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七十四章 我真的很开心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我真的很开心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49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我真的很开心

秦聿抬起眼眸,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深邃,似乎想看透她的内心。

“真正的相遇比我想象中的要迟了很久很久,但终究还是遇到了。离开京城后,我以为那曾经的预感是错误的,却没想到多年后会在这座城市见到你。那天,我竟在茫茫人海中撞到了你,虽然是不怎么愉快的开端,但当我在马路边的那片花墙之下看到你,我忽然感到这个世界是如此奇妙,就像万物生发,生命交替。”

她唇角微弯,“更神奇的是,你来到这个城市,我们成了邻居,都有一只猫。但遗憾的是,我的大橘惹了你不开心,我感到很抱歉,如果早知道会发生那些事,我会早点采取措施,但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我和你渐渐熟悉起来——以法官和律师之外的身份。”

秦聿听着眉心渐渐拧起来,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这真是检讨?

“……说实话,你的脾气有点糟糕,尤其是刚刚认识你的时候。”说到这里,姜芮书飞快瞥了他一眼,见他瞪着自己,马上腾住了只手出来,往下按了按,示意他稍安勿躁。

秦聿靠着沙发示意她继续,且听她能说出什么花来。

姜芮书歪了歪头,唇边露出一抹浅笑,感谢他的配合,接着继续说道:“你过于傲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虽是我有错在先,但没有丝毫逃避责任的意思,可你招呼都不打,此后更是多次不讲情面,言语苛刻,咄咄逼人,全然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秦聿又想说话,姜芮书再次抬手把他按下去,让他听自己说下去。

秦聿紧绷着嘴角,双唇抿着一条线,暂且把话压在了舌底,如果她以检讨的名义行着讨伐他的举动,那他会叫她再感受什么叫过于傲慢。

姜芮书逮住他的小表情,微微笑了笑,继续念道:“你不近人情,对善意的人也爱答不理,你的心就像寒铁铸成的,坚固但是生硬刺骨,叫人不敢靠近;你脾气暴躁,动不动给人甩脸色,极尽尖锐的言辞打击别人;你还唯利是图,什么官司都打,只要对方给钱,就会不择手段为对方谋取利益……”

听她一条条的数落着,好似他就是个性格糟糕透顶还坏得流脓的黑心律师,秦聿面如锅底,目光冷冷地看着她,怒气值在无声中攀升。

姜芮书见他越来越沉的脸色,感觉他像个小可爱,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这会儿看他是怎么看都好看,连生气也死死戳中她的萌点。她感受了一下这种奇妙的感觉,轻轻笑了声,“但那都是表象。”

听到这话,秦聿气不打一处来,这大喘气是故意的吧!看她怎么说这个“但是”!

“真正了解了你,才能知道你是个多么美好的人。我知道你不是过于傲慢,只是性格使然,有距离感的人总是容易让人误会,你习惯于公事公办,而当时的我对你而言,只是一个或许听过名字的陌生人。”

“我知道你也不是不近人情,实际上你只是将有限的精力和耐心给予需要你的人,发挥到最大的作用,这也是你作为律师具备的一个很高的品质;你心如寒铁,也正是因为这份坚硬让你有着极强的原则,你不会轻易放低自己的底线,跟你相交很有安全感。”

“我知道你也并非真正脾气暴躁,你从未因此真正伤害别人,不管多么生气都不会心有怨恨,而你犀利的言辞在法庭上是保护委托人的武器,甚至力挽狂澜。”

“我知道你也不是唯利是图,作为一个律师,不挑一个极大且极难的考验,因为不挑,不论普通人还是权贵,在你这里他们的诉讼权都能维护,不分阶层都将有人为他们披荆斩棘。”

“我还知道你每年都会给许多弱势人群做无偿代理,帮助他们得到应有的正义,走出困境,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秦聿缓缓垂下了眼帘,姜芮书今天进门的方式是不是不正确,虽然大多事情差不离,但是……让他很不习惯。

见他一副小学生坐姿,姜芮书嘴角挂着浅浅的弧度,“所以,你这样有原则、优秀、坚定、正义、善良……我很难想象这么多美好的品质放在一个人身上,但真的在一个人身上集聚时,产生了美妙的化学反应,我想没有人愿意讨厌你。”

秦聿撇开脸,“没那么夸张,讨厌我的人多了去。”

“如果有人讨厌你,那一定是嫉妒你。”

秦聿不由扭头看着她。

姜芮书唇边笑意渐浓,“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舍得讨厌你?”

秦聿当即眉毛一竖。

姜芮书笑着指了指信笺,“跟你在一起,心情就不自觉地变好,就像闷热酷暑里的蒲公英,遇到风就飞扬起来。跟你相处,总是不担心会受到伤害,因为你不会跟我计较,可你总是不跟我计较,我忍不住有点得寸进尺,就像一个作天作地的熊孩子,明明总是闯祸,却总是能得到宠爱的人偏袒。”

秦聿一时愣了下,他的确不是那么喜欢计较的人,因为在他看来,一些玩笑只要不是恶意的,生气了便生气了,过后不需要放在心上,只是,自己有这样偏袒她么……

“那天你给我送了舒芙蕾,虽然我知道礼尚往来,但那次的舒芙蕾真的很好吃,很软、很甜。这就像一个信号,让我雀跃,最后我像个爱惹事的熊孩子,忍不住跟你开了那样的玩笑。我现在还记得你当时的模样,你眉心蹙起,眼睛很亮,含着怒气,抿着双唇,脸颊微红——你真的生气了,可是,我却有点开心,不是因为恶作剧成功,也不是因为让你生气。”姜芮书深深地看着他,“因为能这样认识你、成为你的邻居、甚至成为朋友,我真的……很开心。”

秦聿一怔。

姜芮书对上他的眼睛,轻声说道:“对不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