善良啊,编排老板前先想想眼前的人是谁。”

“有话直说,我忙。”秦聿不耐烦跟他闲扯。

陆斯安找他还真有事:“我手上有个案子想给你看看。”

“不看。”他想也不想就拒绝。

“作为一个合格的律师,你要尊重每个人的诉讼权,什么案子你还不知道就拒绝,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委托人来找另说,走人情就算了。”秦聿最不耐烦帮这家伙接人情官司,事儿特多,一个个不是戏精就拽得跟二万八五似的,活似祖宗一样。

“这个案子有这个数。”陆斯安比划了一个手势,试图蛊惑他。

“我缺钱吗?”

陆斯安被堵得说不出话,这厮当然不缺,光他自己就挣钱如麻,何况家里还有矿,说起来可比他这个老板有钱多了。

“你真不考虑?”

“不考虑。”

“行吧……你不考虑的话,那我给乔律师。”陆斯安知道他的狗脾气,不乐意的时候怎么劝都劝不动,也就他能受得了,换个人早就暴走了,他现在都有点怀疑这家伙离开京城是不是被人排挤出来的。

见他还不走,秦聿抬头看他,“还有事?”

陆斯安抱着双臂,“从我刚才进来到现在,你鼠标都没动一下,你想什么呢?”

秦聿顿了一下,“刚才不是在跟你说话?”

“以前你不会这样。”

“我没睡好而已。”秦聿收回视线,握着鼠标滑了下,语气要多冷淡有多冷淡,“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我要开始工作。”

陆斯安眯了眯眼睛,似乎想看透什么,“好吧,我这就走,不打扰你工作。”

“等下。”秦聿忽然叫住他。

陆斯安回头,挑眉看着他。

秦聿似乎在寻找合理的措辞,“如果一个人对你动手动脚,一般有什么意图?”

陆斯安唇边的弧度慢慢变大,“有人对你动手动脚?”

“你回答就行。”

“要看怎么动手动脚。”陆斯安一副经验丰富的语气,“对你这样的大男人动手动脚,如果是个比你弱的人,不是石乐志就是找死吧,如果个身份比你高的人,比如经常来咱们律所的赵女士那样的富婆,那就是想睡你。”

秦聿的脸刷一下黑了。

陆斯安上下打量他,啧啧道:“可能还是想睡你,你这脸这身材,真让人受不了啊~”

秦聿指着门口,“出去。”

陆斯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如果对方不丑的话,从了也不错,和谐运动最好泻火了。”

“陆大黑!”

陆斯安啧了声,“火气真大啊……”

秦聿坐回去,突然把手机找出来,划开屏幕。

他气汹汹点开微信,飞快往下翻,找到了那个熟悉的橘猫头像。

视频通话,然后是语音通话。

但拨打的时候,他看到手机右上角的时间,8点40分。

这个点法院已经上班了……

他深吸了口气,退出语音通话,还是等下班再说。

这时,朋友圈有更新提醒,他点进去,就看到一条带着图片的文字,【很开心的夜晚,范阿姨的手艺一如既往让人欲罢不能,我可以再吃五百年!】

下面配了九宫格,有七张是食物的照片,最中间一张是范阿姨站在烤架前刷烤酱,一派的大厨气度,最后一张是她拿着烤串的自拍,唇边沾着一点孜然,笑容十分开朗。

他一下子想起了昨晚的事,抬手摸了摸脖颈,那种毛发战栗的感觉似乎隐约还在,让他浑身不自在。

他当时应该把她拎起来扔出去……

看着那张自拍,他用力捏住了手机。

-

C区法院。

姜芮书抱着个文件夹从法庭回办公室,隔壁的吴佳声一眼瞧见她回来,马上招呼了声,走到她跟前问道:“你开庭回来了?”

姜芮书摇了摇头,打开办公室的门,“不是开庭,就是做个询问。”

“询问?”吴佳声讶然,“我三点就找了你一次,你不在我还以为你开庭去了,你这个询问至少做了两个小时吧?”

姜芮书抬手看看时间,“差不多,当事人迟到了一个半小时,所以耽搁了不少时间。”

“迟到一个半小时?”吴佳声瞪眼,“这能忍?也太不把人民法官放眼里了吧!”

“人是来撤诉的。”

一听撤诉的,吴佳声当场表演了一百八十度大变脸,哦了声,一副完全不当回事的表情,“撤诉的啊,那能等,只要是撤诉的,别说一个半小时,两三个小时也等得。”

姜芮书抿唇笑了笑,没办法,案子实在太多了,撤诉对于法官来说就是这茫茫案海中的小确幸,当事人撤诉意味着直接结案,而且不用担心被上诉上访,简直是完美的结案方式,大家都盼着撤诉的案子多点呢。像吴佳声这样怀揣着美好理想来当法官的有志青年,如今经过被瀚如烟海的案子毒打,也希望诉讼能少一点,能让人多喘口气。

当然,法官们会期待当事人撤诉,并不会因为不撤诉就给脸色,也不会劝说甚至强制当事人撤诉,人民法院的职责是为人民解决法律纠纷,选择了法官这个职业,自然要负责到底。

“找我什么事吗?”

“我想问问你那个精神赡养纠纷你是怎么解决的,我手上有个类似的案子,想听听你的经验。”吴佳声道。

“你手上也有个这样的案子?”姜芮书有点感兴趣。

“对啊。”吴佳声叹气,“现在老人家也开始学会诉讼,注重自我,最近这种案子越来越多,以后估计会更多,希望法律能早点明确规定,或者地方上出几条相关法规,不然这种案子案子好难办。”

姜芮书点点头,“确实如此,你到我办公室来说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